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导斌:疫区日记(2020.02.20)

Share on Google+

留鸟的世界里可能发生了大事。从2019年入冬开始,我就注意到,往年在我京山市家5楼露台菜地觅食和歇脚的喜鹊,几乎再没看到一只,极为常见的麻雀也好像没有了。

相比于过去经常熬夜到凌晨三点左右,我这将近10年的习惯是喜欢早睡早起,往往5~6点就起床。往年醒来后耳朵里会灌满叽叽喳喳的各种鸟鸣,从去年冬天到今年,这种声音显著稀疏。比如今早,此刻,我住的应城市环保局院内有片树林,往日这个时刻鸟鸣如同煮开的粥锅,今天则只听到一、两只鸟比较嘹亮的声音。从声音判断,鸟的体型不会很大。没有喜鹊之类的鸣叫。

留鸟的稀少,与这场瘟疫之间,有没有什么关联?

2020.02.20

阅读次数:8,4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