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武汉回来后,一直在家自己隔离的我,静静地关注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担忧着被封在武汉的三个同事安危。反省自己这段时间在武汉的经历,真是思绪万千,感慨良多!

去年12月29日,我接到同事从武钢打来的电话,他们在武钢安装调试新设备时,遇到技术上的问题,为了保证新设备能在春节前顺利投产,请我赶紧过去帮助解决。

我立即买了12月30日的车票,准备第二天动身前往武汉。

到了武钢,我紧张地投入到解决新设备出现的技术问题中去了。由于出现的问题很棘手,我从12月30日开始就一直呆在武汉。

从12月30日前,我从微信群里陆续知道武汉出现了不明病毒肺炎的情况(我有两个很好的群,对国内国外的动态非常敏感,适时性很强)。从12月31日,群里对武汉不明肺炎的疫情描述的越来越严重,我的内心掠过一丝不安。下午,我看到武汉市卫健委通报称:近期武汉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多例肺炎病例,并与华南海鲜城有关联。

后来又看到武汉市公安局通报称:“日前一些关于‘武汉病毒性肺炎’的不实信息在网络流传,公安部门对此进行了调查。目前,8人因散布不实信息,被警方依法处理。”

凭着我对我国ZF深刻的理解,我顿感事情严重起来。元旦那天,我推脱有事而没有和同事出去游玩。

在随后的几天里,卫健委的专家出来一再强调,由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的关闭,不明肺炎感染的人数很少,被感染的人有效得到诊治,并有多少多少人已经康复出院,感染人员没有增加。不明肺炎有限人传人,可防可控,不会形成蔓延之势。所以,整个武汉弥漫着一片祥和的景象,没有任何防控措施。今天是这个广场举行大型的广场舞会,明天又是那个地方准备举行商业集会。街上到处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弥散着强烈的歌舞升平的气氛。偶然报导一下冠状性病毒肺炎的情况,但还是有限人传人,可防可控,感染人员没有增加。

我一直关注着群里的动静。1月8日以后,群里传来的信息越来越严重,但大家说的都很隐晦,生怕因一言不慎而被封群(因被封过两次)。我仿佛能感觉到在一片歌舞升平的外表下涌动的暗流,隐约露出阴晦的凶兆,带着狰狞的面孔,从某个阴暗的角落正悄悄地袭来。我必须保护自己,尽量不到人多的地方去。我有心想戴口罩,但在人人都很从容的武汉,感觉很另类。我有时走在街上,看着欢乐的人群,心里涌起一股淡淡的悲哀。

由于新设备在安装调试的过程中,故障的解决很棘手,而且还受到钢厂生产节奏的制约,处理过程很慢。我很着急,请求钢厂加快配合进度。我甚至和几个同事晚上加班来解决问题,目的就是一个,尽快能离开武汉!

1月16日左右,群里终于传来日本从武汉回去的、被感染的人明确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信息,并且还明确说明武汉现在被感染的人群正在扩大,很多人根本就得不到救治,医院人满为患,我心里开始慌了。03年“非典”时,我在深圳被隔离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那种痛苦无助的境地,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无法体会到的!我白天在钢厂带着口罩加紧处理技术问题,晚上就一人只到东湖边散散步,尽量远离人群。

在武汉内也终于开始流传着新型冠状性病毒肺炎传染的消息了,但ZF还在发布“疫情可防可控,感染性不强,疫情全在掌控之中”的信息。武汉还是一片祥和,ZF还要举行大型集会;还准备举行万人家宴会;武汉的人们被ZF麻痹着,还在兴高采烈地谈论这些,个个眉飞色舞!但从微信群里,我已经知道了新型冠状病毒扩散的严重程度了,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赶紧处理完问题,尽速离开武汉!

到了1月18日,整个武汉城沉浸在即将过春节的喜庆氛围中,街上到处是买年货的繁忙景象。其实,我从微信群里得知,这时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传播已处于失控状态了,危险已一步一步在向全城逼近,但由于ZF刻意隐瞒,人们还浑然不知,还处于即将过大年的喜悦之中!

我把武汉即将处于危险状态的信息告诉了身边几个要好的同事,并催促他们加班加点地排查技术问题,以便能尽早脱身。

我担心一旦武汉撑不住了,就像当年我在深圳时的“非典”一样,强制扣留或者封城,那我们就惨了。

钟南山院士来到武汉,下午把武汉的真相说了出来,1月21日武汉卫健委发出通报。我顿感不妙,正好我们的技术核心问题已经解决了,只剩下一些收尾工作。我立即把几个同事召集到一起,把事情的严重性开诚布公地和大家说了,并把自己的切身经历告诉了大家。最后商量决定:我们三个当晚立即离开武汉,留下三个年轻的同事继续做扫尾工作,最迟23日晚离开武汉!

在我离开武汉的前几个小时,当钟南山院士把真相捅出来后,整个武汉城惊慌失措,人们狼奔豕突,奔走呼号,一片凄惨景象。

我带着口罩,立即赶到武汉火车站,热检之后,终于踏上开往南京的高铁,当我上了列车以后,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随着武汉肺炎迅速蔓延,整个疫情越演越烈,23日上午10点,武汉终于封城了,可怜我的三个同事,终于被封在里面了!他们痛苦地给我打电话,绝望的声音使我心情悲伤。我只能无力地安慰他们,我只能做到这些了,我感觉我很对不起他们……饭店关门,只有猛烈涨价的食品,他们每天只能下面条度日……

从武汉归来后,为了家人及别人的安全,我把自己隔离起来,尽量按传染源的隔离方法要求自己。我在心里祈祷:这段时间千万不能感冒!亲朋好友也有意识地远离我,我非常理解。我每天都在关注着武汉疫情的进展,给被封在武汉的三个同事打打电话,安慰安慰他们,聊以慰藉自己内疚的心灵。

看到很多从武汉回来后的人,把武汉疫情扩散开来的信息,内心就感到很痛苦,但愿我不在其中!我只能期盼,“非典”时的痛苦,不要再重演,祈求灾难很快就会过去,每个人都能平平安安……

文章来源:麻辣杂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