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斌:疫区日记(2020.02.18)

Share on Google+

早上上岗,红袖章,胸牌,通行证俱全,7:40出门,平常从环保局到文体中心,15分钟就能到,今天走了1小时零9分。昨天回家还走得通的粮贸街、育才路,今天都隔断了,走了两截长长的冤枉路。到达目的地后,看总步数,居然超过8600,按73公分左右的步幅计算,大约走了5.6公里多。

路上遇到一处查通行证,检查的说通行证失效,单位开的通行证没用,得用新的;另一处说:快点过去,像你这样的会丢进去的,过了8点不能上街。

上班的地方在体育馆门口,职责是协助守大门。体育馆临时改为物资存放和分发中心,运送物资和来领物资的车辆络绎不绝,我们负责来人登记,量体温。登记表上有市直机关,也有不少乡镇的。我的工作是给保安和同事打下手。同事和保安对我相当照顾。但我清楚,无论是在图书馆,还是在其它任何公务场合,我永远是垫底的。在这个体制中,我不是“自己人”,是“监管对象”,能活着就是人家的恩情。

按文体局分管副局长和带班同事安排,吃完午饭就回环保局,可说的新通行证还没到,担心路上万一出事,真的糊里糊涂被拘留。电话联系后,局长安排车子送回了住处。

我很清楚 ,在这个国家,自己是普通的无权民众中的一员,心中的苍凉不输于晚年的杜甫,政治地位和社会地位也许还难及其百分之一,与许由,与庄周,与陶渊明,甚至与鲁迅们,都是没法比的。

一介平民,其命如草。在这个年代,哪怕能写出传世之作,只要在官阶系列中没能谋取到位置,只要手中不掌握支配人财物的权力,也仍然什么都不是。大疫当前,自求多福罢。

2020.02.18

阅读次数:9,8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