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般西方民众的观念来说,中国是一个不能上脸书、没有民主的地方。这些观点基本上可以说是大多数人的一致观点。不过,有一些人有不同的看法。这些论点与一般认知的差异相当大,或许有些人会认为,是政治路线上的分歧引起对中国看法的差异。事实上,欧美国家存在着一些对中国看法的迷思。因此,如何正确认识中国,就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议题。

在此情况下,《被扭曲的中国:误导全世界的49个迷思》实能有助我们了解当今中国的真正状况。此书出版于2014 年,由中国研究专家小高(Marte Kjaer Galtung )与史丹斯利(Stig Stenslie)合著而成的。两人都任职于挪威国防参谋部。小高曾任职于挪威驻北京大使馆文化专员,Stig Stenslie 则任职于挪威国防参谋部亚州分部,专长于当代中国与中东地区研究。值得注意的是:一般我们认知中的“中国通”,多来自于美国。(如沈大伟、李侃如、黎安友等人)而这本书由两位挪威的中国研究学者所写,有其值得参考的地方。

正如现今美国研究中国的权威黎安友(Andrew James Nathan)在推荐序中所说:

挪威可能不是我们预期会出中国专家的地方──但这种看法却也透露对挪威的迷思:挪威是个偏远、只管自己的国家。事实上挪威关注全球的潮流趋势,包括中国的发展,从诺贝尔和平奖颁给刘晓波等人的事例就是一个明证。

因此,此书评论了几个常见中国迷思的形式,针对驱动中国的因素,为读者作出言简意赅的介绍。黎安友认为:这两人在这本书中所显示出的重大意义,即在于“他们来自一个必须以公正客观的角度看待世界的国家。它既不与中国竞争,也不仗赖中国,却严重看待中国崛起的意义。”这本书所列举的49 个迷思,都是针对西方社会对中国所抱持的态度而写的。

在前言中,作者指出他所定义的“迷思”是指普遍被接受的虚假观念。有些“迷思”已广为人所接受,其他则为一些与中国有关的特殊群体所相信。因此,作者首先在前言中回顾西方人对于中国的观念的转变。他认为西方对这个东方帝国的观念,数世纪以来一直在中国热和中国恐惧症间摆荡,其原因不只是中国的发展,也是西方历史变迁的反映。因此,作者在开头先回顾自马可波罗以来西方世界中国观的演变。单以这一章而言,实能作为了解西方人中国观变迁的必读之作。

《被扭曲的中国》提出不少相对新颖的观点,打破欧美社会对中国所抱持的偏见或幻想,颇能符合黎安友的评价。在法轮功或西藏问题上,作者认为西方人对法轮功的遭遇普遍存在迷思。法轮功成功制造出“只参禅打坐,而没有正式组织或政治目标的形象”的迷思。事实上,法轮功在中国的许多行为有其政治与宗教上的意义,使中共备受威胁,对法轮功的活动大力压制。一旦开始压制,刚好符合西方人对于中国政府任意且无所不用其极压制人民的观念。

在西藏问题上,西方人亦有类似的迷思。西方人都认为西藏人爱好和平,并受到中国的残酷统治。事实上,这论点忽略了在中国历史上,西藏一直是个强大的外敌,且其社会相当封闭、奉行专制政治。

除此以外,作者亦针对一些迷思加以回应。坊间的概念认为:上海的言论风气比北京开放,作者却给了相反的答案。事实上,北京是数个政治派系的大本营,各派各不相让,往往使得异见分子得到活动的空间。而相反地,自清朝以来上海一直欠缺政治多元性,1990 年代以后,上海一直由江派支配,使得上海在各方面都甚为封闭。

在经济方面,作者认为一些内陆省份(如鄂尔多斯、重庆等)的经济成长速度,往往比沿海省份更为快速。农村纳税给中央的比例愈来愈大,但用在地方建设的比例愈来愈低,加剧了城乡的差距。同时,作者亦为中国企业在非州的经营策略辩护,认为中国企业在非州所表现出的贪婪,其根源与自身的企业文化较有关连,与中国式帝国主义关系不大,但这不代表中国从未有意欲干涉他国内政。虽然中国自我标榜“不干涉原则”,但由于中国在海外的权益愈来愈多,在外交政策上也十分积极(如对付挪威等国)而美其名为“具中国特色的干涉”。

《被扭曲的中国》所提出的这些偏见或幻想,亦存在于前面所提到的西方民众中。如作者认为:中国各省都逐渐开始试验民主政治,只不过这些选举人的名单通常必须由党批准。书中举了广东乌坎村争取选举村长的例子来说明。不过,作者亦提到中国是一党国家,从未实施民主制度。因着没有定期改选的压力,使得中国政府在政策的制订上有更多空间,民意成为较次要的考虑因素。在网路传播方面,中国政府投入大笔资源,并利用“防火长城”等方式,去严密审查传播不同世界观的网路声音。由此看来,外界的人们不论政治立场为何,在对当代中国的认识中都存在着很大的误解。

此外,作者亦对于西方人对于中国历史所存在的“迷思”作出诠释。如作者认为中国人不可能在1421 年发现美洲;女性在古代中国都受到压迫………。值得注意的是:作者特别针对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中的观点提出反驳的证据,如他认为张戎把毛泽东定性为一个大魔头,并深信毛泽东所作的每一件事都会变成灾难,而这论点完全忽视实施毛泽东政策的任何正面和长期的结果。作者认为:毛泽东的历史评价应该受到最严苛的批判,但以这种非历史的方式去攻击毛,无助于了解中国与毛泽东。更有意思的论点是:作者认为所谓的“朝代循环论”是可以受到质疑。他在书中有一段文字写得相当精彩:

以循环来解释历史,很容易变成决定论,人会假设历史发展必须朝特定的方向,而这种观点会产生影响。这种理论造就中国是历史的俘虏,陷在一个圆圈或难以打破循环的想法。今天有些人以这种观点预测共产党将无可避免地崩溃,他们强调与某些帝制朝代的类似处,并论断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处于这种循环的某个点,因此势将灭亡。这种分析往往有许多一厢情愿的思维。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中国官方偶尔也提倡以循环观点理解一九四九前的历史,而共产党取得权力并打破了这种循环。这就是说,拜党所赐,中国逃脱了这个“陷阱”。

因此,作者认为“朝代循环论”会让人有很容易变成中国历史专家的幻觉,对于我们如何分辨西方历史学者所撰写的中国历史著作的不足,实有着一定的启示作用。

《被扭曲的中国》给我们的最大启示,即在于提供不同于美、日等国的观点。作者对于中国的观感,并不是全然“唱好”或“唱衰”,因而极具参考价值。此书的最大缺点,即在于他所刻划的中国是胡温体制下的中国──一个可能是蒋介石及其信徒所向往的理想国度,而非充斥着“被自杀”、“首先是中国公民”等话语的习近平时代。

虽然以作者的观点来看,二十一世纪仍然不大可能属于中国,但作为一个高速进步中的国家,中国的各种面向值得我们深入了解。因此,此本书实能给予我们更多的思考。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1/20/202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