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他们的孩子在哪里 他们的心就在哪里

Share on Google+

香港反送中运动,从6月延烧至今。 图:翻摄自桑普脸书(资料照片)

据台湾《镜周刊》报导,香港艺人陈小春将年仅六岁的儿子Jasper送到台湾读幼稚园,一家三口似乎选择到台湾定居。据指Jasper原本是在香港九龙塘国际小学就读二年级,学费高达新台币八十万元,目前则是降级在北市某老牌贵族学校附设的幼儿园上课。陈小春让儿子转学到妻子应采儿的故乡台湾,主要是因香港警察大量镇压民主运动,使用上万发催泪弹,导致香港空气恶化,许多人都出现皮肤敏感丶红疹丶水泡等症状,香港已经沦为不宜居住的地方。

香港艺人陈小春。 图:翻摄自文人多说话脸书(资料照片)

爱子之心,人皆有之,送孩子到安全的地方学习和生活,是人之常情。但是,那些被香港警察凌虐丶强暴丶杀戮的香港青年,难道不也是父母的孩子吗?那些年仅十一丶十二岁的被捕的孩子,难道不也是父母的心头肉丶掌中宝吗?那些被死亡列车送到中国去丶然後人间蒸发的青少年,难道就可以被冠以「暴徒」的名称遭到屠杀吗?每一个父母都有权珍惜自己的孩子,但没有人可以充当警察的帮凶,将别人的孩子视为任意清除的「甲虫」。

陈小春历来喜欢就政治议题发声,他每一次发声都是站在中共暴政一边,而不是站在人权捍卫者和弱势群体一边,他比他扮演的《鹿鼎记》的主人公韦小宝更明白「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的人生哲学,他从来都以皇帝的好恶为自己的好恶。早在二零一四年,陈小春就成为其出生地惠州市的政协委员,同年於微博表示反对占中,并写道「我们家在香港起码三百年以上,要搅(搞)破坏,请离开,『反暴力:反占中』。」然而,五年之後,陈小春一家就率先逃离他们家族生活三百年的香港,他为什麽不留下来跟林郑政权同患难丶共存亡呢?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 图 : 翻摄林郑月娥脸书(资料照片)

在逆权运动期间,陈小春一度跟成龙一样非常活跃,公开表示已在联署信上签名支持修例,并愿意动员演艺界朋友拍片支持修例,对於政府推动修例「一定往正面的方面想」,面对修例时不要「道听途说」,又表示「总之犯了法就一定要绳之於法」。那麽,比韦小宝还要「忠党爱国」的陈小春,为什麽不像那位光头警长那样,高调宣布让孩子到大湾区或者北京去读书呢?偏偏要到偏远的小岛台湾,难道他不怕接受台湾教育的孩子从此成为他所痛恨的台独青年?

陈小春是惠州的政协委员,却不让孩子到惠州去读书。他们口头上说爱国,却将孩子送到中国之外的地方去读书,因为他们内心清楚地知道中国是一个什麽样的国家:一个非洲猪瘟丶毒奶粉丶毒疫苗丶鼠疫盛行的国家,绝对不是孩子可以健康成长的地方。陈小春如此,习近平丶薄熙来们也如此,中共的大小官员无不如此,有人戏称中共的中央全会是「海外留学生家长会」,这个说法并不夸张。尽管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丶中美关系日渐恶化,但最近十多年来如潮水般涌入美国读书的官二代丶富二代们并未因此而止步,他们的父母天天在口头上痛骂美国是「亡我之心不死」的帝国主义,但在内心深处却知道美国是他们的孩子的伊甸园。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美国总统川普正式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与「禁止商业出口涵盖军用品给香港警方法案」,对香港民主抗争表达支持。前者授权美国政府制裁侵犯香港人权的中港官员,後者明令禁止向港府出售美制催泪气体丶橡胶子弹或其他群众控制装备。中国恼羞成怒,外交部发言人誓言报复,但如何报复,语焉不详。

美国总统川普(中)。 图: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

身兼国务院参事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美国研究中心主任等要职的左派御用文人时殷弘表示,中国政府反击的手段包括在北韩和伊朗问题上停止与美方合作,甚至喊停贸易谈判,让川普面对股市大跌等巨大民间压力。「应对川普这样的极端马基亚维里主义者,必须够强硬才能迫使他做出极不情愿的退让;以精致迂回的战略与他较量,不会有明显效果。」有网民看到这样的建议,不禁讽刺这位国务院「智囊」其实是「智障」——美国早已直接跟伊朗和北韩展开谈判,中国在伊核武和朝核问题上失去了话事权,再也不能「放狗咬人」了;而且,贸易战中受损最大的是中国,想迅速签约的也是中国,停止谈判,中国经济将发生雪崩,无异於自杀。

比时殷弘更聪明的是《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胡锡进在个人社交平台推特两度发帖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身为党的宣传干部,他长期非法翻墙丶使用推特,民众应当报警举报),他仿效川普签署法案的声明的口吻指出:「据我所知,出於对总统川普和美国人民的尊重,中国正考虑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起草人列入禁止入境名单,禁止他们进入中国内地丶香港和澳门。」该法案的起草人包括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若干重量级议员,白宫和国务院的很多官员都有参与丶如此,就等於将美国立法和行政部门的重要决策者(包括签署法案的川普总统)全都拒之於门外,中国再度实行毛时代闭关锁国的战略。

如果中国这样反制美国,美国当然不会无动於衷。长期关注香港情况的美国共和党副主席Solomon Yue在推特上反击说,如果中国敢这样做,「美国参议院可以公开表示中国为一个邪恶国家,我们也可以取消363,000中国留学生签证」。这个措施打击的当然是中国的权贵和既得利益阶层。中国的权贵和富豪们将他们的孩子送到哪里,就说明他们心中真正爱的是哪里。倘若中国的贪官污吏都不能送孩子到美国读书(这些孩子在读书的同时,还帮助父母在美国洗钱和购置产业),这才是对他们的致命一击。美方亮出这招杀手锏,中国立即鸦雀无声了。

来源:新头壳

阅读次数:6,74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