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挪威诺贝尔委员会官方网站消息,本年度的诺贝尔和平奖于当地时间十日揭晓,获奖者为巴基斯坦女童受教育权利维护者的十七岁女学生马拉拉·优素福紮伊、和六十岁的印度儿童人权活动家凯拉西·萨塔亚提,由俩人共同分享,马拉拉由此成为诺贝尔奖历史上最年轻的获奖者。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词中称这两位来自南亚的获奖者“分别为对抗儿童和少年所受压迫以及争取所有儿童受教育权而奋斗.”

年仅十七岁的马拉拉在两年前成为全球知名人物,当时由于她竭力倡导本国女童受教育的权利,差一点死于塔利班的枪下。二00九年,不到十三岁的马拉拉开始写博客,以亲身经验批评塔利班武装组织禁止女童上学的政策以及恐怖活动。二0一二年十月的一天,马拉拉在校车上遭塔利班分子枪击,头部中弹,后来送到英国接受治疗,伤势恢复良好。事后塔利班宣称对此事负责,并声称如果马拉拉逃过一劫,一定会“再想办法追杀她”。二0一三年,马拉拉登上《时代》杂志封面并入选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百人,联合国宣佈将她的生日定为“马拉拉日”。此后,马拉拉成为反抗活跃在巴基斯坦西北部普什图部落地区武装分子的象征,该地区的女性不允许公开发表意见且必须呆在家中。如今,马拉拉就读于英国伯明罕的一所学校,并成为全球推动女童受教育权利和其他人权问题的标桿性人物。

另一位和平奖得主凯拉西·萨塔亚提本来是印度的电气工程师和教师,从小看到年幼的儿童为养家而去工作,深感同情,二十六岁那年他放弃了光鲜亮丽的电气工程师职业,几十年来投身为反对印度童工运动、为印度童工争取权益的事业.他曾冒着生命危险深入雇佣童工的工厂,解救出被奴役在工厂里的童工,他效法印度圣雄甘地的精神,以和平抗议行动敦促企业正视与杜绝童工问题.到目前为止,他所领导的“拯救童年运动”组织已经解救出了超过八万名的儿童免受各种形式的奴役,并且帮助这些儿童恢复健康和接受教育,致力于让这些儿童获得正常的生活并返回校园.他并且成为“卖身契劳工解放阵线”组织的秘书长,他也参与了全球反童工大游行以及此游行的国际游说团体“童工与教育国际中心”,此游说团体集结了世界各地的非政府组织、教师以及贸易工会组织者,他同时也是全球教育倡议的理事长.

回首两位和平奖得主的履历,这两位来自南亚地区的和平奖得主实乃实至名归,他俩当之无愧是“南亚之光”。他俩勇敢地捍卫着困境儿童的权益,为了争取欧美国家许多人视之为理所当然的权利而付出了高昂的代价,马拉拉遭受了枪击,全家遭到死亡威胁,凯拉西的维权生涯也多次经历危险和恐吓,然而他俩克服了恐惧和胆怯,进而展开了各自坚毅而勇敢的维权事业.他俩将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人类正义的事业,追求儿童受教育的基本权利,他俩受到如此的表彰和殊荣令人鼓舞。并且,这两位和平奖得主面对厄运时展现的勇气,无疑将激励许许多多的人面对自己的生活,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社会、为这个世界作出一己的贡献.

本届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的颁奖词说的很清楚,颁发此奖旨在表彰这两位得主在反对压迫儿童和青少年,为所有的儿童争取教育权领域所进行的斗争。作为以“和平”为命的诺贝尔奖,挪威诺奖委员会考虑的出发点是,一个国家和平的基础是社会的安定,而社会安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取决于人类受教育和文明化的程度。妇女和儿童作为社会上的弱势社群,他们的基本权利往往得不到重视,甚至常常遭受漠视和践踏,今年诺贝尔和平奖选择保护妇女儿童权益这个领域,无疑考量在于看重维护和平的根基,那就是对于和平具有重要影响的一些社会问题是不变的,譬如妇女和儿童受教育的基本权利。

两位来自南亚地区的最新和平奖得主也在提醒着世人,在包括巴基斯坦、印度在内的南亚地区童工现象比较普遍,此外儿童被贩运、被拐卖、被强制劳役的现象也十分严重,这些违法犯罪行径均剥夺了儿童接受教育的基本权利。与此同时,南亚地区相对世界其他地区来说人口众多,约有十几亿人口,失学率也非常地高,由此造成一系列的社会问题.更令人感到触目惊心的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每年报告里有着数以百万计的全球艾滋孤儿、吸毒儿童、饥饿儿童的惊人数字,还有婴幼儿毒奶粉、黑砖窑童工、豆腐渣学校、专业化拐卖贩运儿童的惊天内幕。在两年前的“马拉拉日”,联合国公佈了《全民教育全球监测报告》,报告指出二0一一年全球失学儿童总人数为五千七百万,其中半数来自战乱国家。这标明,人类的贪婪和愚妄正在毒害着人类自身,也包括人类社会最年幼弱小的群体——儿童。

这两位儿童人权活动家获奖意义在于,他们用自身坚卓的努力和卓有成效的工作向世界宣告,青少年儿童尤其是幼童有着接受教育的基本权利,他们绝不是赚钱机器,青年人和儿童应当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重视,他们的基本权利不可任意侵犯,各国政府应当对侵害儿童权益的行为绳之以法。此外,暴力对儿童的影响巨大而深远,尤其是在饱受战争折磨的地区,暴力很有可能一代代地延续下去,贻害无穷.

这是一个不完美的世界,甚至可说是一个残缺破损、邪恶横行、黑暗肆虐的世界,面对这样的世界,许多人或沮丧或麻木,或意志消沈或恐惧战兢,然而,这两位来自南亚的儿童人权活动家却始终没有被邪恶和黑暗压倒,而选择了坚强地活着、坚韧地勇往直前,他们是两颗穿越黑暗的光明使者。马拉拉和凯拉西的儿童维权事业始终在维护“处于黑暗中的受伤的弱小的心灵”,他们的儿童维权事业体现了对不可摧毁的人类权利和人性尊严的捍卫.

在他俩获奖后,我搜索了一些俩人的事迹和言论,我为之深深感动。马拉拉在联合国发表演讲时曾说:“恐怖分子以为他们能阻止我们达成目标,能吓退我们的雄心壮志,但是我没有被吓怕软弱、恐惧、失望逐渐消散,随之而来的是坚强、力量和勇气。”凯拉西说过:“我的哲学是,我是儿童的朋友,有些人把困境儿童当作怜悯或施舍的对象,而我总能从儿童身上学习,像是他们的透明、纯真、直接且没有偏见,他们是简单的。此生我的最大心愿是能见到这个世界上的童工绝迹.”这是今秋我所听到的世上最动人的、朴素无华的声音。

写于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二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