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之子

我的喑哑无语的河流
上哪去找魂呀?
我的支离破碎的骨肉
上哪去找坟啊……

1

仿佛驰过时间的马突然扭过脖颈,
幻觉中回到安宁之乡,
好比预言驱动的盲眼乌鸦,
柴门静静摔在脸上。

你摊开一张神秘捕网的春天笑容,
倦鸟因此梦见了天堂,
我把你的羽毛一片片轻抚,
自由在死神胸腔游荡……

你是耽妄的企鹅伫立冰岩上,
你是仇恶至痛两肋裹着刀,
我爱你天使柔嫩的小手,
孩子们抬腿奔向天涯。
你的烛火渐息的困厄之忆,
无望天尽涌过狂野的河……

我出生的故土是我失丧的家,
我的宿命是一只鸵鸟无法扇动的翅膀。

2

可是迷羊的眼中犹有余烬,
它脸上的月光
一如我心中隐秘的柔情。

多想做你的影子,
冥冥中我要成为你的替身,
你漫游死荫时的孪生兄弟。

命运如果看顾我们中的一个,
多想是你,闪电过后,
每个夜晚都变成蓝色。

3

我喝风,弥漫脸上的云,
我吃泥土,先和它亲吻,
贴近湖水与月光相爱,
迷乱年月的最后一场欢宴,
我在夜空下听见索多玛的叫声。

星星坠入池塘激起我千种情思,
我捧着腮帮洗净这张马脸……

4

你和我一样忧郁不要沮丧,
你披月色衣袍,长夜为我们祈祷,
你把羽毛指头一根根插进风的伤口,
我的云游梦想伴随芦花上升……

我沉浸久远年代的光景,
孩子们手捧烛台,
在故乡辽阔原野遥望破碎星汉。
缥渺?阵与孤鹜哀歌,
点点闪闪汇如午夜星河……

我登上荒丘等待每一个生日早晨,
我在遥遥无期的日子
写下一行又一行诗句,
咬破指头,蘸着今晚夜色。

你不要沮丧,我也为孩子们忧伤,
他们还未张开翅膀就已坠下山崖……

5

我在你的墓前静默如一只盲眼乌鸦,
我在不下雨的春天思念落暮晚霞,
你背着三十年败草依偎我的怀中,
我唤你一声兄弟,该死的兄弟,
双手抱住梦中幻影……

你在午夜将尽的时辰给了我
撕心裂肺的一击,
你这把年纪只剩下嶙峋瘦骨的翅膀,
你这秉性孤傲的破窗。

6

孩子们醒于春天,倾听远雷轰鸣,
泥土下寻找巢穴,只有一捧灰骨。
多少年光阴,世事照常发生,
那只风暴的眼睛从未离开过孩子。

我说,孩子啊,你的表情
却是这般怪异,你不能笑么,
笑吧,张开雏鸟的吞日大口
痛痛快快地笑罢。

笑了,温柔月光的泪水
从夜空眼中垂下。

可你不要哭啊,哭啊,
扯开黎明的嗓子,露出春天的舌头,
使我脸上发烧让我面目青紫,
在我额上绽开深渊似的的花朵……

7

多么锥心刺骨,听着时间歌唱,
多么悠远沉寂,死亡在这时显身。
似有若无的形影是我幼年
相依相伴的记忆,亡灵出没之乡
是我浪迹四方的居所,
我的空旷内心己敞开
庄严肃穆的殿堂,
目光所及之处
是一条连接天路的旅途。

死神抚爱的孩子,随着天使去吧,
去吧,逃离我心中的黑暗……

不,倦鸟,今天我变了,
迷羊,今天我变了,
午夜神,今天我可真是变了,
变成一朵云,我飞过的
所有地方天下都变了。

8

黑夜我在往下生长,我往黎明内心生长,
从今天长到明天,从出生长到死亡,
我像一棵光裸身子的苦槐
肢体上挂满经幡,我在岁月深处蔓延
这身皮开肉绽的筋骨……

到处都是火光,河蛙在四面喘息,
到处都是幻景,脑中垂下藤索,
我是午夜包裹的山鬼幽魂,
肩膀上扛着春天结出的血红石榴,
我把暗夜之花捧到黎明脚下,
它把我的身体抛到长江边上。

我喝风,乌云充满胸腔,
我饮江水,泥沙灌入肠胃,
我吃野草和石头,满目世间荒芜。
风啊风啊,我说岁月岁月,
我把你的破衣脱在云层间,
你把我的末日暴露青天下,
你说,活着,多么好,多么好……

随后,降下烈怒。

9

宁静的晨曦时光,安详的夜晚之井,
云翳没有给北方带来雨水,
我的眼睛一天天干涸。我望着远方,
在梦中,远方是我永恒的净土,
我望着家,双脚挪不出掌心,
那是家……是家啊……
我想说,眼眶顿时睁裂。

我张开虚妄的青天大口,
露出残月的怪笑牙齿,
我咬破舌头,它流淌青苔,
亡灵聚集之夜,
我望见春天死去的孩子。

孩子,那些枝丫萌动的小手
正穿过梦谷穹空游回我的脊梁……

我的喑哑无语的河流,
上哪儿去找魂呀?
我的支离破碎的骨肉,
上哪儿去找坟啊?
双手伸进风中,我有乌云的翅膀……

出处:北京之春
整理:2020年2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