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涛:威权者建贞节牌坊 普亭与习近平修宪秀

Share on Google+

俄罗斯总统普亭日前宣布将修改宪法,把总统掌握的任命总理权力转移到国会,随后总理麦维德夫宣布辞职。普亭表示,修宪目的在确保俄国进一步成为法治国家,提高国家机构运作效率,加强民间团体和政党的作用。表面看,普亭修宪是要给俄国留下更民主的好制度,如放权国会、将宪法修正案最终交由民众公投决定等。但外界普遍认为,普亭实际上企图在2024年总统任期结束后,依然大权在握,修宪是为自己前程做准备,令人联想习近平主席修宪废除国家主席任期制的举动。作为当代威权者,两人都迷恋权力,沉迷控制,均以修宪为名,为掌控权力寻求正当性,立贞洁牌坊。

修宪后,普亭总统任期届满后将继续掌权,仍是影响俄罗斯大局的强人。总理麦维德夫内阁总辞后,普亭提名联邦税务局米舒斯京(Mikhail Mishustin)担任总理。他曾与普亭一起打冰球,从普亭上任后一直扮演左右手。普亭的修宪建议削弱总统权力,强化总理职权。这意味三年后普亭卸任时,继承的总统权力将被总理分享,不再拥有普亭现在掌握的大权。显然,国家权力随着普亭个人而转移,这是在糟蹋宪法的定位和威信。

外界对普亭未来的角色有许多猜测:一、新任国务委员会主席;二、具有新权力的总理;三、权限增大的国会领袖;四、占统治地位的执政党负责人。另外,也可留任修宪后强化权力的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主席,作为国家最高仲裁者,如同哈萨克把权力交给儿子继承的纳札尔巴耶夫一样。

总之,修宪后普亭虽不再连任总统,但他完全有可能继续掌握俄罗斯最高权力的运行。表面上,普亭想通过更强大的国会来加强民主,事实上却可能相反。因为在没有真正反对派的国家,受益的只能是占统治地位的执政党。而公民投票无法公平选出体现民意的国会议员,这就决定未来的国会仍将是原来的那些人,不会有太多改变。

普亭急于要修宪,根本原因在他明白自己占大位已太久,权力正在消蚀。正如他承认,“要求变革的声浪明显地在社会中浮现”。2019年,莫斯科爆发普亭2012年重返克里姆林宫以来的最大抗议运动。同年,他的俄罗斯统一党名声,坏到许多该党候选人竞选市长时,不敢打出该党的招牌。

2021年将是俄罗斯的选举年,俄罗斯统一党目前支持率只有33%,不及2016年的一半。由于经济衰竭,麦维德夫的支持度很差,更令普亭为执政党前景担忧。所以他要未雨绸缪,为俄罗斯统一党和自己未来早做安排,不能等到2024年。

而普廷想继续掌权,就要解决如何表面看来“名正言顺”。亦即,他在考虑如何告别占据24年的高位,但实质上又换汤不换药继续掌权。普亭修宪就是为了变更名义,继续更好地留在最高权力位置上。俄罗斯宪法规定,总统任期不得超过两届,国际和国内众目睽睽下,让普亭难以成为终身总统。但普亭很难放弃已统治20年的俄罗斯。普亭掌权已20年,是斯大林以来首见,集权程度也超过已消亡的苏联;苏共中央总书记做决策时,至少还不能摆脱政治局,只是普亭治下名义上还有选举。

同样,习近平2018年3月修宪,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他和官方冠冕堂皇的解释,是为了让“党的总书记、党的中央军委主席、国家中央军委主席、国家主席任职规定保持一致”。尽管北京极力辩解,修改国家主席任期制,并不意味改变党和国家领导干部退休制,也不意味领导干部职务终身制。但修宪废除领导人任期制,为习连任甚或终身任职提供了宪法保障。如有意愿,习可成为“永久”的国家主席。

专制国家少有领导人会自愿放弃权力。普亭修宪的真正意图,是稳固和保留自己最高权力。但国家领导人长期留任的做法已过时,不再被社会接受,更违悖世界潮流,因此通过修宪,打出革新旗号,为保权奠定合法基础。“假改革、真保权”,成为永远当权者才是目的。

习近平、普亭相继修宪,是向苏联式和毛式政治回归,修宪、投票通过不过是虚假的粉饰。中俄对内成功的管控和压制,在国际事务中影响力倍增,加重普、习对权力的依恋,认为现在是继续掌权并使用权力的好时机。两国领导人竞演修宪秀,既要权力,也想给自己立贞洁牌坊。

世界日报2020年01月18日

阅读次数:2,44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