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瑞典电视台“辱华”节目的争议和真相(综述)

Share on Google+

2018年9月21日,瑞典电视台(SVT)照常播发了由喜剧演员加斯帕·罗恩达尔(Jesper Rönndahl)主持的每星期五晚间十点为时半小时的脱口秀娱乐节目《瑞典新闻》(Svenska Nyheter),当晚节目约29分钟(点击观看,下同),前19分钟是讽刺和调侃瑞典近期时政和社会新闻,如取笑9月9日大选后,各党派在组建政府方面就像“小鸡赛跑”——缓慢烦人;就移民族群投票率低的问题时,放了主持人的Facebook朋友、《瑞典日报》主笔伊瓦尔·阿尔皮(Ivar Arpi)一小段相关谈话视频,并将其名字按字母反转成Ipra Ravi(伊普拉·拉维),调侃此名反转后就好像是孟加拉人名,说明有种融合只是颠倒了他的人头——显示了其PS的头像……。最后近10分钟,谈到有关中国人的话题,主题是“种族主义反华人”(Rasism mot kineser),从调侃上周所谓 “中国游客遭到瑞方公务人员粗暴对待”(见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网站刊发的“旅游警报”)引发中瑞外交争端的原发事件起,讽刺在瑞典文化中的恐华症和种族主义倾向,挖苦瑞典政府虽偶谈中国人权问题但事实上更重贸易关系的虚伪表现,包括以文化差异来处置游客冲突问题的错位。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次日即在其网站上刊发《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言人就瑞典电视台辱华节目发表谈话》,表示强烈的谴责和抗议。

当晚,瑞典电视台也发表了相关报道《中国要求SVT就讽刺节目道歉》(如上截图所示),承认中国大使馆官员已联系到该台娱乐部项目主任托马斯·霍尔(Thomas Hall),认为前晚《瑞典新闻》节目有针对中国的种族主义内容,表示愤怒并要求道歉。霍尔解释该次节目是以一些中国人和亚洲人的漫画形式揭示并反对种族主义,如果懂瑞典语就可体会到幽默所在,否则可能会有误解,但节目方并未做错任何事,因此不能道歉,而中国大使馆官员则表示保留采取进一步行动的权利。此外,节目主持人罗恩达尔在其Instagram帐号上发出了节目网页链接和中国大使馆抗议的英文页面截图,并调侃说:“现在去那里,与超级大国的外交危机由此开始。”

中国官方媒体继续就游客事件已掀起的反瑞风潮,其中以9月23日《环球时报》的报道《我使馆暴怒幕后:瑞典电视台自制中文辱华节目放中国视频网站播出!》(以下简称“环文”)最为典型,在此摘录如下(以“引者注”说明和补充其介绍节目内容的译文核对所发现的漏误或重要删节):

“瑞典警察粗暴对待中国游客事件”22日突然向另一个方向上发展。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当日公开谴责瑞典电视台“瑞典新闻”栏目21日晚播出恶劣辱华节目,强烈谴责节目主持人罗恩达尔发表恶毒侮辱攻击中国和中国人的言论,并称已向瑞典电视台提出强烈抗议,但对方辩称这是“娱乐节目”。

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网站截图

这个“娱乐节目”直接播出了中国游客曾先生的母亲坐在地上哭嚎的画面,并调侃她说的中文“救命啊”听上去像英文“kill me now”(现在就杀了我)。
此前,环环在报道中从未用“辱华”一词形容瑞典一方。但看到该节目视频后,的确只能用“辱华”来形容。

完整视频先看一下

环环(ID:huanqiu-com) 22日拿到了视频,并请熟悉瑞典语的人士进行了翻译。

先说一下,“瑞典新闻”其实是瑞典第一大电视台瑞典电视台(SVT)周五晚10点档播出的脱口秀节目。主持人名为罗恩达尔。

在21日晚节目中涉及中国的部分,罗恩达尔一开始就让观众和他一起说“我不是种族主义者,但其实我是”。

以下他在在节目中描述中国的内容节选,一些中国人难理解的梗和过分的内容被删减

曾经我们做过一期节目,说中国政府将169个中国公民列为不准出境人员,因为一些中国游客在巴黎卢浮宫外拉屎,在埃及古迹上刻字,甚至向飞机发动机里扔硬币……但我们播了这些之后,你们有人举报我吗?没有!实际上我被萨米人、阿拉伯人等民族告种族主义不止一两次了,甚至我的举报信堆成山,都把我埋起来了。(引者注:此处译文有误部分为引者加重,准确译文是:你们向瑞典电台电视公司举报过吗?没有!但是如果我们说了关于萨米人、阿拉伯人、非洲人同样的事,你们在如山的举报信后面就看不到我了,因为)瑞典人仇视种族主义,但对中国人除外,当然还有俄罗斯人…… (引者注:此后删节是:世上没有任何政治正确运动能够消除瑞典人对俄罗斯人的仇视,大概因为俄罗斯大部分在亚洲,是坏的中国人。但是,“瑞典新闻”难道不使每件事都基于事实吗?是的,中国确实已经将169位公民列入禁止出国的黑名单。因为他们在国外表现不好,但那只是14亿中国人中的169。这比例只相当于不到1/4个瑞典人。也就等于是对在国外拉那么点大便的一个真这么矮的瑞典人说:请止步!

一定程度上看,针对亚洲人和黑人的种族歧视可能是允许的(引者注:准确译文是:由于某种原因,作为针对中国人和其它亚洲人的种族主义者比针对例如黑人更说得过去),因为大家一直是这么干的。(此时播放了过去瑞典电视上一些对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的丑化画面)。 你们这些笑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生活中,我们身边每个角落都有个中餐馆,但很少有人认识中国人,我在Facebook上认识的叫“Ipra Ravi”的人(照片是个脸被PS成上下反转的样子)(引者注:即节目的前部分提及的《瑞典日报》主笔的姓名及其头像反转)都比中国人多,他的脸长成这样会不会表示他住在地球另一边的中国呢?(引者注:此后删节是:这就是一向的做法,我们总是取笑不熟悉的人。

我们总觉得自己对中国很了解,但实际上什么都不知道。比如说你们听说过深圳吗?1100万人口。或者重庆?750万人口。还有“Tjing Tjong”市(这是瑞典人模仿中国人说话时的惯用语)?(引者注:Tjing Tjong(音似“行凶”,在此作为“庆重”的谐音)是包括瑞典人在内的西方人因对汉语、日语等东亚语言某些常用发音不习惯从19世纪起形容“中国话”、“中国人”乃至亚洲人代用词,有取笑说话不清楚的贬意;准确译文是:请不要与“庆重”搞混了,那是个虚拟的种族主义城市,人口为零,或许是你们所知道的,那里大概也有一千万人——引者注:暗示瑞典)

世界最长的20座桥梁有13座在中国,他们还建了个巨大的水坝,甚至能导致地球自转减慢,让北极点位置偏移两厘米(这是瑞典关于三峡最广为人知谣言—环环注)(引者注:节目视频显示是美国商业/娱乐新闻网站《商业内幕》(Business Insider)在2010年发布的报道根据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科学家发布的计算。)……(引者注:此处删节是:可狂了!而且,他们有300种语言!55个少数民族!中国当局只有时间吃喝了,因为有那么多少数民族要压迫,藏族,维吾尔族,蒙古族,等等。)但我们对中国的了解实在太少,以至于发生3名游客在斯德哥尔摩被警察驱逐的事情时,我们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播放一段新闻画面,其中说三名游客来到一家酒店,他们提前了一天到店却拒绝离开,此时酒店叫来了警察)。 这是个酒店行业的基本逻辑,如果客人们都比预定提前一天来并在大堂蹭住一晚,收入就会减半。(引者注:准确译文是:这是旅店业的某种商业模式,如果人们可以去那里在大堂免费睡觉,管理旅店的整个事就乱了套。)但之后游客们声称遭到了警察的粗暴虐待。(播放曾父被抬出酒店,曾先生大喊It’s killing的片段)(引者注:It’s killing——这是在杀人)。好吧,这不是传统“Killing”(引者注:这不是经典的“在杀人”……)。

让我们再看一遍这次文化冲突的情况,请注意听。(播放曾母坐地大喊“救命啊”的片段) 。她说的“Kill me now”吗?(意指谐音——引者注:“救命哪!”,她在说“Kill me now”(杀我吧)?)。很难理解中文里的“救命”居然听起来像“Kill me now”!这个“Help”是一家中国的英文媒体翻译的,不是我们,再听一次。(又播一遍视频)。哈哈哈实在太逗了,一个人坐在人行道上大声喊“Kill me now”。 这段视频居然有1.3亿次播放记录。(引者注:准确译文是:这就象是,某人在船发生事故落水后喊叫“杀我吧!”这段视频已被1.3亿人次观看。)而中国大使馆要求瑞方道歉,中国政府也立刻对本国游客发布旅游警告,让大家谨慎前往瑞典,(引者注:播放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的讲话)有点反应过度吧?(引者注:此后删节是:人们可能认为。

(随后,他猜测事件背后有政治意图,接着又说起中国人有钱。)(引者注:此处删节是:那么,中国为什么像这样反应呢?啊!很多人认为原因是这个——播放记者兼作家王瑞来(Ola Wong)接受采访的视频,他说:这紧接达赖喇嘛访问瑞典后而来,而且也是中国大使今年夏天因瑞典提出桂民海案以相关后果威胁瑞典之后。——而瑞典吓坏了,我们只是提了桂民海而已。那就是没人知道那是谁,那是一个瑞典华人出版商,发行了一些批评中国当局的书,而在中国遭监禁。因为并不是我们呼吁要使他获释,只是作为一种事后交易提起他:“我们同意这个几十亿的商贸合同真好,顺便问一下,那个桂民海,算了,在哪里签字?”我们并不在乎桂民海,相比我们多么在乎达维特·伊萨克(Dawit Issak,瑞籍厄立特里亚裔剧作家、记者和作家)——已经在厄立特里亚被监禁了6207天,我们以天数来计,好像他是最老的新生儿。不,一切都是关于钱,今年上半年瑞典出口商品到中国达345亿多瑞典克朗,而到厄立特里亚仅2600万瑞典克朗,相比之下瑞厄的贸易额基本为零,维特·伊萨克是被粘住了,除非 ……。

中国就不同了。他们买了沃尔沃,买了北欧院线,还生产手机,是一个快速崛起的全球超级大国,几乎买下了半个非洲。(播放时任中国驻马拉维大使 王世廷接受采访的片段,王大使说“项目太多了,我都介绍不过来”,但画面中王大使发型被风吹得凌乱,形象一般)。 感谢中国大使“王拉屎”(Wang Shiting的shiting拼写有英语歧义)。(引者注:现场听众哄笑,主持人指向他们:这就是种族主义!

(引者注:此处删节是:然而,我们允许这样继续下去,因为)我们需要钱,但如果(引者注:此处删节是:我们抗议)中国政府关押我们的公民,还不断侵犯人权,我们要赚钱就很麻烦不是吗?如果再加上3名游客这样的文化冲突就更复杂了。(引者注:准确译文是:而这整个旅店乱事只是一个大的文化冲突而已。)所以,我们《瑞典新闻》节目决定帮助瑞典政府建立和中国的良好关系。可是在中国,大家不看SVT电视台……(引者注:此处删节是:而Facebook,Instagram和YouTube被当局封锁。)所以我们节目在中国最大的视频网站优酷上开了一个频道,上传了一个给中国游客来瑞典前的信息视频,对他们表示欢迎。当然,这个视频我做了中文配音。

警告:
以下是瑞典电视台制作的“友情提示中国游客视频”,其中出镜女主播名叫多尔辛 。此视频内容极有可能导致你情绪激动,愤怒。
……

我们尊重不同意见,也表达一下我们的看法:
第一,中国游客事件是双方都有错误的冲突事件,我们不回避曾先生一家的失当之处,但严厉批评瑞典警察粗暴对待中国国民,即使瑞典方面认定警察做法无过错。
第二,这档脱口秀节目不能代表瑞典文明程度,充其量只是个别种族主义者的表演,但它出现在瑞典第一大电视台。假如央视也推出一档节目,用同样尺度“欢迎瑞典人来中国”,不知会有何种效果。
第三,瑞典电视台自制辱华节目,怕中国人看不到,翻译成中文拿到中国主流视频网站播出,居然还能播出来。我们真的吃惊了。
这样的“娱乐”,我们乐不起来。

番外
稿子还没发出去,微博上就有人替瑞典电视台辩解了。

好吧,你们手真快。
执笔:冬瓜侠

同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发表题为《谴责瑞典搞笑电视节目辱华 中国官方避提桂民海》的报道,引述了笔者接受电话采访表达的看法:

这个节目不是一档真正的新闻节目,它是一个娱乐性的幽默节目,它就是用讽刺的手段谈时事。21号晚上播出了《这不是关于种族主义,是关于中国人的问题》,不光是游客的事情,还讲了一些中国人权方面的问题,还讲了桂民海被中国关押了三年这些问题。最后一个在优酷上的调侃视频,这不代表主持人支持这种观点,而是说因为中国方面的一些做法,引起了瑞典人的反弹。

不过,海内外不少华人对 “翻译成中文拿到中国主流视频网站播出”的一分半钟 “调侃视频”短片反弹更大,以致使之前对“游客事件”几乎一边倒批评游客和中国官方过度反应的网上舆论倾向发生逆转。例如, 9月23日,流亡瑞典的著名华裔作家茉莉发表博文《茉莉谈瑞典电视台的“辱华”小品》,一方面指出中国使馆没有全面介绍节目“大都还是事实”的内容,也未准确说明这个所谓“瑞典新闻”只是“开玩笑谈政治”的“娱乐节目”,而且更有“使用了虚假材料,扩大事端,把个案演变成中瑞两国的外交事件”的自身责任;但另一方面也指出:

尽管中使馆在游客案中制造事端负有责任,瑞典电视台播出的这个小品,采用了文学漫画化的手法,嘲讽挖苦了作为一个种族的中国人。即使小品制作者没有种族歧视的意思,但有不少中国人感到受伤害,作为瑞典公民,我想瑞典方面在听取有关方面的解释与意见之后,应该可以考虑道歉。

瑞典的各大媒体《晚报》、《都市日报》、《瑞典日报》、《每日新闻》、《快报》等都相继报道了这一事件,有的也请相关专家学者进行评论,还有不少网民受众在相关网页留言提出了看法,大多认为节目本身不是问题所在,幽默讽刺作品自有特点,无非各自理解不同,对中国官方的过度反应不以为然;不过也有少数认为警察处理半夜无处可去的游客采用驱逐而非帮助找过夜处的方式不妥,节目质量和品位不高,尤其使用了带有歧视的用词如Tjing Tjong等,个别人还提及华人同事看了视频感到很受伤和气愤,自己也感到节目表达方式不对,因此电视台应该道歉……

9月24日,《人民日报》网站发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的“强烈谴责”:

瑞典电视台“瑞典新闻”栏目播出辱华节目,恶意侮辱攻击中国和中国人。主持人的言论充满对中国和其他族裔的歧视、偏见和挑衅,完全背离了媒体职业道德。我们对此予以强烈谴责,中国外交部和驻瑞典使馆已经分别在北京和斯德哥尔摩向瑞方提出严正交涉和强烈抗议。中方要求瑞典电视台有关责任人立即采取措施消除恶劣影响,并保留就此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利。

同日,瑞典《晚报》报道此事以及瑞典外交部的答复:“在瑞典有言论自由”。

瑞典《北欧时报》网站发表《瑞典华人社团关于抗议Svt辱华视频的会议通告》,由瑞典华人总会、瑞典华人联合会等21个社团联署表示:

瑞典Svt在9月21日晚上播出了一期时事讽刺娱乐节目,最后一段Youku视频插件以西方Satir形式做了个假瑞典官方旅游广告,采用了一些低俗图片和语言丑化了华人形象,也伤害了许多华人的感情。
……针对此事,瑞典华人各大社团于23/9召开了电话会议,讨论后达成了以下一致意见:
1. 我们相信SVT这个节目不代表瑞典政府甚至不是SVT的观点和态度;
2. 我们将为感受到伤害得华人投诉SVT9月21号的那期节目提供便利……
3. 与会各协会派代表尽快和节目负责人Thomas Hall联络,开展对话,……对华人族群道歉。
4. 如果与SVT交涉无果,我们将正式提交抗议信。
5. 我们不排除通过法律途径开展民事诉讼的可能性,以此惩前毖后,保护华人形象和权益。
6. 希望广大瑞典华人在此次行动上精诚团结,……为中瑞关系建设做出贡献。

瑞典电视台网站也发表了瑞典华人经济学者唐爱丽(Aili Tang)文章《这只是在开玩笑——我们中国人显然缺乏幽默感》,认为那段视频“是直接针对中国游客和中国人的虚假信息”,以反讽的语气批评说:

对于我和许多其他在瑞典生活和工作的中国人来说,其实际结果是使这个国家令人感到更心凉、更不受欢迎。但只要它是讽刺的口号下,你显然不应该感到受伤害。因此,这些规范显然是以狡辩的气氛,更加剥夺了少数族群体对漫画及种族主义的东西生气和感到冒犯的权利。

网站上还发表了关于电视台项目经理霍尔就技术错误而道歉的报道《我们信息的整体性丧失》,介绍了他就电视台新闻频道询问所写的答复要点:

• 我们节目中关于恐华症部分的意图,是要跟进中国官方对旅店事件反响,同时突出恐华症在瑞典并不如其它种族主义那么敏感的事实。我们要突出的是一个瑞典问题。
• 在优酷上发表那个视频的目的只是要捕捉中国人的反应。我们的错误是在此时我们信息的整体性丧失,而且我们理解这使一些个人感到难过,对此我们很抱歉。带有英文字幕的整个短片现在YouTube上,因此你们能够看到整体和我们的反种族主义意图。

报道还提到瑞典电视台项目总监杨·海林(Jan Helin)表示,不会因为讽刺被误解了而向中国道歉,并说“我认为中国当局能够区分讽刺表达和新闻工作”,因此希望这不会导致瑞典电视台在中国难以工作。

因此,一些懂瑞典语和英文的华人网民也明白了该节目的性质,纷纷向国内外同胞介绍其本意是瑞典人自省自讽,如当天发表的网文《瑞典“辱华”节目其实是“辱瑞”节目》,尤其提到反弹最大的“汉语宣传片”:

节目的最后播放了一段“欢迎来瑞典”的汉语宣传片,说是以“瑞典官方频道”的名义发到优酷了。里面给中国游客的建议,例如不要在历史建筑外拉屎、不要在吃饭时拉屎、人人平等的原则不适用于中国人、不听话要打屁股等等,让很多中国人看了很愤怒,觉得是“辱华”。其实这是假冒瑞典政府发布搞笑的旅游宣传片,是在讽刺瑞典政府一面说欢迎中国游客一面又不懂照顾中国人的感情乱提“辱华”建议,还是在“辱瑞”。

9月25日,《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言人再次敦促瑞典电视台深刻反省真诚道歉》短文坚持说:

有关节目恶意侮辱中国和中国人,而赫尔的有关言论故意回避节目中的种族歧视言行,完全是狡辩和避重就轻。这样的“道歉”我们决不接受。

同日,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华语《世界之声》记者电话采访笔者,在报道《中国使馆批缺乏诚恳要求瑞典电视台再度道歉》中播发了笔者的相关介绍及看法:

瑞典电视台节目主管周一发表道歉,指出节目针对的是瑞典人自己的种族主义倾向,由于文化差异,再加上截出的一分多钟的视频并不代表节目的完整意思,所以容易引发误会,因此,表示技术性的道歉。并且将节目中十多分钟涉及中国的内容都注上英文上传到网络。但是,中国大使馆认为电视台的道歉缺乏诚意,没有涉及最根本的问题,因此,继续要求认真审视,认真道歉。一些在瑞典的华人也认为应该道歉。我个人认为这并不是大不了的事,没有那么严重。当然,节目的一些言论确实格调太低,应该考虑到受众的感受,可能还是应该诚恳地道歉。

6月26日,微信公众号《瑞典之窗》报道《瑞典电视台相关负责人向部分感觉受辱的华人道歉》:

2018年9月26日下午13:00,瑞典华人社团代表刘波、蒋洪斌、刘芳、夏精思按预定时间,在瑞典国家电视台SVT总部,和电视台娱乐部负责人Micke Lindgren, 项目负责人Mats Grimberg, 和涉事讽刺节目Svenska Nyheter负责人Thomas Hall举行了会谈。

在双方自我介绍后,SVT的主代表Micke Lindgren首先开始对事件的背景意图做了陈述,并从SVT角度介绍了事件发展的经过,SVT重申节目的本意是反对种族歧视。他首先诚实地承认SVT犯了三个错误:

第一个错误是SVT项目组对中华民族的文化习俗缺少起码的了解,没有把握好反讽的尺度,所以最后那段“欢迎来到瑞典”的视频素材使用不当对华人群体感情造成了严重伤害,没意识到视频对整个华人的延伸和夸大,从而损坏了华人族群形象。

第二个是技术处理错误。这个在晚间播放的瑞典政治反讽节目的目标观众是瑞典本土成人群体,不是针对瑞典以外观众更加不是针对华人群体。加上中文译音在Youku上投放视频只是截取Youku平台logo以夸张其真实性,节目组截图之后立刻下架,但依然被许多华人看到了,这是第二个错误。

第三个错误是没有正确处理好观众的批评反应。项目组没有认真反思自己的过失,及时开展纠工作,导致更大的误解和抗议。我方陈述由社团总协调人刘波主讲,抗议活动发起人蒋洪斌配合,刘芳和夏精思补充。

在肯定SVT认错诚意的基础上,刘波和蒋洪斌给对方指出以前的认错的不足,因为SVT低估了对华人特别是孩子们的伤害;而且认错也只是针对技术性失误,是应付性的。可能是出于缺少正面沟通,SVT纠错的措施不是撤下视频,而是为了辩解把这个严重丑化华人形象的视频加上英语译文再投放到Youtube,让更多人评判!对广大瑞典华人造成了更严重的第二次伤害,结果是这是火上浇油,错上加错!

经过双方真诚但不失严肃的交流,SVT终于意识到矛盾加剧的根源所在,马上表示真诚的歉意,并和代表们讨论止损纠错的办法,很快双方达成以下共识:

1. 节目各级负责人马上公开认错道歉,征得同意后,当场录了SVT方负责人Micke Lindgren的道歉视频;
2. 项目组承诺休会后马上和编辑部商量善后处理,包括尽快把Youtube投放的节目下架;在SVT Play节目库上的视频中几张丑化告示图打上马赛克;节目播放上加上年龄限制和不雅图片警示,等等。
3. SVT 无权下架任何已经发布的SVT Play中节目。只有媒体监察局Granskningsnämnden才有权决定下架某一节目。
4. SVT还会发布公开道歉。时间和形式有待通知。
5. SVT 娱乐部保证杜绝类似事件发生。

社团代表一致认为,节目制作中的许多失误如果能主动和社团联系获得正面素材,可能会减少许多误解。现在最重要的是双方一起努力把对华人特别是华人孩子们的损害减少到最少。

双方也取得共识,SVT此次道歉是针对华人群体。为此,双方为今天取得的共识表示欣慰。

会谈结束后,双方合影留念,SVT三位代表在握手告别时,再次连声“Förlåt!”, 表示歉意。真诚的歉意人是可以感受到的,从眼里,从声音里,从握手里。对三位的歉意,我们感觉到了!

四位社团代表在这里对众多会员和广大瑞典华人的信任和支持表示感谢,衷心希望两国能通过真诚对话,取得谅解,修复并发展两国关系,为两国人民谋福祉。

随后,托马斯·霍尔(Thomas Hall)在瑞典电视台网站的博客发布瑞、中、英三种文字的《评论中国文章“我们不敏感”》,表示“真诚的道歉”,其中文版全文照引如下:

Svenska Nyheter《瑞典新闻》是一个评论时事的讽刺娱乐节目,尽管这种形式的节目对其内容有极高的宽容度,但我们的节目依然要遵守SVT(国家电视台) 所制定的总体原则和规定。

上周我们的节目受到众多的评论,其本意原为反种族主义,焦点是想指向目前瑞典社会所存在的一个盲点:针对中国人的种族主义的言行经常会因某种原因被接受。

本期节目我认为没有违背SVT必须遵守的规定,但对不同的观点我持开放的态度,以及瑞典媒体检察局有可能对此会做出另外的判断。

然而在节目结尾部分有关中国的片段中,我们确实忽略了他人的感受,没有顾及到对节目内容会有不同的理解,而且将这一片段从其整体中截取下来是我们的一个失误。 因此我向那因我们的节目感受到侮辱和冒犯的各位致以真诚的道歉。

一些事物在过程中很不幸的失去了它良好的初衷。

至今我们已播出了11期60多个不同主题的节目,我们将继续以幽默智慧的讽刺方式来评论和解析我们的世界。

然而,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言人不久即表示“坚决不接受虚伪的道歉”:

我们注意到瑞典电视台娱乐频道节目负责人赫尔9月26日关于辱华节目的“道歉”。我们要严正指出,赫尔并没有就节目中针对中国的攻击和对中国人的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作出深刻反省,更没有就节目中使用缺少台湾省及西藏部分地区的中国地图作出反省道歉。这样的“道歉”缺乏诚意,是敷衍的,也是虚伪的,企图蒙混过关。我们再次强烈敦促瑞典电视台及有关节目组不要再狡辩了,不要再以所谓的“本意”、“表意缺失”和“文化差异”等借口来遮遮掩掩,一错再错。我们再次强烈敦促瑞典电视台及有关节目组向全体中国人民和华侨华人作出真诚道歉,并承诺彻底摒弃种族主义。

9月28日晚间十点的《瑞典新闻》时间,主持人罗恩达尔在开始七分钟,以《罗恩达尔是中国最恨的瑞典人》自嘲主题,谈及他收到的数以万计的反应——包括各种各样的针对他个人和瑞典的辱骂,并就上周节目中讽刺中国人的短片道歉:

我要打破讽刺的规矩,为一个玩笑致歉,那个特殊的玩笑,因为它使十多亿人伤心,对中国和瑞典这里被我那关于中国的脱口秀结尾短片所伤害的每个人,人民而不是政府——对你们我会再说。那不是我们的本意,但被视为我们应该知道的种族主义,是不负责任和文化上不敏感。抱歉。 但是,这并非对不尊重言论自由的中国政权的道歉,而正如你们大概理解的,并不是《瑞典新闻》的人首先导致与中国之间的紧张……

此后,罗恩达尔讲述中国政府及其驻瑞典大使馆的恐吓和威胁,与关注瑞典公民桂民海的个案有关——桂因表达观点而被关押在中国,并在电视上认罪和谴责关注此案的瑞典政府和个人。罗恩达尔还针对他被指责“使用缺少台湾省及西藏部分地区的中国地图”的问题,放上满盖五星红旗的世界地图说:“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会显示这张地图……”。

9月29日,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言人声明《坚决反对用心险恶的 “道歉”》:

我们注意到,当地时间9月28日夜间瑞典电视台辱华节目主持人又作了所谓的“道歉”。该节目组从拒绝道歉,到“向感到被冒犯的个人道歉”,再到 “向在中国和瑞典的感到被伤害的个人道歉”。这些“道歉”都是极不严肃、极不真诚的,始终回避种族主义的本质,始终回避排华辱华的本质,始终回避伤害中国民族感情和国家尊严的本质。现在又恶毒攻击中国政府,妄图把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对立起来,用心极其险恶。……

9月30日,瑞典电视台《中国追SVT道歉:你们妄图把人民和政府对立起来》报道上述声明,并在YouTube上载了带有英文字幕的七分钟新短片

10月5日,北欧绿色邮报网报道《瑞典华人社团发联合声明强烈抗议瑞典电视台SVT辱华言行》,公布了瑞典六个华人社团给瑞典电视台及罗恩达尔的9月3日联合声明,指称:

罗恩达尔先生将侮辱中国人民,更改中国领土,调侃中国国旗称之为瑞典式的幽默。人们不禁要问,他还有道德底线吗?任何人不得把你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中国人民和瑞典人民头上。我们认为娱乐节目节目主持人罗恩达尔先生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蔑视和嘲讽毫无幽默可言,也极大地伤害了中瑞两国政府的关系和中瑞两国人民的友谊。我们强烈要求瑞典电视台SVT及罗恩达尔先生,立刻停止类似对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恶意伤害的娱乐节目,并向中国和中国人民诚恳地赔礼道歉,以使中瑞关系和两国人民友谊朝着健康持久的方向发展。

参加签署联合声明的人士包括瑞典中国友好协会执行会长、国际时尚设计师夏雨女士,瑞典华人总会执行会长叶沛群,瑞典华人总会瑞典青田同乡会会长叶克雄,瑞典华人工商联合总会会长王俞力,瑞典斯德哥尔摩华助中心常务副主任季展有和瑞京华人协会会长柳少惠。

10月6日,中国驻瑞典大使馆网站报道前日《桂从友大使与瑞典外交部国务秘书就当前双边关系发展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瑞方希望加强与中方各层级交往,扩大各领域合作,并愿积极化解当前双边关系中出现的问题和困难。

桂大使表示,中方致力于发展中瑞友好合作关系的立场也没有变化,对瑞方希望进一步发展对华关系表示赞赏。希望瑞典政府高度重视中方关切,基于彼此平等、相互尊重、合作共赢原则发展两国关系,敦促有关方面采取更加积极的姿态,对中方关切尽快作出令中方满意的回应,以实际行动消除对两国关系健康发展人为造成的干扰和困难,并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报道没有提及瑞典电视台事件或任何其它具体事件。

2018年10月6日于斯德哥尔摩

原载:微信群

阅读次数:12,81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