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多月了,楼下的药房里没有过口罩出售,我又不会网购,之所以还能偶尔见人买个菜,全靠老家亲戚大年初五寄来的小半包,重复消毒使用。这么说着似乎有点可怜,但这口罩,却是那会连武汉医院都奇缺的N95。

不正常的地方呆久了,人会异化。成语如入鲍鱼之肆,就是这意思。即使道理上明白了不对,一不留神还是会犯毛病。

刚收到的时候很感激,这亲戚在当地有点小权势,平常也不怎么联系,关键时候能记得拉一把,这在哪,都得算恩情吧?戴上出门经常被人羡慕:哇,你这口罩好啊。还挺得意,老子买不到普通货,老子戴得上高级货。

有天认真琢磨起来,才觉出别扭。哪哪都买不到的口罩,排队高价疯抢仍不可得,一线医生在网上紧急求助的时刻,我却能收到掌权的亲戚寄来的富余,这在哪,都得算腐败吧?而我,是这种腐败的受益者,也是受害者。

一个小地方掌握一点不起眼小权力的官儿,都能得到紧缺的物资,且接济亲朋。全国大大小小的官员那么多,这种得到和接济,加起来有多少?而倘若没有这种截留,最起码我排个队加个价,还是能买到一点的吧。但是很不幸,在一个权力主导的社会里,这样的特权福利必然会有,平日也早已司空见惯。

结果是,本可以通过正常渠道获得的物资不见了,我只能去庆幸自己还有个挤进权力圈的亲戚,只能去对他感恩戴德。在将来的日子里,我得多跟他联系,节假日多买点礼物表示谢意。甚至为了利益,多和这样的亲戚走动,多结识这样的朋友……最好,能成为这权力圈的一分子,彻底解决“戴不上口罩”的根本问题。

可在这背后,良知呢?廉耻呢?

这次眼瞅着又要变成“自然灾害”的大祸,有个现象很值得琢磨。打从疫情公布开始,相关部门就不断下令要坚决制止口罩价格上涨,本以为是防止官商勾结囤积居奇,结果不是,连正常涨幅都不允许,连一块钱的民间公认良心价都被禁止被罚款,这从自由经济的角度完全是不能理解的,显然是在遏制,而不是刺激口罩的生产销售。但从权力角度考虑,就无比“英明”了。

这是打管仲“利出一孔者,其国无敌”绵延至今的统治“智慧”,所有的一切,都必须过权力的手,所有的好处,都只能从权力这里得到,离的越近,好处越多,离的越远,好处越少,一点边不沾,则步履维艰。小到日常生活,入学看病。大到大灾大难,口罩病床,无不在强化这一点。即使是在看似人人平等的病毒面前,权势者也仍能早一步获取内幕消息,早一步得到保障物资。于是人们自然会依着趋利避害的本能,紧密团结在权力周围,为执掌权力奋斗终生,为亲近权力沾沾自喜,为远离权力惶恐焦虑。

可在这一切的背后,被扭曲,被吞噬的美德呢?尊严呢?被剥夺,甚至被牺牲的无权无势者呢?

我现在依然戴着高级口罩出去,我倒是觉着羞愧,可这往好了说,最多是良心未泯含羞忍辱的苟活。往坏了讲,干脆是当了婊子还想给自己留个牌坊。我不想这样,可我又该怎样?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1/2020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