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毛泽东为何感谢日本侵华(上)

Share on Google+

中国隆重而高规格举行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日仪式。(汤森路透)

中共方面最终的目的,乃是打倒重庆政府,取而代之掌握全国政权。但是中共目前的实力还非常薄弱,并没有取代国民党夺取政权的实力。所以共产党军现有的任务乃是让日本和重庆政府尽量陷入长期的战争,并且在这期间积蓄力量。因此,国共两军冲突不利於扩大自己的军队,在表面上服从重庆政府,私下里却为了让重庆政府不和日本议和,进行阻扰。因为如果日本和重庆政府战斗的时间不够长的话,共产党军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壮大自身。

日本陆军北支那方面军参谋部《关於国共关系》

毛泽东至少六次感谢日本侵华

二○一五年,中共在北京举行「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大会」以及规模空前的阅兵式。习近平把中国定义为二战中的「东方主战场」,强调中国「为世界反法西斯胜利作出了重要贡献」,并用夸张的语言宣称:「这一伟大胜利,彻底粉碎了日本军国主义殖民奴役中国的图谋,洗刷了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习近平在讲话中还提到「日本侵略者」在战争中的残忍行为。

中国在阅兵式上首次展示了东风反舰弹道导弹,报导称该导弹能一次性摧毁航空母舰。针对中国在阅兵式上炫耀武力,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希望中国不要总是扭住那段悲惨的历史不放,而是以面向未来的态度和国际社会一道解决共同关注的问题。中国官媒新华社则反驳说,对中国炫耀武力丶挑起仇恨的指责是毫无道理的,

习近平以反日宣传来凝聚民族主义情绪并巩固其统治合法性。但是,他的作法违背了「太祖」毛泽东对日本感激涕零的态度,这是不是另一种「数典忘祖」呢?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大会。(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在中共官方出版物中,详细记载了毛泽东至少七次公开感谢日本侵华的言论。

第一次:一九五六年,前日军中将丶中日友好旧军人协会创办人远藤三郎访华,将一把日本军刀亲手交给毛泽东,表示日本军人从此永远不再和中国打仗,并为往日的战争行为道歉。远藤三郎早年当过关东军副参谋长和第三飞行团团长,战後受托尔斯泰和甘地思想的影响,参加日本反战运动,在日本被称为「赤色将军」。毛泽东对他说:「你们也是我们的先生,我们要感谢你们。真是你们打了这一仗,教育了中国人民,把一盘散沙的中国人民打得团结起来了,所以,我们应该感谢你们。」毛送给远藤一幅齐白石的原作,上面有毛的亲笔题词「承远藤三郎先生惠赠珍物,无以为答,谨以齐白石画一幅为赠」。远藤回国後写了一本书,叫做《旧军人所见之中共:新中国的经济丶政治丶文化丶思想的实际状况》,替共产党涂脂抹粉。(王俊彦《大外交家周恩来》,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

第二次:一九五六年十二月十七日,毛泽东和陈云等接见前来北京参加中日贸易协商交流会的日本输出入组合理事长丶资本家南乡三郎等人。在会议最後,南乡三郎郑重地为日本曾经的侵略罪行道歉,说:「日本过去曾侵略了中国,这实在是对不住了。如果将来日本能变成中国的一个省就好了。」但毛告诉南乡三郎说:「问题不是这麽看的,以前日本侵略者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如果没有这份民族危机感,受压迫已久的中国人民未必会醒悟,未必会团结,那麽我们到现在可能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剧。」(毛泽东《毛泽东外交文选》,北京: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丶世界知识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

第三次:一九六○年六月二十一日,毛泽东接见日本文学代表团与左派文学家野间宏等人时说:「我同很多日本朋友讲过这段事情,其中一部分人说日本侵略中国不好,我说侵略当然不好,但不能单看这坏的一面,另一面日本帮了我们中国的大忙。假如日本不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不会觉醒起来。在这一点上,我们要感谢日本皇军。」(毛泽东《毛泽东外交文选》,北京: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丶世界知识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

第四次:一九六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毛泽东与日本社会党国会议员黑田寿男会谈。毛泽东谈及一九五六年接见南乡三郎时的往事:「日本的南乡三郎见我时,一见面就说:日本侵略了中国,对不住你们。我对他说:我们不这样看,是日本军阀占领了大半个中国,因此教育了中国人民,不然我们到现在也还在山上,不能到北京来看京戏……所以日本军阀丶垄断资本干了件好事,如果要感谢的话,我宁愿感谢日本军阀。」(毛泽东《毛泽东文集·第八卷》,北京: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九年版)

第五次:一九六四年七月九日,毛泽东与参加第二次亚洲经济讨论会的亚洲丶非洲丶大洋洲访华代表谈话,再谈及与南乡三郎的谈话:「有一位日本资本家叫南乡三郎,和我谈过一次话,他说:『很对不起你们,日本侵略了你们。』我说:『不,如果没有日本帝国主义发动大规模侵略,霸占了大半个中国,全中国人民就不可能团结起来反对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也就不可能胜利。』事实上,日本帝国主义当了我们的好教员。第一,它削弱了蒋介石;第二,我们发展了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和军队。在抗战前,我们的军队曾达到过三十万,由於我们自己犯了错误,减少到两万多。在八年抗战中间,我们军队发展到了一百二十万人。你看,日本不是帮了我们的大忙?这个忙不是日本共产党帮的,是日本军国主义帮的。因为日本共产党没有侵略我们,而是日本垄断资本和它的军国主义政府侵略我们。」(毛泽东《毛泽东外交文选》,北京:中共中央文献出版社丶世界知识出版社,一九九五年版)

第六次:一九六四年七月十日,毛泽东接见再度访华的日本社会党人士佐佐木更三丶黑田寿男丶细迫兼光等,其谈话提到感谢日本侵华:「我们从没有军队,发展到三十万人的军队,结果我自己犯错,这不能怪蒋介石,把南方根据地统统失掉,只好进行二万五千里长征。在座的,有我,还有廖承志同志。剩下的军队有多少呢?从三十万减至二万五千人。我们为什麽要感谢日本皇军呢?就是日本皇军来了,我们和日本皇军打,才又和蒋介石合作。二万五千军队,打了八年,我们又发展到一百二十万军队,有一亿人口的根据地。你们说要不要感谢啊?」(文革期间出版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第七次:一九七○年十二月十八日,毛泽东与《西行漫记》的作者丶美国左派记者爱德格·斯诺谈话:「那些日本人实在好,中国革命没有日本人帮忙是不行的。这个话我跟一个日本人讲过,此人是个资本家,叫作南乡三郎。他总是说:『对不起,侵略你们了。』我说:不,你们帮了大忙了,日本的军国主义和日本天皇。你们占领大半个中国,中国人民全都起来跟你们作斗争,我们搞了一百万军队,占领了一亿人口的地方,这不都是你们帮的忙吗?」(姜义华编《毛泽东卷》第六篇,香港:商务印书馆,一九九四年版)

以上七次是中共出版物上白纸黑字的记载,而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晚毛泽东与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会面时,据说毛再次感谢日本侵华。这是两国元首会谈,如此表达就是郑重其事的官方立场。中共迄今并未披露谈话内容。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在回忆录中透露,当田中角荣就「日本侵华给中国人们添了很大麻烦」的说法进行解释(日语含有道歉的意思,周恩来认为用词太轻)时,毛主动说:「如果没有日本侵华,也就没有共产党的胜利,更不会有今天的会谈。」毛更一言九鼎地宣布:「我们如何感谢你们?我们不要你们战争赔偿!」

毛泽东的感谢日本侵华的讲话,说的是心里话。这些谈话的主要内容大同小异,核心在於:若非日本侵华,中共逃窜到陕北的残兵败将必然在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下彻底灭亡,中共後来就不可能夺取天下。所以,日本是中共真正的恩人。

百团大战为何成为彭德怀的罪行?

中共官方史书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抗战的领导者和主力军,但在从「九一八」开始的「十五年抗战」中,中共能数出它参加过哪些重大战役?

国民党军队参与淞沪会战丶南京保卫战丶徐州会战丶太原会战丶武汉会战丶长沙会战以及远征军入缅等,这些都是调动数十万大军的大会战。在这些大会战中,国民党官兵付出了惨重的牺牲。

而中共拿得上台面的,只有「平型关大捷」和「百团大战」。所谓「平型关大捷」,是国民党军队主导的太原会战的一部分,八路军只有林彪部不足一个师的军队参加作战。一开始,中共宣称战果是「歼灭日军精锐部队一万余人」。后来,大概觉得牛皮吹得太大,悄悄缩减为三千余人,继而再缩减为一千余人。参照日军军部的作战资料,日军此次损失的仅仅是「辎重部队两百余人」。

平型关115师三十节式重机枪阵地。(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就在与「平型关大捷」相差不足一个月的忻口保卫战中,国民党军队投入十三万人,以死伤十万人以及军长郝梦龄丶师长刘家祺等战死的沉重代价,击退了日军的进攻。然而,在今天中国的中学和大学的历史教科书中,对微不足道的「平型关大捷」设置专节论述,对战果辉煌的忻口战役却一笔带过甚至只字不提。一切史料的取舍,都以是否有利於中共的宣传效果为标准,对历史的评论也都以中共的是非为准则。

「百团大战」是中共发起的唯一一起大规模对日战斗。但毛并不支持百团大战,历史学者谢幼田(国民党元老谢持之孙)在《中共壮大之谜》一书中论述说:「百团大战是由中共八路军指挥员,而非中共中央,自己制定战斗计画,完全由八路军自己进行的一场对日本侵略军的战斗。」这一场对日战斗,在中共党内一直受到批判,对其是非功过长期没有作出正式结论。

一九五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批判在大跃进政策上持有异议的国防部长彭德怀,翻出当时任八路军副司令员的彭德怀指挥「百团大战」的往事,将其作为彭「反毛」的罪状之一。

庐山会议后期,原解放军总参谋长黄克诚也被打成「彭德怀反党集团」成员,他回忆毛泽东如此痛批彭德怀:「打百团大战,为何也不先报告请示一下?人们说你是伪君子,你历来就有野心。」

「百团大战」参与者之一的聂荣臻元帅在其回忆录中写到:「毛泽东同志批评说,(百团大战)暴露了我们的力量,引起了日本侵略军对我们力量的重新估计,使敌人集中力量来搞我们。」

八路军在百团大战里光复娘子关,高举中华民国国旗。(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文革期间,清华大学红卫兵组织「井冈山兵团」出版的《打倒大阴谋家丶大野心家丶大军阀彭德怀》一书指出:

彭德怀公然提出要「保卫大後方」丶「保卫重庆」丶「保卫西安」,实际上是要保卫坐镇於重庆的蒋介石。彭德怀急於保蒋,拒不执行毛主席提出的,在战略相持阶段,我军「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弃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的方针,背着毛主席,和朱德丶杨尚昆丶彭真丶邓小平等商量,大搞冒险主义丶拼命主义,先後调动了一百○五个团,共四十万兵力,全线出击,打攻坚战丶消耗战。彭贼保蒋卖力,得到了蒋介石的欢心。

当时,清华红卫兵乃是「奉旨造反」,他们说的话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得到毛泽东及中央文革小组的授意。

早在批判彭德怀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就赤裸裸地说过:「一些同志认为日本占地越少越好,後来才统一认识:让日本多占地,才爱国。否则变成爱蒋介石的国了。国内有国,蒋丶日丶我,三国志。」毛还说:「当时是共产党丶国民党和日本人三国鼎立,我们就是要让国民党和日本人斗个你死我活,我们从中发展壮大。」这种一般来说是「只能做丶不能说」的厚黑学丶权谋术,毛居然在大会上公开宣扬。

明明是自己保存实力丶火中取栗,惯於黑白颠倒的毛泽东却在中共七大报告中污蔑蒋介石在抗战期间躲在峨眉山上丶等到抗战胜利后才从山上下来「摘桃子」。其实,蒋介石自从一九三六年到峨眉山并发表讲话之後,抗战期间从来没有到过峨眉山。如此信口雌黄,正是毛泽东这个「痞子运动」发起者的「英雄本色」。

彭德怀一直到含冤而死都没有承认百团大战是一个「错误」。在被囚禁和折磨的最后日子里,彭德怀依然利用「交待问题」的机会,三次写出百团大战的真相。他站在民族主义的立场上,坚信百团大战的正确和抗日无罪。然而,彭的观点在中共党内如同空谷回音,彭的下场也让中共各级官僚噤若寒蝉。

红卫兵头目辱骂彭德怀说「百团大战暴露我军力量,把日寇引到根据地来」。红卫兵们一阵拳打脚踢,一连七次,把年近七十的彭德怀,拽起来,打倒,再拽起,再打倒。一个红卫兵飞起一脚,向躺在地上的彭德怀的右胸踢去,彭德怀当场昏迷过去,肋骨被打断两根,前额被打破,肺部被打成内伤,呼吸困难,痰吐不出来,吃不下饭。最后,彭德怀惨死在狱中。

彭德怀的悲惨遭遇说明:在中共党内存在着一个「潜规则」——谁抗日谁就是坏人,谁不抗日谁就是好人;中共的利益高於民族的利益,毛泽东的利益又高於其他所有人的利益。

来源:上报

阅读次数:8,66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