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5日

早上经入管局审查官的同意,ANA的看守人员代我入境去买了三个饭团、一瓶水。早上我吃了两个。后来就没有人肯代买食品。中午吃了一个饭团,晚上开始绝食了。

对于我被强行遣送日本,我有心理准备,也预知事件的结局。我在9月1日致函胡锦涛的信中已写道:“我很清楚,上海边防警察可以用飞机将我强行送回日本,但是如果我不愿入境日本,并宣布放弃日本的签证,日本政府就无法强制一个外国公民进入日本,只好依法遣送我回中国。如果中国的边防警察再次拒绝我入境回国,就会引发一场日中外交的纠纷,最后日本政府会依据国际公约及中日法律强迫中国政府负起责任,必须接受本国公民。这个结局的发生是中国威信危机的开始,中国将蒙受最大耻辱,我作为一个中国人也是不愿接受这种羞辱的,不知您愿意吗?所以,最近我放慢回国闯关的步伐,让中国政府领导人有时间思考,及早制止公安部门玩火自焚的愚蠢行为,主动化解危机,使我能正常回到自己的祖国。”

这半年来,我竭力在避免这个结局,但还是无法回避。我不愿发生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胡锦涛看不到我的信,看过这封信的官员或许也不重视我事先呼吁的警告。上海违法官员为了部门及个人的利益与声誉,不顾国家利益与声誉,不顾法律尊严,不顾民族自尊心,居然动用日本飞机及力量把中国公民非法绑架至日本,企图让其流放日本,这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中国人的国耻。我与中国政府都是失败者。

我无力抗拒上海当局的暴力,被逼上梁山,成了有国难回的国际难民,孑身一人与一个强大的国家机器抗争,在日本的国门外穿上抗议的广告服,忍受着饥饿,面对成千上万进入日本的各国旅客,抗议上海当局与航空公司违法行为,呼吁中国政府、日本政府以及公众关注我作为中国公民的回国权。我请求中国政府履行国家的责任,依法保护中国公民的回国权,追究在这起事件中违法者的法律责任。我请求日本政府督促参与绑架我到日本的航空公司,送还我回国。

我回国闯关考虑得很周密,但还是有疏忽。日本成田机场出境的大厅及通道上有很多商店及吃食店,还有饮料的自动贩卖机,但是入境大厅及通道什么也没有。而且,出境通道与入境通道是关闭不通的,只有机场工作人员可以特许通行。现在,我位于入境通道上,如果不入境日本,没有人代购或送食品进来,就无法得到食品,要忍受饥饿,最后病倒就难以长期在机场上露宿抗争下去。我没有考虑到这点,也没有带好备粮,现在打仗没有粮草,只好拼死一搏,听天由命,靠耐力与运气。

晚上,喝几口自来水,在厕所里洗一个连脸,就裹衣躺在长椅上睡觉。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却无法回国回家,成了一个国际乞丐,露宿于日本的国门外,靠日本施舍一张椅子之地栖息。心理的悲伤远远大于饥饿的痛苦。

fzh3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