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愚政进行曲!习近平宛如崇祯的孪生兄弟……

Share on Google+

中国主席习近平口罩方法戴错,但周围却没人提醒他,引起外界热议。 图:翻摄自推特

美国历史学家芭芭拉·塔克曼(Barbara W. Tuchman)在《愚政进行曲》一书中探讨了权力与愚蠢的关系。历史上有很多统治者作出了後来看来愚不可及的决策,如特洛伊人搬进要将他们屠城的木马丶文艺复兴时代的教宗催生了宗教改革丶英国失去了美洲殖民地丶美国卷入了越战。分析了这些历史事件之後,芭芭拉·塔克曼指出:「愚蠢行径是权力之子,我们都知道阿克顿勋爵重复过无数次的名言——权力滋生腐败。我们并没有清楚地意识到,权力也制造愚蠢:颐指气使的权力导致思维僵化;随着权力在某些人手中习以为常,其所应承担的责任往往也日渐消退。权力的责任在於为了国家和公民的利益尽可能以合理的手段进行治理。在行使权力的过程中,责任人有义务让公众了解资讯,听取公众呼声,保持思维和判断的开明,避免僵化思维的隐患。如果思维足够开明,就能够察觉到某个特定政策是在损害而不是保护自身利益,然後有足够的自信予以承担,并有足够的智慧去扭转局面,这就是治理的最高艺术。」然而,正如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所说「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後人而复哀後人也」,愚政进行曲从来没有曲终人散。习近平在武汉肺炎肆虐期间的表现和决策,又为愚政进行曲提供了一个新的案例。

习近平神隐多日後,在北京某社区露面,新闻中的画面处处是穿帮的细节:习近平的口罩戴错了,没有人敢纠正;护士只敢用温度计测习近平的手腕,而不敢触及他的「龙头」。习近平声称,这是一场大战,也是一场大考,但他交出的却是零分答卷。习近平罢免了湖北和武汉的地方官,但谁来罢免他呢?中国网友将习近平比喻成明朝末代皇帝祟祯,表示「崇祯为什麽亡国?当危机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指示」。武汉肺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中共的极权主义制度。崇祯临死前埋怨说,君非亡国之君,臣是亡国之臣,却从不反躬自省——「能干事的大臣差不多就被他杀完了,留下的都是不说话,不做事,皇帝说什麽他就怎麽做的那种听话的人……耽误了大臣,也耽误了明朝的江山。」习近平宛如崇祯的孪生兄弟。

医护人员用额温枪测量习近平的体温。 图:翻摄自推特

习近平派到湖北的钦差大臣都是曾经手握「刀把子」的「之江新军」。从上海市委书记调任湖北省委书记的应勇,曾在司法部门和权力巨大的公安部门担任不同的职务,包括禁毒部门和反恐部门的负责人。应勇在上海的政绩和名声并不好,听到他离开上海的消息,很多上海网民在社交媒体上欢送,并希望他再也不要回上海。而新任武汉市委书记则是从山东济南调去的王忠林,王忠林在山东公安部门工作过十五年,後来在党内得到晋升。代表中央和习近平坐镇武汉的是此前曾经在武汉任职的中央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此人抵达武汉後就发出「打好武汉保衞战要发起总攻」的命令,要求每天开一次「碰头会」,每次会议要把学习贯彻习近平重要讲话和重要指示精神作为第一议题。陈一新用六个「深刻领会」,重述了习近平的讲话内容,并学着习的语气,喊出「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的口号,活脱脱就是一个马屁精。习近平自己不敢去武汉,派出陈丶应丶王等没有公共卫生背景而有强力部门背景的官员到武汉,明显是认为政治稳定高於防止疫情蔓延,这三个虎狼之吏至少可以帮助他镇压民众的抗议。就好像一九八九年邓小平的神隐是为了调兵遣将丶镇压学生运动,习近平的神隐则是「磨刀霍霍向牛羊」,让「刀把子」帮他「决胜千里之外」。

於是,党国的宣传机器全力开动起来,将灾难当做展现党国魄力和魅力的契机,试图扭转因医生李文亮之死而引发的民众排山倒海的批评。中国官方先後打造「火神山」丶「雷神山」来收治肺炎患者,但在确诊病例不断新增的情况下,也紧急徵用学校丶体育馆等可容纳多人的大型建筑物就地建设「方舱医院」。但「方舱医院」内部防疫设备简陋,又缺乏医疗机能,人力也不足,让外界质疑恐将造成交叉感染,根本是「集中营」。当局接连反驳外界质疑,除了发放病人和医护人员跳舞打太极的片段,最新发布的是方舱医院病人的入党宣誓仪式。视频片段中,病人在医护人员带领下,戴着口罩向着党旗慷慨激昂地宣誓入党,承诺「保守党的秘密丶对党忠诚」。报道称,武汉已有多个方舱医院,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同时,当局高调公布「方舱医院」首批患者出院的画面,还挂出红看板庆贺「出舱了」,又曝光一名女病患的「住院心得」——该名女病患受访表示,里面设备完善丶三餐的菜色很丰盛,「有点担心自己会变胖」,甚至还说「住进来之後住得还不想走了」。然而,有台湾网友发现,这位所谓的治愈出院的患者,是当局安排的演员扮演的,这名演员此前还扮演了坚守岗位的护士的角色。

习近平生活在他的想像世界里,没有哀鸿遍野,只有莺歌燕舞,用芭芭拉·塔克曼的话来说,他有一颗「不开窍的榆木脑」——「不开窍的榆木脑袋」造成的自我欺骗,在政府管理中起着尤为重要的作用。它主要表现在以先入为主的固定观念对形势做出评估,而忽视或拒绝任何相反的迹象。它总是根据意愿行事,而不让自己根据事实调整方向。一位历史学家对西班牙的腓力二世,这位所有主权国家中思想最顽固的首脑的评价概括了这种特质:「他始终坚信自己超凡卓越,即便他的政策失败了无数次,也难以动摇。」这一评价,套用在习近平头上,恰如其分。

来源:新头壳

阅读次数:6,38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