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悄然无声的
在夜色中的大地上拉开帷幕
曾经血气方刚策马扬鞭
在无垠的旷野里留下的狼的痕迹
如今在温顺羊群肥硕肚皮温暖下
抹去走向远方的伤痕累累的足印
黑暗中卷缩缺钙的狼狗
在寒风中骨骼发出断裂嘶声
一只只戴着墨镜的狗
争先恐后奔向空中落下的翅膀

我如梦初醒
窗外纵横交错的水泥浇灌的建筑群
如山坡上鳞次栉比的墓碑
死寂般的伫立在夜幕中
碑文在霓虹灯色彩斑斑的炫耀下
露出空洞洞深不可测的目光
仿佛那窎远的山顶洞人
走出山洞重回白雪皑皑的大地上

刹那间
从雪地里涌出一群群白发苍苍的类人猿
出现在凄凉的目光中
出现在仿佛没有红绿信号灯的十字街口上

2019年12月25日于长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