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已经在网上、在facebook看过、传阅过几次、几十次村上春树送给香港争取民主运动的年轻人的话,还是禁不住要再引述:“只要平静而坚定地继续歌唱,继续述说那些故事,那些有关更美好、更自由世界将会来临的故事;只要不灰心丧志,继续努力不懈,我们将可以亲眼看到甚至亲手触摸到这样一个(没有高墙)的世界。”

读者大概知道我向来是村上春树的fans,一直追看他的新作,对他迟迟未能得到诺贝尔文学奖有点遗憾。可这一回特意引述他给“雨伞运动”及香港年轻人的打气说话倒不是因为个人的偏好,而是因为他的话切中时弊,能给“雨伞运动”鼓舞以外也能令一众不断为高墙辩护或把高墙弄得更高更厚的建制精英汗颜。

曾经,市民相信一国两制下的香港不会是“高墙跟鸡蛋”的格局;曾经,市民期望透过政改及引入民主体制可以拆掉官民之间的墙,拆掉建制派跟民主派的壁垒,大家可以一起当家作主,一起谱写香港的未来。很不幸,回归17年来北京当权者以及香港建制派没有信守承诺,没有把高墙逐步拆走,反而一再把高墙加高加固,令只有低头俯首的人才能走进去,敢于坚持自己看法及有独立见解的人则被挡在高墙外,动弹不得。

8?31人大常委的落闸决定不但进一步把墙变成「柏林围墙」般的怪胎,更连所有的门窗都关上,完全堵死了入口,绝大部分市民都只能在高墙外捱冷,只能在高墙外当旁观者,无权无法参与打造香港的未来之余更连看一眼也没机会。这就是香港的现况。

可是,香港是我们的家,是我们安身立命追求梦想的地方,我们不能接受这样的高墙,我们希望靠大家的努力,倚靠民众的力量把不合理的体制拆走,把阻挡港人当家作主的高墙拆掉。从9月底开始的“雨伞运动”能坚持超过6星期,能有数以十万计市民不计付出参与,反映的正是我们的决心与坚毅。

很不幸,市民、学生的高洁、坚毅与决心没有得到任何正面响应。北京当权者丝毫没想到高墙的不公不义,丝毫没有反省自己如何违背当初的承诺,反而一意孤行加厚高墙,还夸奖、肯定躲在高墙后的689及建制派,还公开赞扬那些把高墙弄得更高更厚更充满尖刺的人。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力挺无理无能连跟学生对话也不敢的689,就充分反映这种僵硬态度。

北京当权者蛮不讲理固然可憎,香港建制精英的嘴脸同样可恨。自从“雨伞运动”开始以来,他们几乎没有为学生、市民说一句公道话,只懂不住批评运动阻碍交通,影响经济。有的如前财政司司长梁锦松则为落闸决定涂脂抹粉,以中国没有普选但经济蒸蒸日上为理由指学生不必太在意普选,反而该致力令政府有效管治。有的如贸发局主席苏泽光指运动违反和平表达意见的原意,并粗暴地影响其他人的生活。一些得到北京政府信任及倚重的人如前特首董建华则连替学生代表安排跟中央官员对话也不愿意,不断对有关要求避而不谈,只是片面要求学生结束“雨伞运动”及退场。

显而易见,我们越发声,我们越坚持,当权者及建制派就把高墙筑得更高,就更躲在高墙内不敢面对我们的呼声。在这样肃杀无奈的时刻,村上春树的一番话提醒大家,只要我们继续以不同形式坚持说我们的故事,咏唱我们的事迹,不气馁、不退缩,我们仍可以看到没有高墙的世界,仍可以触摸到没有高墙的世界,因为高墙其实是由贪婪、恐惧等筑起的,远没有看起来那样强固。四分一世纪前,柏林围墙看来牢不可破,躲在背后的东德共产头子昂立克以为高墙可令他的政权千秋万代。但短短几个月间,民众就用脚、用手、用铁锤把高墙瓦解了,令柏林围墙从桎梏人民的枷锁变成历史印记、旅游景点。

围住香港的高墙必然也跟柏林围墙的命运一样,最终倒下!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网站, 2014-11-1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