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银行原董事长、省地方金融管理局原副局长王丽被捕有感

2020年2月26日今日头条等各大媒体纷纷报道青海银行原董事长王丽严重违纪违法落马被捕事宜,青海省纪检委在21日的通报上倾尽所有词汇历数王丽罪行:“在其担任青海银行董事长、行长期间,理想信念丧失,背离初心,背弃职责,政治上不尽责、不担责,落实省委巡视整改要求敷衍塞责,履行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不忠诚、不老实,对抗组织审查,不按规定报告个人有关事项,无党性,无信仰,长期搞迷信活动;作风上自行其是,对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置若罔闻,肆无忌惮聚钱敛财,大肆收受礼品、礼金,违规发放津贴补贴,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超标准装修办公用房;工作上无视组织原则,个人决定重大事项,滥权妄为,给国有资产造成巨额损失;生活上自我放纵,追求个人名利和物质享受,甘于被“围猎”;经济上贪欲膨胀,将国有金融企业视为个人的“提款箱”,设立“小金库”,随意支取资金归个人使用,违规将国有资金挪作他用,为他人谋取利益;滥用职权,利用职务便利在贷款发放、工程项目建设、职工招录等方面,大搞权钱交易、以权谋私,非法收受巨额财物,严重污染破坏了青海银行的政治生态和发展环境。

青海省纪委监委称,王丽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国有企业人员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问题线索反映集中、群众反映强烈,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性质严重,影响恶劣·····,决定给予王丽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生活放纵、群众反应强烈、设小金库,长期搞迷信”云云,遣词造句严厉如刀、全面系统应有尽有,可谓巨贪大案,一个故事结束了。 作为王丽滥权索贿的直接受害者本人感触良多,青海东湖宾馆仅仅因为拒绝各种送礼暗示、始终没有行贿致使与青海银行的法律纠纷遭到恶意拖延,使这一普通经济案件演变成拖延近二十年的青海北京-北京青海-青海北京的司法马拉松大战。听到这个消息后近二十年来累积的愤懑和怨气使我冲口而出‘恶有恶报,天网恢恢‘。但是随后的感觉却是五味杂陈,陷入思索,不禁疑问如下。

1.王丽从2005年起任西宁市商业银行(后更名青海银行)行长、2008年任董事长,至2018年7月卸任,分别担任银行行长达12年、董事长10年之久,严重违反了中共国所谓五年一届的有关规定,其兼任党委书记也违反了前时略开明的所谓“党政分工”政策。超期服役、三权合一这个奇怪现象是怎样产生的,它背后有多少内幕和交易。
2、在王丽把持青海银行长达十几年的时间里,从国家到地方,组织部、国资委、人民银行、审计局以及地方金融管理局这么多部门均没有发现问题存在,没有发现王丽把青海银行视为自己的作案工具和操控事物的钱夹子,更为讽刺的是,王丽屡获各种荣誉、先进工作者、包括’2015-2016年全国金融系统企业文化建设先进工作者‘,这种荒唐说明这些部门和领导严重失职,他们不仅是尸位素餐、徒领工资的纳税人血汗挥霍者,甚至是纵容王丽贪腐坐大、愈走愈远的同谋犯。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3、青海省纪委监委在2月21日的通报中,从”不尽责、不老实到不收敛、不收手“一气共计罗列了11个”不“字 ,林林总总各种不合格不胜任,各种不、不、不·····,一派大义凛然正派正义的姿势,但是请问这两个大衙门怎么早点没有发现啊!五年前发现她至于走这么远吗。二委如果预防犯罪、救人未然诚是善举,但现实却分明是以恶法治恶人声名狼藉的行刑机构。好的成绩单不是重判多少恶人恶吏,而至制止多少恶案的发生和对社会的伤害。既然公告首创甘于被“围猎”新词,国人眼睛为之一振,那么围猎者是谁啊,像我等平民之流拿帽子还是任期、怎样围猎这个叱咤风云、呼风唤雨、撼动朝廷的国字号金融妖后!这分明是个窝案,二委却办成了个案,并俨然以成功状滴犹抱琵琶半遮面说”围猎“。罢了,请不要性别歧视往女人祸水上引导,老实给公众交代是什么人使她“围猎”成今天这样的结局,难道是盈盈于心期盼银行解困的普通企业主吗!
4、求仁得仁,王丽的今天是她个人努力的结果,贪婪成性、自以为是、恣意妄为是这一类人的共性,他们只是国有店铺里站在前排的伙计而已,理应为主人看家理财,却浑然不知自己的角色反客为主穷尽手段、各种智慧瞒天过海,把它当成自己的地盘经营起来。他们没有区分职业和个人、公权和私利的边界,没有信仰只有投机,得势便猖狂,疯狂敛财不择手段,等待他们入牢是早晚的事。这不仅在中国,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允许贪污腐败。甚为可惜,王丽出身普通工人家庭,如果在正常国家,浣纱女也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打拼成功,但在中共体制内这是条狼狼共舞的黑暗不归路。虽然我认为她是我们企业苦难的根源,虽然她触犯法律陷入牢狱,但我仍希望她人身受到善待,其个人尊严和权利不被侵犯。愿她悔过改新,愿上帝保守她平安。
5、机制和吏治,中国五千年的历史、二十五个朝代变更,始终没有良方解决吏治。事实证明无论秦始皇酷刑、朱元璋人皮,以及共产党各个机构,都不能解决贪污腐败的官吏问题。历史在原地踏步轮回,皇权苛政恶吏依旧,民苦久矣!人性善恶在没有信仰的国家尤其突出,实现宪政民主、结束独裁,分权制衡,建立一个民主科学、符合人性的、国际通用的现代机制,才能吏治清明,减少以及最大限度的避免坏的机制和人性之恶带来的个人悲剧和社会牺牲,从而最大限度的实现社会和谐。

实现民主结束暴政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之道,才能走出桎梏中国的千年困惑,使这个古老民族走向汇入人类文明的康庄大道。

青海东湖宾馆旅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
安娜·王瑞琴.
于2020-02-26 Washington DC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