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光荣派出所出来以后,姊妹给我说 今天发生的事儿有点多。地震、日食、师母过生 还有今天我们的牧师王怡受审,最后一个我肯定,我在派出所里面问国保 他们也没有否认。

下午4点过,来到成都市中院门口,从东往西走情形就很不一般,遍地都满了便衣,从他们的耳朵上带着耳塞就可以认出来。

今天他们非常紧张,我站在法院对面不过3、4分钟的时间 就被拖到旁边的一个停车场。进去以后,几个便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摁倒,就想从我身上找出点什么;手被打破了,身上也有很多脚印,场面很混乱,我对停车场的记忆就是很多大脚,还有一双蓝色的鞋子在我眼前很夺目。

今天略略的感受了一下 ,弟兄姊妹在看守所里面所遭遇的。你们的遭遇十倍、百倍于我,特地问你们安。然后被带到成都市金牛区巡警大队过渡,下一站是光荣派出所。到了派出所,警官对我还是很关心,还有两位国保赶过来问安,特别想搞清楚我们的教会有没有带领?有没有按时聚会?我到现场是出于个人目的还是教会的差派行为? 我确实不知道现在教会的带领人是谁,就老实回答不知道,到现场肯定是出于个人的情感需要,好长时间没有见到牧师了,今天又是你们选定的特殊日子,在师母过生的时候搞审判,一定要这个生日有特殊意义,我就更有感动,所以就来到法院门口观察情况。最后警官和我畅谈了属灵状况,我说:在停产场里面不是抓扯,是略略品尝了政府的铁拳,就像历史上很多发生过的一样,打翻在地,还要踏上一只脚,让他永不翻身,过去发生过,现在也发生,以后还是要发生,我在地上没看到蓝蓝的天,蓝蓝的梦,就看到蓝色的大脚,这脚踏碎了中国梦。希望所有在灰色天空下生活的人都可以经历这样的破碎,穿云见日,没有伤害。

被放出来以后,想到郫县看守所弟兄姊妹经历过的日子特别是还有很多身体不好的姊妹也受到暴力和羞辱,就特别的心疼。你们遭遇的十倍,百倍于我,神给你们的安慰也应该是十倍、百倍于我,拿到手机,看到姊妹在群里着急,而且群里的弟兄姊妹为我祷告,就如同在路上看到了家的灯光一般。愿牧师回家的时候也这样,路虽难走,还有蓝色大脚,但是心中却有温暖。我爱你们 亲爱的弟兄姊妹。

冉一非问安
2019年12月26日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2月29日 转载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