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裕:斯德哥尔摩中国游客事件的真相及背后

Share on Google+

原标题:就斯德哥尔摩中国游客事件电话专访瑞典张裕博士。括弧中是主持人的话。根据录音翻译。有点政治阴谋论。看着玩吧。

来源: super_cat 于 2018-09-20 14:49:11

网传中国曾姓游客母亲坐地哭喊视频照片。(Public Domain)

(听众朋友们,我是成功,欢迎大家再次进入《不同的声音》。

本台报道:三名中国游客声称,9月2号他们在斯德哥尔摩一家酒店受到瑞典警方的殴打,被扔到大街上,随后还丢到一处墓地。9月14日中国官方对事件开始做出强烈反应,中国外交部和中国驻瑞典大使馆发表声明,对事件表示震惊和愤慨,强烈谴责瑞典警方的这种严重侵犯中国公民的生命安全和基本人权的行为,并要求瑞典回应当时中国公民提出的严惩道歉赔偿等要求。随后两天中国官方媒体全面报道和跟进事件,连篇累牍批评瑞典警方,《环球时报》更发表评论,把事件上升至意识形态高度,指作为人权大国的瑞典,以后不应该批评中国的人权问题。

不过9月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却降低了调门,从强烈谴责严正交涉到提出交涉,从严惩道歉赔偿到回应合理诉求。官方态度的降温是由于两段相关视频在网上曝光,在视频中,瑞典警察并未动粗,只是抬着中国游客离开旅馆,而中国游客则在大声叫喊,年轻的男游客甚至在警察面前自动倒地高喊警察杀人等,瑞典警方只是在一旁冷眼旁观。 不同的声音致电目前流亡瑞典的斯德哥尔摩市民、独立中文笔会前副秘书长张裕博士,请他以本地人的目光审视一下这一依然在顽强地人为发酵的所谓“辱华事件”。)

刚才还在向一个朋友请教,他更了解,我现在也是相当了解了。(你刚刚说一个朋友了解的最新情况,是不是在我们节目最初跟我们谈谈好吗?)我那朋友大概不太能够公开,因为他已经被打了招呼,我倒是可以讲一点,我是不在乎。

(你刚刚跟你这个朋友交流了以后,他那里有没有什么一些最新的东西?)其中有一个新的,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三个人就是在第二天他们就投诉了,他们先找使馆,是4号离开的。第二天是2号,当天可能就投诉了,可能3号离开斯德哥尔摩前投诉了使馆后,他就向警察局投诉了这个事儿,他没有提到他们遭到了暴力对待,只是强调他们被从那个地方拉出来把他丢到坟场这个事,没有提到后来媒体环时上面说他们被殴打了,老强调殴打这个事。 没有,他原来没有投诉这个事,所以一开始向警方查的时候,警方是当时就拒绝立案。根据他的说法即使全对,这个也没有什么问题,警方执法没有任何问题,警方当时就把他们驳回了。如果他提到了他们使用了暴力手段,特别是打了他们人的话,警察肯定不能当时拒绝的,因为还要调查。 你现在没使用暴力,他把你丢到那个地方去了,后来根据他们现在的说法,那个地方是老丢人的,人都往那个地方丢。

(你解释一下那个地方老丢人)就是在城里发生纠纷了,就是比方街上有些流浪汉,如果产生了对周围的公众产生了这种影响,让人家觉得不舒服产生了骚扰,这样的人,他们都把他送到郊外去。那地方也不是远郊,近郊离市中心也就五六公里,他们一贯的。现在他们检察官已经说了,就是调查警方案子的,这是非常普通的地方,早就是这样,任何人只要是在城里边,斯德哥尔摩警察就是这样做的。 在城中心发生这样事要移离开,比方说两个人,两个人都弄走,不让他们俩在一起,如果是一个人对其他人产生了影响,就把它他到郊外,就是这个地方。而且这个地方是个地铁站,他们一开始提的时候总说他是坟场,其实你翻译成坟场也好,墓园也好,它后面有个地铁站,他们是放在地铁站旁边的,并不是说把他们真丢到什么荒郊野外。他乘地铁是可以很快就进城,那给你一段时间让你冷下来,如果还想去,他还可以坐车又去了,他坐地铁十几分钟又进城又可去闹了。但大部分人经过了被警察这样处理以后,他就不会又跑去闹了,所以他们已经养成了惯例,而且规则上这已经是这样,他们是按照惯例,完全是按照他们的程序进行的,不存在打人,后来说打人,他没有这个投诉,是媒体报道的。

(是不是《环球时报》第一个报道?现在网上讲始作俑者是《环球时报》的报道?)对,《环球时报》的报道!(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私人这方并没有诉警方对他们使用暴力,但是《环球时报》扔出了一大堆暴力,假新闻)大概情况是这样,他向使馆报了以后,4号还是5号,外交部反应很快,使馆肯定就报到中国外交部,然后外交部就发了一个照会,直接,没有通过使馆,就发给瑞典使馆,向这边提出交涉,要他们回答相关的问题。然后瑞典的外交部才去找警察追问这个案子,警察说没受理,所以他们重新才受理交给检察官,检察官就调了这个案子看了,觉得没有任何问题,他们现在总检察官已经说了,你在媒体上可以看到,中文里应该也有,他们认为警察的处理的方法是完全是按照他们标准程序办的,而且那个地方是一贯使用的,就是那样的,所以程序警察没有一点错。然后7号,他们就得出这个报告就报告出去了,他们内部有程序,肯定是外交部向他们要求调查,他们就报给瑞典外交部了。中国方面说中国外交部大概没有得到答复,就责成这边的使馆去找瑞典外交部交涉,说他们至今没收到使馆的报告。当然那个警察不会直接报到使馆,跟你有什么关系吗?是吧,他内部程序是外交部交下来的案子,他就回答外交部,当时正是大选期间,这种小案子还值当跟外交有关吗?所以瑞典外交部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儿,所以就没有向中国方面提交那边的报告,说这个案子警察做的对或者不对,实际上他们说都做得对,这个案子他没报回去。可能中国外交部有一点不耐烦了,就一方面交代这边去交涉,一方面就公布了。

(中国外交部除了不耐烦之外,是不是有他们的一些所谓的阳谋或者阴谋,网上现在甚嚣尘上的讲法就是外交部和他们交涉,弄到7号8号的时候,还有四五天达赖喇嘛就要访问瑞典了,在瑞典的报纸上也有联系到达赖喇嘛的)但是很少,大部分讲得比较有道理,有些中国学者,也有在研究中国问题的瑞典学者,也是这么说,是跟桂民海的案子应该有关。桂民海的案子你知道吧,就是香港出版商,(最近这几年中国政府和瑞典是杠上了,又是桂民海啦,又是达赖啦!)就是瑞典一直抓住这个案子向中国政府提出交涉,中国政府很难堪,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你的瑞典公民又不是个很重要的事儿,为什么连面也不让见哪?或者根本就不讨论,所以一直在追这个案子,这样中国方面比较被动,这样中国就利用这个,也是涉及到人权人道的问题,比方说他有病,然后现在他就好不容易抓住这个就报复了,所以你们自己也有人权人道问题,这个才跟官方有关的。达赖喇嘛过去几天访问的时候,那是非官方的,没有官方的联系扯不到太上去,但是根据时间上看的话,可能是最后一根稻草!对吧?原来不一定想闹大,达赖喇嘛去了,他们又更生气了,然后达赖喇嘛其实已经走了,其实媒体上也没什么报道,很小的一条。因为它是非政府组织民间组织在南方的马尔默城市里边邀请他去讲个话,根本没有什么官方活动,都是非政府的,所以他怪不到瑞典,扯不了瑞典的皮。这个就可以扯上,他先说成公务人员吧,警方,不管怎么样是警方,然后又说外交部不回答他的问题,气就大了,你不过去说我们老不回答你的问题,现在你也不回答我们问题呀!

但是这两个案子完全是两回事,他们说中国公民就是犯法了,你也应该通知他。别人不觉得他犯法了对不对,不犯大法的事情,不值得拘留的,只是把这人分开就放走了,根本就连盘问都没有,他都不够讯问的。就是说你们在这闹事,一下就了解了,这个人要在这个里面,他没有订那个房间,他要在那待,旅馆说不能待,他把他带走,不是这个事情就完了嘛!当然不会去找你,还告诉你。这个人没犯法,没有追究他犯法不犯法的事,所以对方肯定是很不当回事,这么小的事而且是个人和旅店,个人和警察之间的,不管警察有多大个错,又没有发生什么事,第二天又没有验伤验出什么伤,或者是他有心脏病,心脏病爆发了。那个地方可以说明是一贯放人的。其实原来发生过一件事儿,2015年的时候有个瑞典人在市中心被怀疑贩毒,然后警方就把这个人叫进去盘问了六个多小时,就把他拉到同一个地方释放了,结果那个家伙还发了心脏病死了,媒体上还闹出来了。所以很多人知道这个案子,知道不稀奇了,所以很多瑞典知道的人都说警察一向就在那放人的。

(坟场这两个字是当事人曾先生先放出来的呢?还是《环球时报》自己在那瞎联想?)不是瞎联想。至于翻译,你可以翻成坟场,它实际上中文你在网上都可以查到,它叫林区墓园,翻译成中文现成的翻译。瑞典词很长的。直译是树林土地墓园,那个地方有个教堂,是个教堂的墓园,实际上你应该也看到了,由于那个地方的建筑在上世纪初的时候有瑞典的特色,出名了,也有很多著名的人也埋在那个地方,那个教堂的墓地。但是那个地方实际上是个公园,九几年的时候被瑞典申请文化遗产了,是教科文组织的文化遗产。在那有公园,其实离墓地——他说就在坟场是乱扯,他是在公园的墓园外面,是没有墓的,教堂基本上在中间,旁边有一个墓地,好像还有围墙。

(那国王花园地铁站是另外一个站吧?)完全是另外一个站,所以有人在网上搞错了,说什么国王花园,国王花园在城里,国王花园在城中心。它这个直译是林区花园。(现在国王花园在网上可能大多数人都把它认为扔到国王花园这个站了)扔到国王花园站更没有问题,那就是市中心,那个地方漂亮的不得了,在皇宫对面。隔一个水在这面跟皇宫是一条线,离皇宫只有一里路,享福去了。

所以这个是有一点远,这个地方是稍微有一点偏僻,已经出了这个城区了,但是只有五公里,离皇宫只有五公里,就是皇宫我们这有个皇宫一个老城岛。离市中心大概七公里,王宫离中心站有两公里,地铁是九站路16分钟,我在网上算了的,所以是很方便的。照片上面不是有一个牌子证明是个坟场,那只是个路标,指着往那个方向走。他们是地铁站旁边,大概就是几十米的一个路边,他们把他放在路边上。

(这一点就是胡锡进在网上有个两分钟的自己的视频,这家伙还是蛮会掰和的。他首先说,这三个人在瑞典确实是行为不端,这一点他也承认,但是后马上但是)稍微比大使讲得好一点。(后面一分半钟的但是出来,但是,他们把他扔到郊外的一个荒僻的地方就放下来了,就这一点是警察为什么把他们放在荒僻地方放下来了,为什么不把这三个人直接送到教堂里面去呢?这是一个可能很多老百姓可能在这方面要问个问号)这个问题是这样,这第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它本身那就是个放人的地方,其实他如果不在旅社外面大喊大叫的话,他们就不会管他了,他只要把他弄出门就完了。 他在那闹,这警察——你要注意警察就傻了,可能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第二就是,他们就觉得你不能闹,周围的人,那个地方除了旅馆还住人,周围还有居民住嘛!你在这儿大哭大叫着不行嘛!这样他们就要把他带走。另外一个他们怀疑他是难民,其实怀疑是难民,很多人以为就要受到恶劣对待,相反,如果他们真是难民,就是所谓“难民申请人”,不是真正难民是你要申请难民的,他在闹事就会怀疑他是难民申请的人,因为这种人,你知道那要申请难民的,受过苦的,很容易精神上不正常。所以他上面还提到,他们在车子上还专门问他是不是难民,他说不是。不是,人家就不优待他,如果是的话,恐怕就送到难民收容所去了,如果不是难民,他们怎么敢把他们送到任何一个收容所,不能把一个游客,一个外国游客当成无家可去的人。所以他不会是这样,所以他就按惯例送到地铁站就行了。你自己要去收容处,那你自己去。警察可没有权利把你放到一个收容所,如果是难民他们就肯定送去了。所以他们开玩笑说,如果他说他是难民还好了。

(瑞典最近接收了什么利比亚难民,是不是在整个欧洲也算多的),不光是利比亚的,还有大量是叙利亚的,是多的,这是全世界最多如果按人口平均算。(所以他们的收容所也可能是相当满的,)现在他们已经遣送回去一些了。他如果说我要申请避难,那警察是有义务把他送到难民营去的,或者难民收容所。斯德哥尔摩附近没有难民营,但是有收容的地方。有一段时间,就是15年的时候大量人进来的时候,瑞典很多地方都开放了,所以他们有人在网上也提到了,那个时候到处地方包括酒店也收容了难民,他们为什么不收人?关键你不是难民,人家才不收容你,刚好相反了。如果是难民,还要受到优待,所以这个也是有争议的。

(这个曾先生,当警察在刚才你说的斯德哥尔摩的地铁站那里把他放下来以后,他又加花了。他讲黑咕隆冬的,旁边还野兽在那里叫,你觉得这可能吗?)怎么可能?瑞典的环境保护再好,离城也只有五六公里。我告诉你我住在哪,我离城有25公里,真正的郊区,也从来没有听说过野兽叫。我就偶尔的能够看到兔子、小松鼠等小动物,不可能有任何伤人的野兽。(文学想象)从来没听说过,完全没有,顶多就是松鼠或者鹿,有时候偶尔的可能会出现鹿。瑞典这个鹿,角很大的上面叉起来的那种,在中国是叫麋鹿,还是比较那种很大的鹿,很少的时候能看到。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文化保护地区,好像没听说那个里面有那么大的动物。小动物可能会有,兔子、松鼠会不会叫不知道,我是没听到过这些小动物叫有多大的声音。也许有鸟叫。说不定他听到了鸟叫,夸张了。(《环球时报》就拿野兽叫这个东西又加花了,这个又弄了好几次),可是我们对环境保护没到那么好的程度。我们这比较远的郊区倒是有一个自然保护区,那里面的动物可能会多一点,但是也没听说过有伤人的东西!没有的。斯德哥尔摩周围绝对没有可以伤人的东西。当然可以理解,他可以解释成我们也不知道瑞典怎么样,我们听到东西就以为是这个野兽叫。但是事实是没有的。

(这个老太和那个老头,我看视频里面就是很典型的叫呼天抢地。中国有个形容词叫呼天抢地。特别是那个妈妈,很专业那个动作做的。)我跟他们年龄差不多,他爸爸说是65岁,我66岁了。当然不可能像他们这样,但是我们这一代人,你知道跟我们一样的,就是受教育程度高的其实不多,文革过来的。文革过来的我们这一代人,当时都是上初中的,所以没有几个正经初中毕业,名义上是初中毕业了,后来都下农村。爱学习的就学一点,实际程度也许有个初中。跟习近平其实差不多了,他还当了工农兵大学生,还上了大学,所以那时候还学了一点对吧?其他的那些人不就是这个水平吗?才闹这种事儿。

对了,他们现在还讲了一个说旅馆也不够人道。这么老的人,有病,还把他赶出来。实际上,现在报纸上说,经理说给他们联系了旁边的另外的旅馆。曾先生后来他不是补充说,他们先头对他态度挺好的,他自己也没解释为什么态度不好,还跟他们把音乐关小了不打扰他们,结果后来换了一个人来就要赶他们走。(对,他们跑到外面又拉了一个女孩子,据说是当地的人。这个人是什么东西?)但是实际情况应该是,旅馆根本没有答应他们可以在那留多久,但是答应帮他们找其他的旅店,在这个期间他们可以留在那。所以后来为什么变了?一个是人家找到了店子,他不去。另外一个就只是推理了,他出去转了一圈又带个女孩进来了。那人家就想了,你自己在那待了,我们可以就算了,你是我们明天的客人,实际上是今天下午的客人,可以容忍。你又带一个人进来,他们当然就生气。我估计就是这样的原因,然后他们就争执起来,先让那个女孩走了,然后又要他们走,就是说我们现在跟你们已经找到了旅店,你们是不是就到旅店去?肯定他们就求他们,说是不是就在这待几个小时就够了,省钱。对方说他们的职员受到威胁了——我们分析,你知道中国人说话声音很大,我自己都碰到过,我跟旅馆里也发生过,不是这种问题,我觉得很有理的问题,他们理屈的问题。但是人家说你叫什么叫,他们还是认为声音响,因为你这个声音估计是很大,人家都是女工作人员嘛!就害怕了,害怕了她就叫保安了,那保安说他们是该走的,她不跟他谈了,就说让你出去,帮你找到地方。他们又求,声音又很大,那保安估计是为了自己,其实保安有权利把他弄出去的,但是保安可能是觉得这样的人他处理了以后,说不定老板还说你不该干。所以他干脆就把警察叫来了。(最保险就是叫警察)对,叫警察来了虽然是女警察,但是警察有权力。到时候旅馆的老板,如果闹大了,怪不到他对不对。怪不到警察,他就找警察。要不然打官司,就说你们干嘛要把他弄出去,现在闹大了怎么办?就像现在闹大了,要是真是保安把他弄出去,肯定保安心想,幸亏,如果是我们把他弄出去就是我们的事了。

其实不能说他们讲的完全不是事实。就是那个曾先生。但有一点肯定不是事实,他说几十公里以外,那是出格了。还说是定位了的。那就几公里,这扩大了十倍。但是那个事实他就没讲,人家答应是帮他们另找旅馆的,这样人家才会发生变化。先这样待下来没问题,我们帮你找到旅馆,找到旅馆了他肯定是不去,这样人家就生气了。认为他们骗了他,然后说话声音又太大。像是真按照他这个意思说,那些人突然转变了好像还挺有理,你原来答应的好好的怎么变。其实人家没答应说他们可以在那住到什么时候,可以在这儿睡觉,可以呆到明天早上。明显这是常识,都是一般他不会真的你来早了就把他赶走。但是一般来说,我们这里有房子就给你提供叫你住,如果我们这里没房子,只要你同意我们在周围联系床位,你们就到那个地方去,在这儿休息也不是个事儿。 很多人大概国内的,没想到这个问题:他如果是真病了的话,也不能放在大堂上,在那个地方睡。留在那坐可以,要么他是他们自己地方找的房子,要么在别的地方找到房子甚至叫医生来。(瑞典的医疗福利多完善那,这根本不是个问题,对他们来讲,还是他们)他们不觉得这是肯定的,他们瑞典的服务人员也好,警察也好,虽然有时候有态度不好那是肯定有的,他们有时候也烦,但是不会一开始这种小事儿就会对别人怎么样的,肯定都是好说的,肯定是先要劝的,好好说的,你不跟他好好说那就顶上了,叫警察了对不对?而且警察来的是两个女警,没当回事儿,后来他们在外面闹得两个女警在旁边看傻了,又叫了两个车子来了,又来了四个警察,所以他们是三辆车子,三个人是分开拉走的。

( 用手机拍摄的那个人是?) 他自己先从门口出来,是他自己拍的,大概也拍摄了一点视频,但是比较长、他们的摔倒的视频是路人拍的,(应该不是那位他们带来的,后来又出去的女的拍的)不是,就是瑞典的路人拍的。这个上面还可以看到另两个路人,其中一个个子比较大的那个人肯定是保安,另外两个人可能就是路人。 (这里面有一个大概两秒钟的镜头对曾先生是很不利的,他身边没有人,他就朝前一个跳水似的扑跃就往地上摔下去。)警察刚想过去跟他说话,大概他就不知道怎么,按照他后来的解释说看到他的父亲怎么样,(他父亲坐在地上),所以他突然为什么往地上扑,这个搞不清楚。 (我觉得这三个人好像动作是比较专业,并不是第一次)这样说你觉得是故意的,他们之前的抬出来的两个女警察,把他父亲抬出来放在地上,其实也可以看得出来人家是轻放的,没有抬上往地上一丢。一个抬脚,一个抬手,然后把他抬出去以后就放下去,是很轻的。我们那朋友说他去看过,这个前些时不是有右派在大选之前在城里示威,然后反极右的也示威,所以在那个地方也闹起来。那时警察抓起来,他们说就粗暴多了。所以这里面没有任何种族歧视,不是因为华人是外国人。但瑞典人在示威干什么的时候,警察比较气愤,这些人是有意闹事,所以他们抬的时候就不是太轻放的。都有人躺在地上不让车子走,那干什么玩意,他们就从地上把他们捞起来,行动就显得粗暴多了。

(瑞典的当地人非华人老外,他们对这个事情怎么看?)大部分人很反感。再就是表示不理解,这一点小事闹大了。一般在网站上,大报的网站上,他们都有这个消息嘛!下面有些人发评论,反正是没有一个同情。(没一个同情,所以我觉得怪了,没有人同情,但是中国政府好像还真是得理不让人)据我了解,在瑞典的华人现在发表言论的,没有一个同情的,这是可以肯定的。

(但是逆流而上,中国外交部就在几个小时之前第二次发言人又发言了),所以如果要分析他的背景,就是中国政府摆明了要跟瑞典政府把外交关系搞坏,要惩罚他的为桂民海的事。达赖喇嘛访问是一个最后一根稻草,顶多了。但是主要是一直搞得他们很难堪,而且现在没法交代,然后他们对付他们的办法跟过去对挪威一样。他已经发了好几个警告,这是第三个警告了。之前为别的理由发的警告跟这个是没关的。极右派和反极右的人示威闹了一点事儿,其实没有什么事,他们这也发了旅行的警告,所谓有动乱,生命要注意。所以,他以这个理由首先就让中国旅游团减少,政府就很大的压力了。旅游团很多的,又把这个事情闹出来了,还有人权问题,治安也有问题,什么都有问题,连警察——过去只能说是犯罪率提高,或者是难民在这儿犯罪,现在是警察也是粗暴的,那这样就会使国内减少大量的旅游团到这儿来。

他们原来对付挪威,首先是公务人员不准到挪威去访问,后来所有的旅行社都不准办,就是刘晓波那时候的,就是刘晓波得奖了以后。挪威后来就屈服了。所以他们可能就想压服瑞典,不要再交涉。你要再交涉特别是公开的说桂民海的事儿。达赖喇嘛的事过都过了,没有以后的所以他不会为此闹下去,桂民海这个事没完,他只要不放,瑞典政府他是被迫也得去交涉。 人权人道方面的东西,法律归法律,你可以去说要判,你关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起诉。一个瑞典公民关了三年多还没起诉,先说的是过去有个十几年前的有个案子,那个案子服刑已经服完了,现在这个案子也没起诉,原来说他有“非法经营”,然后取保候审。取保候审又弄进去了,又跟他加了个罪名,这都没有公布出来,说他是什么窃取国家机密还是盗取国家机密,搞不清楚,就是这样的方面的案子加得很重了。估计有可能就是他到总领事馆就是上海总领事馆,他去了一次,可能抱怨了一下什么东西,被它们窃听了或者什么之类的,要不然不会在半路的到北京去他也不可能逃出国,为什么半路当着外交人员人把他弄走了,就怕他又去那边,他在私下说什么,可能有更保密的办法把消息传出来。因为他不是认罪很配合中国政府吗?西方人理解肯定都是这是动了刑的嘛!他们越这样干,其实人家就越怀疑肯定是动了刑,然后他才变成这么乖的,这样的话他们就要追究,要放他,要放他。 把这个事闹大了以后,你以后这个事就按我的办,你不按我们办,就不让旅游人来了。找了个借口不让旅游的人来了,原来对挪威是很荒唐的,不让人家去旅游,跟他们断绝所有的经贸关系,已经弄得自己很难看。这一次当然也弄的难看,但是他先没想到,反正抓住了一点辫子,你这个起码不人道,也没有什么人道人权,所以他往这个上面扯,这个就好像弄平了。所以我估计,对瑞典可能要采取至少是旅游方面的,至多可能也涉及到经贸方面,搞不好搞得瑞典也被迫道歉或者怎么着。

(你觉得瑞典也可能像挪威一样的被迫道歉?)为了经济,那就拖一段时间,首先当然要讲原则有尊严,每个国家都有,但是时间长了,你知道西方人他有外交语言的道歉,也许就给了中国一个面子。他们的道歉方法,一般比方说这样道歉:我们警察做事完全按照程序做的,当然了,我们没有考虑到中国的风俗有没有问题,如果给你如果给这些人造成了伤害——这外国人一般是这样说,如果给你们造成了伤害,我们感到非常遗憾,表示他们这些当事人表示歉意,他们过去说这种话的。他不承认有错,肯定是没错,但是我们没有注意到你们,是客观那个意思,就是说中国的说法,你客观上说坏了,我们也有责任,我们就承担这个责任是吧?这样就给中国政府一个下台,不知道中国政府会怎么样,但是实际上让瑞典知道你交涉是桂民海的事,你以后可不能公开跟我们在外面闹。那个是痴心妄想,他们认为政府是可以管媒体的。其实主要是媒体在闹。 瑞典政府也不是不知道是要低调地交涉,但是你不能不跟媒体有交代,媒体找政府,政府他就必须说一点,我们其实已经交涉了,然后这个责任又到中国政府身上去了。所以这个……(今天的节目就播送到这里。)

原载:RFA(录音)文学城(文字),转载时略作核对。

阅读次数:16,70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