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上)

(3)

严格的讲,邓丽君到现在也还没有解禁。我们这边哪个电视台哪个电台播放过邓丽君的歌?我指的是邓丽君本人唱的歌。好像没有。

当然事实上我们大家都听过了。最早一批是龙四爷那一批人,从电台听到的。后来有了卡式盒带收录机,从磁带上听的。今天高中同学群聊起邓丽君。我贴了《梅花》。一位同学,就是会唱歌的那位J君同学,说,他最早听到这歌是1979年。另一位男同学C君马上说,那你肯定是偷听的。邓丽君可以公开听,大概是1985年前后。C君以博闻强记出名,我相信他。C君说,他最早听邓丽君的歌是盒带,海外亲戚带回来的。我也认为1979年听《梅花》是偷听。因为我上面讲的龙四爷那个事,大概就是发生在1979年前后,当时除了偷听,好像没有其他渠道。我们当年的文艺委员,正好也叫梅的女同学,补充说,邓丽君这首《梅花》又是最敏感的,更加……

至于后来,开放了,情况不同了,邓丽君也就没人去管她了。听歌渠道也太多了。收音机,录音机,录像机,VCD,CD,DVD。现在更加,网络上什么都可以找到,包括《梅花》。

现在大家都不听邓丽君了,听得太多了,那一阵早风过去,过去几十年了。流行歌曲毕竟是流行歌曲,再流行也只能流行一阵子,一阵流行过了可能要隔几十年才能再流行一下子,第二次永远没有第一次那么流行。

再经典的东西也不能无数次重复品尝。芭蕾舞《天鹅湖》经典吧?当然经典。莫斯科芭蕾舞团演的《天鹅湖》又是经典中的经典。但是有一个俄罗斯外交官说,我陪着美国人看了几十次《天鹅湖》,那味道……。每次美国什么代表团来俄罗斯访问,就指名要看《天鹅湖》,这位俄罗斯外交官就陪着看。我很同情这位俄罗斯外交官。美国人再这么搞下去,俄罗斯外交部总有一天会提出跟美国断交的。

以前是想听听不到,后来是听得到但不想听了,听多了,厌倦了。这是邓丽君在大陆的两个阶段。

八十年代前期还是第一阶段,大部分中国人还没听过邓丽君。没听过邓丽君,但读过无数批判邓丽君的文章。

能不能让我们先听听再批判啊,看看邓丽君到底坏到什么程度,可以吗?那当然不行。让你先听你不就中毒了吗?邓丽君是毒品,罂粟花。所以一定要先批判,然后,也决不准你听。你的任务是按照上面的指示口诛笔伐。

欧洲左翼电影导演安东尼奥尼七十年代受邀访问中国,结果拍出一部反华辱华的反动纪录片《中国》,丑化中国,丑化中国人民,丑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满腔怒火,全国人民口诛笔伐。

能不能先让我们中国人民看看电影,先激起我的满腔怒火,然后我再批判啊?那不行,万一真有那么丑怎么办?

我近年看过这部纪录片,里面一点都不丑,正宗的左翼立场。安东尼奥尼真的是在歌颂文化大革命时代的中国。真正丑的东西他一点都没拍,比如开批斗会斗争地主富农资本家右派分子,学生打老师,枪毙林昭那一类反革命分子,公安同志们割断张志新的喉咙,他拍了吗?

那么,当时批判邓丽君,甚至于现在也没有撤回对邓丽君的批判,究竟是为什么?邓丽君的罪名到底是什么呢?

简而言之:反动的黄色的靡靡之音。

几十年后,让我们客观来看看,到底有哪些证据可以支持有关部门对邓丽君的这个定性。

(4)

我们把这个结论分成三个词:反动,黄色,靡靡之音。一个个来分析。

首先可以简单排除的是黄色。黄色就是色情。说邓丽君的歌黄色,色情,我不知道有关部门能不能找到哪怕一丁点依据。

邓丽君唱过多少歌?我在一个音乐网上查了一下,搜索结果有两千多首歌。这里面肯定有不少重复。打个对折,一千首。再打个对折,五百首。再对折几次,也还很多,远多于一般歌手。

那么,我现在请有关部门从邓丽君唱过的那么多歌里面找出一首邓丽君的歌来,用现在公认的最严格的色情定义标准来评判,可以说,这首歌是色情的。只要一首。只要你能找出一首来,我就同意你的结论:邓丽君的歌是黄色的。

一首。请。

如果找不到,那么请把黄色这个词划掉。

不过按当时有关部门的标准,说邓丽君是黄色的,应该没有问题。按当时那种标准,连歌颂解放军的电影《柳堡的故事》里面那首《久久艳阳天》也是黄色的,按照当时那种标准,黄色=爱情,按这个标准邓丽君能不黄吗?邓丽君除了爱情还是爱情,简直黄到了黄后的地位,可以黄袍加身了。

本地的问题难下结论就在于它永远有个当时。当时做生意叫投机倒把,他们抓你判刑,后来做生意发了大财那是企业家,他们请你进政协。话说回来,是不是还会再抓你判刑那也难说,也就是有关部门一句话的事情。当时他们把有钱人抓起来,批斗,打死,后来他们自己带头有钱,比当年被他们打死的那些地主资本家有钱得多得多。

你想去找有关部门理论吗?门都没有。有关部门这个世界上最神秘的部门,至今你都不知道它在哪里办公。真的门都没有。

要知道,我们是法治社会,有关部门立个法来治你,那还不容易?法要改,也容易,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所以,好吧,你说邓丽君黄色那就黄色,我也没话说。这个罪名坐实了。

第二个词,邓丽君反动。

要讨论反动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有标准,明确反动的定义是什么。反动,字面上讲就是向相反的方向运动。你往东我往西,你看我反动,我看你也反动。相互反动。

反动其实是个省略说法,完整的表述应该是:与社会发展进步方向或正确方向相反方向的运动,叫反动。

所以问题就转化成,什么是社会发展的进步方向或正确方向?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问题,是人类社会最大的问题,也是人类社会观点分歧最深的问题。

在这个大是大非的根本问题上,我完全赞同上世纪四十年代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共产党人的主张(基本表述):“我们的目标,就是要建立一个美国那样的社会,一个使人民享有罗斯福总统提出的四大自由的社会,一个林肯总统所讲的“民有、民治、民享”的社会,一个孙中山总理倡导的三民主义的社会。”

中国共产党人的这个进步主张,发表在中国共产党机关报《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上,全国人民因此了解了共产党,全国人民的心迅速倒向了共产党。

国民党那边就不行了。因为他们被认为是在搞法西斯主义,奴役人民,剥夺人民的言论自由和基本人权,搞一党专政,实行领袖独裁,军队政党化。所以中国人民最后抛弃了他们。

我个人坚决拥护中国共产党在四十年代提出的上述原则性主张,我认为中国共产党所主张的自由民主,就是社会进步的正确方向,是正动的方向。

但我也承认,情况是复杂的,有些人确实反动,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对于中国共产党上述伟大主张,有人同意,有人不同意,还有的口里说同意但心里并不同意,甚至还有的,我相信这种情况比较少,口里说不同意其实心里同意。最后这一类可能确实比较少,但是我们要知道情况是复杂的,什么情况都有。

不过,虽然情况很复杂,聊可宽慰的是,我想我们大家还是可以在一个最基本判断上达成一致,那就是:情况很复杂。

情况明明这么复杂,有不同意见这就证明情况复杂,但是如果你连情况很复杂这一点都不承认,那情况就太复杂了。

嗯,情况的确复杂,也就是说,必须承认,关于什么是社会进步方向正确方向,并没有一个大家都赞同的公认的标准。

也就是说,我们并不知道什么叫反动。

既然连什么叫反动都不知道,又怎么能说邓丽君反动还是不反动呢?

所以邓丽君反动还是不反动这个问题,不妨暂时搁置。

另一方面,我承认,说邓丽君反动的这些人所举出的有些事实是确凿的。

第一个事实是,邓丽君曾经穿着军装,去慰问国民革命军,在金门岛军营里唱歌。 我看了视频。网上有,你也可以去看。邓丽君穿那种美式军装真的很好看。

第二个是,邓丽君声明说,只要大陆一天没有实现民主自由,她就一天不回大陆开演唱会。这只是传闻。 我无法证实。不过我倾向于相信邓丽君真的讲过这话。她后来是真的没回过大陆,一直到死。

似乎邓丽君真的有一种坚定的反革命或革命(这一对范畴也与进步反动范畴一样难于定义)的决心。有一些朋友,因为他们的坐标系不一样,正是被邓丽君的所谓反动感动了,在这些朋友看来,这正是伟大的正动,他们高度推崇邓丽君,无比热爱邓丽君,把邓丽君当成自由民主女神。

在这个事情上,我觉得正反双方都不必过度解读。以我个人之见,邓丽君既没那么反动,也没那么正动。她是个艺术家,不是政治家,好不好?

先说穿军装慰问部队这个事吧。现在的台湾歌星张惠妹也干过这事,所以张惠妹也被这边封杀了。都网络时代了,什么封杀不封杀,就是不能到这边来开演唱会而已。你要想听张惠妹,到处都是。这个事情实际上就是台湾的领导们请影响最大的歌星去给部队打打气,放松一下调剂一下,让士兵们见见明星,以便回老家可以吹牛皮,如此而已。我们乡里那几个复员军人也喜欢吹这种牛皮。那谁谁谁,见过!还握过手!骗你是猪!哈,人之常情。这种活动,这边叫慰问部队,台湾叫劳军,很平常的活动。歌星穿的那个军装等于是演出服。这边很多歌唱家属于军队文工团正式编制,邓丽君好像并不是什么军队文工团的吧?她就是一个自由歌手。我还穿过北伐军军装呢,你不会当真以为我参加过北伐军吧?

第二,邓丽君这个声明。如果我相信是真的,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但是邓丽君毕竟只是一个艺术家,她再反动能有国民党那么反动吗?国民党到现在不是也不那么反动,反而变成“我们”的战略盟友,共同对付更更反动的绿营吗?那么邓丽君应该就不那么反动了吧?

邓丽君最严重的罪名是卖国,具体证据是《何日君再来》。这个事情必须辨析一下。因为这个罪名太大。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经济替代了计划经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逐渐消退,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上升为首要的原则,爱国主义也就替代了原先共产主义的地位,汉奸卖国贼成了最大的罪名,替代了原先的反动。

《何日君再来》据说是一首卖国主义歌曲,邓丽君最反动的歌曲,无数批判文章将火力对准这首歌。在批判文章中,情景被渲染得很生动。日军占领下的上海,灯红酒绿的酒吧里,几个日本军官在那里喝酒。歌女唱着这首靡靡之音,表达了对某位日本军官的依依不舍。歌里面的这个所谓君,就是指这位日本军官。

我查了一下,《何日君再来》是1936年电影《三星伴月》的插曲,周璇唱的。1936年日本军占领了上海了吗?所以这不是瞎扯吗?睁眼说瞎话。再说这歌也是周璇原唱的,不是邓丽君。所以,所谓卖国,完全是栽赃在邓丽君头上的不实之词,是污蔑。

我找到的这首歌跟日本的唯一关系,是李香兰唱过这首歌。李香兰也是当时上海滩大歌星,名气不在周璇之下,长得很美,歌唱得很好。从籍贯说她是日本人,本名山口淑子,她出生在辽宁,成名在上海,一口标准的国语,连李香兰这个名字都是个中国名,可以说完全就是个中国人。当时的上海是东亚第一大都市,不是东京,更不是香港。上海被解放之后,香港才开始繁荣。李香兰在上海发展合乎情理。

就因为李香兰唱过《何日君再来》,这首歌就变成怀念皇军的歌?这也太牵强了吧?

实际情况反而是,《何日君再来》被日军占领当局禁过,理由是政治方面的。后来又奇怪地被抗战胜利后的民国政府禁了,理由也是政治方面的。再然后又被我们这边禁,理由还是政治方面的。一首歌命运多舛莫如《何日君再来》。歌里面这个所谓的君,简直是个百变神君,具有无穷多的政治身份。这首歌大概将来还会被禁,被地球联合政府禁止,因为君是外星人,《何日君再来》是希望外星人再来。

邓丽君反动还一个证据是《梅花》,说是表达了对中华民国的爱。梅花是不是中华民国的国花我不知道,但是民国是比较推崇梅花,民国的首都南京的梅花也很出名。

但是歌颂梅花有问题吗?从宋朝陆游到当代毛泽东,都有咏梅词,歌颂梅花。邓丽君那么多歌里,我还真的只找到这一首可以算得上是所谓爱国主义的歌曲。

梅花梅花我爱她,
越冷她越开花。
梅花坚贞象征着我们,
巍巍的大中华。
看那满天开满梅花,
有土地就有她。
梅花梅花我爱她,
她是我的国花。

请问,这卖国了吗?

好吧,就算邓丽君这歌表达的是对中华民国的爱,爱了又怎么了?岳飞爱宋朝是爱国,史可法爱明朝是爱国,为什么邓丽君爱中华民国就不是爱国?中国有五千年了,我一定得爱某个朝代,爱某个政府,才算是爱国吗?

我倒是很愿意像最爱国的那些人一样,先移民出国变成外国人,然后再来无比爱国。可惜我没资格。要那么爱国先得那么有钱才行,我没钱,爱不起。

扯到爱国卖国这个话题,那就有得扯了。当国民革命军浴血奋战拼死抗日的时候(连将军都牺牲了几十个),的确有那么一些聪明人打着聪明的三国志算盘,实行一二七战略(一分抗日、两分反蒋、七分发展壮大自己),在那里养精蓄锐伺机而动。现在总算承认了国军在正面战场是主力,但仍坚持说“我们”领导了敌后战场。对这一点,国民党有不同意见。马英九说,就算是敌后战场,那也是我们民国政府是我们国民党领导的。

孰是孰非,只能让后代的历史学家去判断了。

回到邓丽君话题——她反动吗?

有关部门认为她反动,那就反动吧。她敢不反动吗?

所以,邓丽君反动,这个罪名也坐实了。

(未完待续)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