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文谦:骆惠宁想做许家屯也难

Share on Google+

新年伊始,一直传得沸沸扬扬的香港中联办主任易人一事终于被证实了。北京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上换马?我的解读是,香港乱局已经持续了半年多,北京急于想要翻篇,营造一个“新年新气象”的局面。王志民因误判送中条例、特别是区议员选举的形势下台,成为替罪羊。其实除了中联办外,北京在香港还有很多收集情报信息的渠道,比如国安、军方、统战部等系统在香港都有眼线。应该说,误判形势的不只是中联办,也包括北京最高当局,结果掉进了中共信息控制、自我循环放大的坑里,自食其果,让王志民背黑锅。

至于之所以选择骆惠宁接任,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骆尽管毫无港澳和外事工作的经历,也不会粤语和英语(只短期进修过),但共产党的传统历来是“外行领导内行”,而骆的派系色彩不强,与党内各派都有过交集,可以说是大家都可以接受的人选。另外,骆惠宁为政有些政治手腕,主政山西时处理当地的塌方式腐败大案,又尽可能地保持了山西官场的稳定,得到中央肯定。而这一点,正是现在负责香港事务亟需做到的。

骆惠宁本来已经退居二线,刚从山西省委书记的位子上转任人大财经委,又被任命为中联办主任。这说明骆并不是一个早已酝酿成熟的人选,是在匆忙之中决定的,是党内各方博弈的结果,否则不会让他在人大只呆了两个星期,屁股还没坐热,就又有新的任命。其中缘由,凸显中联办主任人选难产,因为香港问题是个烫土豆,没有人愿意趟浑水;或许中联办主任是兵家必争之位,党内各派相执不下,最后骆胜出。习近平选中他,我想看中的是他政治上的忠诚,希望他能稳住局势,同时清理大陆权贵集团在港势力,把香港掌握在习的手里。

无独有偶,骆惠宁退居二线又重新出山这一点与许家屯很像。当年许本来已内定从江苏省人大主任的位子上退下来,结果阴差阳错,又被任命为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兼任中共港澳工委书记。许在香港干得风生水起,得到人们的好评,开启政治上的第二春。 后来他因反对六四镇压决策,为中共体制所不容,不得不亡命海外,终老异国他乡。

骆惠宁能像许家屯一样开启第二春吗?我看很难,弄不好只是个过渡人物。原因在于两人面临的形势完全不同。许家屯当年是乘改革开放的东风,顺势而上,有空间可以施展拳脚。而骆则完全是逆势而行,手脚被捆住,回旋余地有限。原因就在于习近平上台后开历史倒车,逆人心而动,以强势应对内政外交,凡事逞强斗狠,结果在香港问题上踢到铁板上,现在进退两难,弄得灰头土脸,不仅自己政治强人的形象破产,而且更担心蔓延到国内,引发骨牌效应。现在习坐困愁城,既不敢像邓小平六四镇压那样对香港悍然屠城,害怕弄翻共产党这艘百孔千疮的大船,又不愿意放弃一党之私,兑现对香港民众普选的承诺,担心这会被指为败家子、共产党的罪人。

对习近平来说,谁能把乱局给摆平,谁就是功臣,否则难逃被撤换的命运。这就好像邓小平在天安门学潮时,谁能平息,他就支持谁,平息不了,就成了替罪羊。毛在文革天下大乱时也是一样,最后牺牲中央文革的“小三”——王力、关锋、戚本禹,结束乱局。香港问题症结在于习近平的既定方针绝不会改变,而半年多暴力镇压的做法又尽失香港民心。在这种情况下,骆惠宁是戴着镣铐跳舞,手脚被捆住,想摆平香港乱局,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骆再按照北京的意旨推动国家安全法和改变教育体系,势必引起香港民众反弹,结局未必比林郑月娥好。

应该说,骆本人很清楚这一点,上任时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网上视频显示,他在首次见媒体讲话时腿微微打颤(视频:0:32-0:42;2:22-2:33),内心之紧张由此可见一斑。他最多只能在表面上说些柔性的话,比如没有提止暴制乱,“真心希望香港好”,但骨子里还是要坚决执行北京的既定方针,使用警察暴力毫不手软,新年当天把香港人往死里打就是其真实面目。

结论是:骆惠宁时运不济,想做许家屯也难。

中国人权双周刊
2020年01月08日

阅读次数:4,36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