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汉封城期间,知名学者,导演艾晓明的父亲刚刚去世,艾晓明教授为父亲写下一篇悼文,为了不给疫情期间的武汉医院增加负担,老人选择了居家临终。

泣告

父亲自1月29日发烧,应属他晚年多次在冬季发作的常规肺部感染。因疫情汹涌,医院人力已不断告急,我们子女决定不再求医住院,选择居家临终。毕竟父亲已九五高龄,患有多种基础病,这也符合他生前的愿望:能不去尽量不去医院。

父亲高烧至昏迷,第五天即2020年2月2日夜10点半离世,当时我弟全家30日从美国返回国的航班取消,辗转设法不得成行。昨日我处理后事也比较忙,所以只告知了父亲的几位老友,未来得及给东湖中学领导正式汇报。

感谢诸位前辈、师友的问候,昨日下午两点殡仪馆已来车。值疫情爆发期,亲属也仅限于家中告别,未随行至殡仪馆。

父亲生前信佛,慈悲为怀;一生坎坷,至晚年家境渐好,每见孤寒老人乞讨必决不侧目而过,遇有希望工程捐款类一定尽力而为。

他在东中作为教师,一心向上,十分努力;但文革风暴袭来,书生百无一用更倍受凌辱……文革结束后几年,父亲如枯木逢春,但母亲因文革积郁,精神病屡屡发作。父亲一生才华不得舒展,事业无从成就,心怀各种遗憾而退出职场。

母亲病发时无法交流,而父亲又不愿母亲在精神病院被约束治疗。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家内不免关係紧张,父母都处在疾病与照顾的高压下。当时我父母的困窘艰难,左邻右舍可说是无人不晓。

在此情况下,父亲还是独力照顾了母亲,母亲在病好时更勉力担当家务,他们共同成全了我们子女各自离家离汉的求学求索。

以父亲之名建立的助学项目,是对父亲最好的纪念。惟愿以后老师有从业尊严,学生能无忧成长;人世间有爱与互助,想必这也是仁宽之名的含义。

仁宽,这是父亲的义父、母亲的生父唐生智将军在抗战最困难时领养难童,他老人家给父亲改的名字。仁字从人从二,本意宽人慈爱。由爱生义,可引申至更宽广的道德情怀。

父亲是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晚年卧病数年。至全面失能依靠鼻胃管进食也有三年。尘世渐远,往事朦胧,他也不会在意谁真的记得他的名字。他就是愿同事朋友邻人后代都好吧!这也是我们子女承父母艰难的爱而长大后所执守的心愿。

愿仁义之爱涓滴成河,告慰父母在天之灵⋯⋯

晓明泣书
2020.02.05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