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员:禁言狂潮成常态——从郭泉再次被捕谈起

Share on Google+

(对华评论—2020-02-27)元月31日与外界失去联系的前南京师大副教授、异议敢言之士郭泉先生日前终于有了确切消息——2月14日被南京检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指控罪据主要是因为网上的一些言论。郭泉自2018年出狱后,每日坚持写时评,至今总共写了500多篇,警方认为一半以上(文章)的言论都有问题。刚开始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把他刑事拘留,14日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把他逮捕。

外界普遍认为,本次郭泉遭捕直接起因应该是他关注武汉疫情,多次批评当局应对疫灾存在的问题,因此招怒于官府,故而被再度以涉嫌煽颠罪逮捕。

郭泉,1968年5月8日出生于南京,哲学博士,前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长期关注中国民生、民主、法治、人权,广泛参与支持社会弱势群体维权,力主中国推行多党竞选。曾以中国新民党创始人及代理主席,在网上公开致函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及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又发表文章,反对中国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第一次入狱前,在网络上坚持撰写《民主先声》348篇。

2008年11月13日,郭泉被南京市公安局带走, 后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2009年10月16日,被宿迁市中级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

2012年10月8日,郭泉的继父前往监狱探望郭泉,他对继父说:“我不会到美国,我的工作在中国,现在坐牢就是工作。”郭泉还说:“李晶(郭泉的前妻)选择是否入籍美国,由她自己决定。但是我要儿子只能取得美国的永久居留,要永远保持自己是中国公民的身份不变。”

郭泉在狱中经常性的带头组织一些维权行动,但狱方未理会郭泉要求。郭泉的母亲顾潇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郭泉在监狱里也很忙,总是有很多题目拿出来,过一段就是一个主题,说什么维权。在外面都维不了权,监狱里还能维什么权呀。我两个月前去看他,他说:‘我绝对不会同意减一天的刑,我要坐到2018年11月12日到期满为止。在这里就是我的工作。妈,您就不要管了。’”

2018年11月12日,郭泉刑满出狱,他称,他永远都不会离开中国。出狱后马上又开始他的民主启蒙,持续就中国问题发表自己的意见,每日通过网络微信发出一篇甚至有时两篇时评性的《郭泉语录》。

2019年4月18日,郭泉因在微信发表敏感言论,且正处于被“剥夺政治权利”期间,被他所居住地的管辖派出所南京市鼓楼区汉中门派出所带走,并被行政拘留10天。2020年元月31日,再次被南京警方带走刑拘。

今天翻看郭泉先生文章,无论是第一次入狱前所写的三百多篇《民主先声》,还是出狱后至今所写的五百多篇《郭泉语录》,都是些讲述人权、民主、法治等等普世价值的科普性常识文章,其言辞犀利不如当年中共在延安时期的评论——《历史的先声》。观点激烈更未到中共早期领导人的言说,可以说郭泉温和、理性以至苦口婆心,那种于国于民赤子情怀跃然笔端。如此一介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因言被投入大牢,可见中共当局在言禁上的日益严酷程度。

值得特别警惕的是,今日中国拘捕郭泉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化,而决不是为了一时控制舆情,而是要长期钳制民口。因为为了武汉疫病公开发声的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也已失踪多日,而前往武汉意欲通过网络优酷如实报道疫情的陈秋实律师、方斌先生也均被带走失踪,至今杳无音讯。

更让人惊奇的是,2月26日晚上10点左右,在武汉报道疫情真实现状的90后公民记者、前央视CCTV7频道主持人李泽华也遭警方破门抓捕。从李泽华连日来的活动可见: 2月16日前往武汉百步雅亭社区和武汉软件职业工程学院进行实地采访;2月21日报道武汉天价招聘搬尸工;2月25日前往武昌火车站地下停车场采访外地滞留武汉的务工人员;2月26日在武汉的公路上开车,被疑似国安人员尾随追捕,李泽华一边开车一边发视频向网友求助,当晚即被抓走。而李泽华被抓前通过网络视频一再表示,自己本次前往武汉,就是想效法2003年非典期间央视记者柴静所作的疫情现场报道。可见,当年柴静能做的事,今天已经不被允许,而面临的命运就是被抓捕。

不仅如此,中共当局近来在广泛传唤警告一切为武汉疫情发声人士外,还公然切断一些地区的网络,使用局域网控制真相外传,并且工信部也于日前批准了中国信通院设立域名根服务器,以为进一步控制网络言论作准备。更有甚者,近日中共当局公然驱逐《华尔街日报》三名记者,这是公开向世界新闻自由叫板。可见,中共当局近来掀起的禁言狂潮决非只对如郭泉等个别敢言之士,而是要全面从信息与言论上将国民囚禁至蛮荒时代,隔绝于文明世界。

种种事实显示,中共当局正在借本次疫灾,世界陷于恐惧应对而无暇他顾之际,要将中国禁言进一步系统化、严酷化、常态化、制度化。可以预见,在疫病过后,中国将迎来更加严厉的信息封锁与言论管控,中国公民宪法赋予的基本言论自由权利将进一步荡然无存。

面对中国禁言的如此严峻现实,国人与世界确当保持足够清醒认识与警惕。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评论员
2020年2月27日

阅读次数:5,9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