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1

2019年12月21日,中联办法律部前部长、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振民在北京出席《环球时报》年会时表示,香港修例风波之后一个共识是,香港国家安全问题必须要提上日程,基本法23条立法越来越成为势在必行的一件事情;特区政府应承担第一责任。

我们知道,2003年,时任特首董建华试图在立法会通过23条立法,遭到港人强烈反对。7月1日,有50万港人走上街头。其后,董建华不得不宣布撤回。不过认真考察这件事,我们发现,其实董建华在23条立法上让步并不是71和平游行的直接结果。在71和平游行后,董建华并未让步,立法会仍然宣布在7月9日二读。然而7月6日,建制派的立法会议员、自由党主席田北俊反戈,提出推迟二读,这样,他们自由党的8票,加上泛民的23票,在立法会就已超过半数(当时立法会共60席)。董建华想推23条也推不下去了,这才不得不让步。

再来看这次反修例。林郑月娥推动修例遭到港人强烈反对,6月9日爆发了百万人大游行;但港府不为所动,仍定于6月12日立法会对修例二读审议。6月12日当天,抗议民众包围了立法会,迫使立法会主席宣布推迟二读。三天后,林郑宣布无限期暂缓修例。港人抗争不止,9月4日,林郑宣布撤回修例。

应该说,港府在修例问题上的让步也不是港人抗争的直接结果,而是港人抗争引爆了一系列连锁反应的综合效应。其中有建制派的内部分化以及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应,尤其是美国政府提出,如果港府通过修例,美国将停止香港特殊关税区。港府非民选产生,故可以无视民意。港府有北京撑腰,也不会害怕勇武派那点暴力。但是,大多数港人明确表达出的主流民意,却可以引发其他一系列反应,尤其是美国政府的强力反制,却足以令北京让步。

如此说来,假如港府接下来要再次推动23条立法,情况就很严峻了。鉴于2003年的失败教训,港府加强了对建制派议员的捆绑。如果下一次港府推动23条立法,建制派议员纵然有人持异议,但却不敢不投赞成票。现在的立法会,泛民不过半数,港府完全可以利用多数的优势强度关山,通过23条立法。此其一。第二、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对港府通过23条立法很难采取有力的反制手段。因为23条立法是基本法定下来的,而美国是承认基本法的。如果港府做出某件事被美国政府认定是违反了基本法,美国可以顺理成章的制裁。但是完成23条立法却是依据基本法,是实行基本法,因此美国就不好对港府制裁。譬如,美国就不能因为港府通过了23条立法就宣布停止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这就是说,港府确实可以罔顾民意,霸王硬上弓,强行通过23条立法。

如上所述,港府强推23条立法是一个极具现实性的威胁。因此,港人和关心香港命运的人应当未雨绸缪,准备好应对之策。这再次提醒我们,争取特首与立法会的双普选是何等重要。首先是要争得立法会的真普选。要争得特首的真普选很难很难,但是要争得立法会的真普选要容易得多。因为立法会的全部普选是写进基本法的,所以要争取到手并不那么困难;而一旦立法会实行了全部普选,泛民很容易赢得多数席位。这样,港府要推行任何不得人心的法规就无法得逞了。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