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敲砂罐

Share on Google+

【瘟疫年2月,观张羽先生作品有感】

小时候,巫咸叽哩咕噜说话
说人是革命老师面前的一个泥陶砂罐
砂罐很贱很土,在两肩在颈项上面
砂罐堆放在河沿
和沙和卵石一起
你以为是等待着过河

巫咸叽哩咕噜说话
说革命老师的枪声未响之前
砂罐里盛满各自的嘴巴、眼睛、魂魄和命
枪声一响,血就流出来
汩汩或者咕咕
嘴巴、眼睛、魂魄和命都散了不在了
屏幕上有一行字母在哭:The end。

如果命好,命就遇见一位神甫
神甫也叽哩咕噜说话
命就能够进入天堂
砂罐以及嘴巴、眼睛和魂魄都进天堂
成为一个新的生命

对了,我们不能忘记
砂罐和命还有两只耳朵
也要带进天堂
要么她们会变成蝴蝶
在沙滩在草间或城市里飞动
惊吓没有灵魂的魔鬼

2020年2月20日

阅读次数:9,10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