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电:简析《资本论》

Share on Google+

【编者按:对《资本论》的批判从马克思同时代的庞巴维克算起至今一直没有间断过。本文的作者提供的是一个大众视角。不过一个影响深远的理论即便现在看来是错误的,也许有它的时代合理性,至少不会荒谬到普通人一眼看穿其错误的地步。由于中共坚持把马克思的错误理论当成真理,所以至今还有批判它的必要。同时推荐另两篇批评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文章:杨子立:剖析马克思的剥削理论,杨子立:剖析资本主义基本矛盾】

《资本论》共三卷,分为三个过程,即资本的生产过程、流通过程和资本主义生产的总过程。这三个“过程”用200多万字,精心雕琢出两个欺骗性理论,一个是“抽象劳动理论”,另一个是“剩余价值理论”。

我们先看“抽象劳动理论”。这个理论先从颠覆商品常识开始,把商品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分割开,把交换价值规定为商品的价值,把使用价值抛弃在商品的价值形成之外。然后把同一个劳动用抽象和具体分成两部分,把抽象劳动和交换价值连成一体,把具体劳动和使用价值连成一体。马克思以使用价值没有价值意义,因此就把具体劳动即创造实体财富的比如种地、收割等等规定为与价值形成无关。而抽象劳动虽然只是具体劳动的抽象化,但马克思赋予了它“幽灵”的超凡权能(见《资本论》1/51页),说商品的价值只能由“同一的幽灵般”的抽象劳动来决定。

这个“同一的幽灵般的对象性”(同上书)把一切劳动通通化为“无差别”的“人类劳动”,马克思用它把劳动者的一切具体劳动创造全部抽去,通通归零,然后用抽象化的劳动耗费量来决定商品的价值,决定劳动分配。

马克思定义的这个劳动耗费量只是一个抽象量,也就是一个凭臆想标示的符号,这就有了任由统治者随心所欲分配,任意压榨、掠夺的无限空间,它与商品市场意志,更与劳动者的创造预期没有丝毫关系。这种完全由统治者意志决定的劳动分配法,最早是奴隶主发明的,马克思只是把奴隶主的这种分配法则理论化,就自鸣得意地说是由他首先发明的,还把它说成“是理解政治经济学的枢纽” (同上书55页),真是恬不知耻。马克思令人恶心地玷污了圣洁的政治经济学。

他的这个理论,决定了劳动者无法摆脱的奴隶命运。从苏俄到中国的所有马克思主义革命实践,无不验证了这一点。中国劳工的悲惨命运,几千万终日汗流浃背仍然被饥饿活活折磨死的劳动者,就是这个灭绝人性的邪恶理论的直接结果。

我们再来看“剩余价值理论”,马克思说它揭露了资本剥削劳动的秘密。可资本在人类劳动创造中,是劳动的前提,在政治经济学中,是财富的产床,在《资本论》中,却成了剥削的元凶。

我们假设,有一位身强力壮的挑夫,他能挑起100斤货物,用一天时间把它送到10公里外。这对挑夫来说,应该是他的劳动力极限。为此他能得到比如100元报酬。如果有位资本家投资一辆卡车,并出资教会挑夫驾驶,让这位挑夫用这辆卡车把10000斤货物送到10公里外,资本家为此付给挑夫1000元报酬。这在人们看来,应该是皆大欢喜的好事。挑夫驾驶卡车运输10000斤货物跑10公里,比挑100斤担子走10公里要轻松很多,收入还能翻倍增加。但马克思却说,挑夫创造的是10000元产品价值,扣除卡车折旧、油料消耗和维修、技能培训等等资本原值恢复需要的费用,至少还有5000元新价值。可资本家只把新价值中的1000元作为工资付给挑夫,剩余的4000元全被资本家作为剩余价值占有剥削了。这就是马克思说的资本剥削劳动的秘密。马克思对此振振有词,他说生产资料虽然在劳动创造中不可或缺,但在计算价值产品时应把它归零计算。因为马克思说生产过程中创造的旧价值(设备折旧和其他生产消耗),已经使生产投入的资本重新还原到投资前的状态。整个生产过程创造的新价值,作为工资的价值和剩余价值,都是劳动创造的。在我们这个例子中,就都是挑夫创造的,与挑夫驾驶的那辆卡车无关。提供卡车的资本家在卡车的消耗和原值恢复以后,再占有其他部分,就是对劳动的剥削。这种强盗逻辑,合乎公理吗?能叫“政治经济学”吗?

在政治经济学中,思想家们是把资本作为过去劳动看待的,生产过程是过去劳动和现在劳动的结合过程,而过去劳动具有使现在劳动的创造效率成几何级数增长的能力。因此,剩余价值是过去劳动即资本创造的,并不是现在劳动的工人创造的,马克思颠倒黑白,挑拨离间,企图毁灭人类物质文明的根基。

通过以上简单叙述(详细阐述见《邪恶无耻的马克思主义》),我们看到,《资本论》中的“抽象劳动理论”,是教唆抢劫劳动的理论,“剩余价值理论”,是教唆抢劫资本的理论。《资本论》按其内容,应该叫《抢劫财富论》才名副其实。今天的所有马克思主义革命实践,无不验证了它必然的罪恶结果。《资本论》实为《商君书》的现代版姊妹篇,是统治者奴役、压榨人民的现代谋略秘笈。这两大恶书不同的是,《商君书》是直书驭民的方法,毫不隐讳,《资本论》是用欺骗的方法,隐讳极深,它要让人们自己跳进火坑。《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同被评为人类近代史上的十大恶书之首,是实至名归。

人类著述史上的这三大恶书同在中华肆虐,被统治者用来残害、奴役人民,是中华的劫数设定的?还是人性本恶导致的?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0.03.05

阅读次数:5,4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