老鼠会 2019-11-23

我的朋友南洋富商先生写了一篇关于自由教育的文章。其实他的观点和我的差不多:政府不应办公立学校,也不应干预教育市场,应该让私立学校自由竞争;如果政府想要帮助穷人的孩子上学,应该采用教育券的方式,也就是政府给穷人家庭发放只能用来购买教育服务的代金券,穷人孩子拿代金券去上私立学校,然后私立学校再拿着收到的代金券到政府那里去换成钱。

在微观层面上南洋富商先生主张(我也主张)英国的夏山学校和美国的瑟谷学校那样的自由教育:不强迫孩子上课,孩子愿意学什么就学什么,如果愿意的话整天玩也可以……

不过这里面其实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宏观层面上的自由办学(政府不干预教育市场)和微观层面上的自由教育(给孩子自由)并不是一回事儿。这就跟新闻自由(政府不干预报纸上登什么)和新闻自主(报纸老板不干预编辑记者的采编工作)的区别差不多。

如果政府不干预教育市场,私立学校想怎么办就怎么办,那么出现的学校恐怕不会都像夏山和瑟谷那样。

那么,你认为下面哪些学校应该允许存在,哪些学校应该禁止呢?

像夏山和瑟谷那样,孩子们可以整天玩不上课的学校,应该允许存在吗?

像豫章书院那样,体罚学生,把学生关小黑屋的学校,或者像杨永信教授的戒网瘾中心那样电击学生的学校,应该允许存在吗?

如果原教旨基督徒开办学校,生物课上教上帝造人,不教进化论,这样的学校应该允许存在吗?

如果“女德班”开办学校,教授女人应该缠足,应该低男人一等,这样的学校应该允许存在吗?

如果太阳圣殿和大卫教开办学校,教学生世界末日就要到来,外人都是魔鬼,这样的学校应该允许存在吗?

如果恐怖分子开办学校,给学生洗脑,教学生怎么做炸弹,这样的学校应该允许存在吗?要知道,传授有关炸弹的知识本身并不违法:我的中学物理课本中介绍过原子弹的原理,化学课本中也介绍过制造黑火药和TNT的方法。
如果好莱坞电影里的大反派开办学校,专门培养希特勒、墨索里尼、波尔布特……这样的学校应该允许存在吗?

…………

要知道,上面这些学校都有可能拿着教育券去找政府换钱,那么政府必须要掏钱资助邪教教徒和恐怖分子办的学校吗?

有人说,市场竞争,优胜劣汰,这样的学校怎么可能在市场竞争中生存下来呢?这里的问题就在于,在市场竞争当中,其实你不需要成为“通吃”的“赢家”也能存活下来。只要有一小撮人愿意付给你钱,你就能拥有一个生态位。所以豫章书院和女德班等等各种奇葩的东西也能生存下来。而且教育市场还有一个特点:它跟儿童用品和宠物用品一样,消费者和使用者并不是同一个人。花钱购买教育的是家长,使用教育服务的却是孩子,因此家长可能会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意识形态而牺牲孩子的意愿和利益。这种情况政府应该干涉吗?教育究竟是应该以家长为主体,还是以孩子为主体?

南洋富商先生还问过一个问题:如果孩子的志愿是做一个邪恶的人,家长老师应不应该支持?

比起上面的问题来,这个问题应该是很好回答的。我的答案是:当然应该支持。因为孩子说自己想做坏人,不一定是真的想做坏人。说不定他是羡慕电影中的大反派莱克斯·卢索(超人的对手,是一个疯子科学家)的天才和创造力。这时你当然应该支持他,告诉他要成为莱克斯·卢索,就要努力学习科学。也说不定他说自己想做坏人,只是为了跟你作对。这时你也应该支持他,因为你支持他的话,他自己就不想当坏人了。

各位读者,你们的答案是什么呢?

老鼠欢迎投喂!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