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随着自己的谢尔扎提来到了《一千零一夜》中所提及的神秘的阿拉伯世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尽管湿润的海风要吹干我身上不断冒出的汗水,但我仍被它所溶化。这是前程与现代、充满活力的男人与富有女性味的娇娆、秀雅相结合的极有吸引力的西方文化;是用石油的威力在沙漠建起的帝王史的宫廷和孤独的身影。而身躯好像正在朝西方飘去,可其灵魂仍留了自己的地平线上。我在两年的所见所闻和所写的正是那些骨头——阿拉伯人头。

如果一位姑娘已经成熟

在哺礼①与昏礼②之间
如果有一位姑娘已经成熟
“圣训”里有它的裁决
哺礼是必尽的义务
或许不是义务

在哺礼与昏礼之间
安拉吹起了一株花蕾
在哺礼与昏礼之间
女孩想干啥就干啥
天空的枝条花朵纷飞
因为一位姑娘窈窕娇媚

珠宝商艾赫迈德・艾买丹婚礼后的时间

从绿宝石戒指开始
这个时间
鹰与国王的时间
快乐地狩猎返回
见到我的身影瞅了我门槛一眼
这首诗里的艾赫迈德・艾买丹
是那样的富有而又爱耍嘴皮
在水晶灯下
阿拉伯沙漠给了他翅膀
石油和金子
不知他对其它沙漠说什么

如果他问我的故乡
塔克拉玛干振翅飞翔
如果我在《千零一夜》里
海盗和风暴之后
来到了陌生的一座城市
这正当昏礼时分

香水和蜜枣园的气息扑鼻
闹市里的灯光百花吐艳
白色的长袍涌向清真寺
黑色的衣裙犹如黑色的火焰
阿赫迈德・艾买丹看见
满面悲忧的一个孤独的人
从玻璃门缝挤出…

我精疲力竭地从珍宝市场返回
星星成为了我这首诗的省略号

鱼市

冷冻的灰白鱼
活鱼
鲮片闪烁的鱼
眼睛睁亮,嘴唇像新月的鱼
姑娘鱼
扑腾、跳跃、撒娇
给市场留下足迹的鱼儿
啊,人们啊,我们是鱼
啊,真主,我身在怎样的水里?

燃烧的语言

――致美籍阿拉伯诗人谢里甫・斯・艾勒穆萨
沙漠在流淌
花叶在振翅
姑娘们在静静地溶化
街道上
扑腾扑腾地跳动的炎夏
在我身躯里酿成了酒的葡萄
我的语言变成了诗的汁液
我急忙从花蕾中跑出
奔向你在地平线的身旁

天多么的酷热
然而,你
穿着毛衣
照相留影
然后
我翻开了第224页
看见了你
你的诗使我口渴难忍
我将土耳其咖啡一饮而尽
因我在幻想中是你给我泡沏…

你的女儿在玩耍语言
孔雀在玩耍自己的羽翅
犹如女神的塑像立在海边
举起火炬正在凝思迷想
阿迪力在海滨思绪翩迁

华盛顿
柔软的混凝土
形形色色的人们
被吃得像一个人那样赤裸
小心啊,诗人
阿拉伯人的白骨
闪烁着光,四处散落

阿拉伯谚语

“世界的乌鸦都是黑的”
黑乌鸦都是女人
走动的白色定是男人
阿巴依③内是月亮和星星
古老的习俗,崭新的都市
从黑色散发的味是湿润的姑娘
白色长袍里的男人已经干硬
像戈壁滩上的石头
街道上的白色与黑色
在不安的带电的人群中
犹如棋子在不断地移动…
乐园 地狱 来世与末日
我们正逐步向它靠近
因为乌鸦都是黑的

星星也会死亡

——致读诗的阿拉伯姑娘

我没有见到你
阿拉伯语怒放在
樱桃般的嘴唇之间
我听到了你的诗
我的妻子边说边淘米
水中的天已经明亮
坚硬的像石头一样
“男人们都在哪里?”

像石头一样坚硬
你的诗砸在了我的心上
顿时我看见自己的手掌
像女人的手一样柔弱纤细
没有像父亲那样挥动镰刀
没有像祖父那样扛过刀枪

我柔软
在铁与石头之间
甚至在自己的对面
像虫子
像土壤
像纸张

公蚊子也有孩子
在绿色的黄昏里闪耀自己的雄气
我那神圣的感觉不知在哪里?

在我的伤疤上尽是沉默的印记
阿拉伯姑娘在呼吁
男人们都在哪里?

男人向天空中的浮尘
男人在屈辱中像墙壁
男人像溶化的蜡泥

啊,女人将我们扔到了
狮子出生的那一夜里
啊,女人们,不要将我们装进
那闪亮的玻璃瓶里

星星也会死亡
中间乳白
圆圆的
周围浅黄
闪烁着蓝光
男人死时
无色 柔软

译自《天尔塔格》杂志维文2002年1期

注释:

①阿拉伯语,指午后4-5时的礼拜。
②阿拉伯语,指日落一个小时后的礼拜。
③指阿拉伯妇女常穿的黑长袍。

译者铁来克(笔名),全名:铁来提·易卜拉欣,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处处长,
联系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参事室文史处(新疆乌鲁木齐市民主路文化巷6号)邮编:830002
电子邮箱地址:tilak―[email protected]

来源:维吾尔在线

编注:阿迪力·吐尼亚孜(Adiljan Tuniyaz)是著名维吾尔诗人,新疆人民广播电台前编辑,新疆作家协会会员,现被关入“再教育营”。他于1970年出生在叶城,1993年毕业于新疆大学维吾尔文学专业,大学时就出版第一部诗集《如果我爱上你》,此后又出版几部诗集,并发表评论和随笔,其诗歌《向苹果发问》曾获2014《民族文学》年度奖。其妻、作家娜孜热·穆罕默德沙力(Nezire Muhemmedsalih)和岳父穆罕默德沙力·阿吉(Muhemmedsalih Hajim)也被关入“再教育营”——穆罕默德沙力是著名宗教学者兼翻译家、新疆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退休研究员、在关押中去世,享年84岁。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