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歌:冷湖梦幻(1-4)

Share on Google+

第一章:启程旅游

这是我盼望已久的旅游了。

我是谁?我是钱灵,一个二十五岁的男青年,一个科幻迷。大学毕业一年了,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助理,同时在准备着司法考试。那种考试是进入司法系统或做律师的“入场券”,但愿上天保佑,我可以在今年的司法考试之中过关,好让我如愿以偿地当上律师,而不是象现在这样只能给那些正式的律师“拎包”,当然,这只是一种比喻,事实上我完全无须给那些律师拎包,因为再大牌的律师也是自己拎包的,他们宝贝的包包是不会随便给别人拎的,哪怕是他们可以信赖的助手。这一定是出于他们的职业谨慎,通常他们的包包里装有案件的卷宗,卷宗里有案件材料、证据,有些还是重要的不可丢失的证据。比如当事人交付给他们的原始证据,如果丢了,那么损失就大了,损失大了,律师的麻烦就大了。如一张标的巨大的合同或一张数额巨大的借据丢失了。尽管通常情况下,律师们不愿承担保存当事人证据的责任,但是,有些当事人信任律师,愿意将证据交给律师保管,律师不便推托,就只好万分小心地对证据材料进行保管、守护了。如此,他们会把他们宝贝的包包交给助理吗?反正我在律师事务所一年多了,我从没给哪一位律师拎过包。信不信就随你了。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

正是春暖花开的时候,我跟着的那位大律师带着他年轻美貌的妻子与年幼的儿子去国外旅游去了。说是去了欧洲,到什么葡萄牙等几个国家去,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大律师一走,我就没事干了。因为前些时候听说西北青海省海西有个叫冷湖的地方,那儿原来是油田,因为油枯竭了,采油人撤出了那个地方,因此那个地方就荒废了。从网上看相关报道与图片、视频,那真是一副荒凉的样子,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在于传说那儿出现异常光波辐射,有分析认为那儿出现了外星人。当地还在那儿建了个“外星小镇”,专门等候外星人光临,当然也欢迎关注、喜欢外星人的人们前去观光、旅游。这十分正常,无可厚非。因为无论那里的人们总要充分利用当地资源发展经济,提升人们的生活水平,追求美好生活与幸福。那个地方是著名的雅丹地貌,所谓雅丹即是风堆起的土堆。方圆一万七千余平方千米的范围内,都是这种地貌,那是十分奇异与壮观的了。有报道说有着这种地貌的地方类似火星。想想看,万余平方千米的一个偌大的地方人迹罕至或人烟稀少,象火星一样荒凉,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片大好的风光可以观赏呵!这无疑构成对人的莫大的吸引力。说实话,我是被冷湖这个地方深深吸引住了。再说,冷湖这个富有诗意的名字也加强了这个地方的吸引力。想想看,广漠的红土堆、黄土堆、灰土堆,中间间夹着一些雪山,从雪山流下的清泉汇成美丽的湖泊,湖水清清,湖边树木青青,湖面上日球高照或者月光流溢,是不是美得有些有如幻境?我虽然是个科幻迷,我却不会轻信有什么外星人,除非有证据证明。自从看了网上的那些资料后,我就打算一定要去那里一游了。正好,我的“主人”出国玩去了,我为何不也去我想玩的地方玩玩?人各有志,他去他的葡萄牙,我去我的大西北。向所里请了假,稍稍准备了一下,我就踏上了去青海的旅程。无牵无挂的人,没老婆,也没女友,说走就走。只要跟父母说一下就行了。我那通情达理的父母听说我去大西北旅游,以为我是到敦煌去,为了免得他们担心,我也就含含糊糊地说我是去敦煌的,否则他们知道我去冷湖,他们会在网上查阅资料,也许会因为那儿荒僻而为我担心。父母总是为子女担心,可是我可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年轻,浑身是胆,走遍天下也不怕,何况给你们透露过小秘密吧,我的武术功夫绝不是“三脚猫式”的,而是,而是也算是够水准的呢,虽然比不了李小龙,但绝对可以跟徐晓东打上几回,我肯定赢不了他,但决不会象雷大师输得那么惨。

我从最靠近上海的那个大城市直飞西北,在西宁下飞机后,就到租车公司租了辆红色越野车驶往海西。车子是哈弗h6,八成新,我想够用了,我也不是要去翻山越岭、穿越大沙漠,我只想开着车在冷湖周边转转,去欣赏、观看那里的美景,或许那里的美景会触发我的灵感,我也能象刘慈欣一样写出知名的科幻小说来。尽管他写的《三体》很有名,他能写?我就不能写吗?他能写《三体》,得雨果奖,我就不能写《四体》、《五体》?写不了《四体》、《五体》,写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也可以嘛!哈哈,开个玩笑!总之,人要有志气,要有上进心,要努力攀上你所想攀的山顶上去。别看我年龄小,如果肯定努力,一定也能写成好作品来。莱蒙托夫不是二十来岁写了《当代英雄》吗?歌德写《少年维特之烦恼》的时候,他也还算是一个少年呢。我为什么不能?俄罗斯人能做的,德国人能做的,我们中国人也一定能做,无论是写小说,还是造飞机。

我的车沿着一条国道奔向海西,我是个路盲,一路上就全凭导航了。开始的时候,路边还能见到绿色,后来愈接近海西冷湖,就愈见不到绿色了,而是满眼的红色、黄色与灰色,我知道我被“雅丹”包围了。

当我到达冷湖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我赶紧找到一家旅馆,住了下来。我打算在这里呆三到四天就打道回府,当然没有什么府,我又不是什么知县、知府,更不是什么巡抚、总督,不是市长、省长、市委书记、省委书记,我只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小助理,哪有什么府可回哟?除非我把我城里租住的小屋当府邸。

第二章:凉湖遇靓祎

到凉湖的第一夜,我就住在一家普通的小旅馆里。大宾馆住不起,会超预算。再说了,我一个小伙子,普通人家出生的工薪族,又不是什么权贵、富豪之子,有什么好讲究的?租一辆车来冷湖就算是有点奢侈了。如果坐大巴车过来,费用会更省点的。但是,有车方便呵,想到哪里到哪里,多自由!自由万岁!有车就有自由,没车就没有自由。这种观点有点极端,但用在特定的时候、特定情况下,未必不是事实。比如现在,我有一辆车,我想去冷湖边去游玩,没有自己的车,我当然也可以去,但终究没有自己有车那么方便。一向不喜早起的我,今天早起了。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原因,人生有许多事情无法细推原因的。反正今天我是六点多半就醒了,醒了就再也睡不着,好像那梦中的冷湖有美丽的女神在召唤我似的。我早早起身,洗漱,收拾好行装,在车上装了许多食品与水,冷湖可不是繁华闹市区,那儿路远、偏僻,又路经戈壁、沙漠、雅丹之地。雅丹名字雅致,但却是荒凉之地。我在小镇上一家小吃店,草草地吃了早饭,就“骑”着我的火红色的哈弗h6“汉血宝马”一头驶出了小镇,又一头闯进了郊外。没驶多远,我就被一大片房屋废墟吸引住了。我知道这就是有名的石油小镇遗址。方圆几公里内,大片大片的建筑群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这些建筑或高或矮,大多是低矮的平房,无论它们的形状如何,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特征,即它们都没有屋顶,都只剩下了光秃秃的墙体墙壁矗立着,仿佛裸体的人类,也令人想起意大利罗马城等地的罗马帝国遗址,比如大斗兽场等,还令人想起我们北京的圆明园,虽然各自的外形、风格迥异,但一个共同的特征使他们彼此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联系,即它们都是人类建筑的遗址,而且是不再被修复的遗址,这使它们有别于那些至今保存良好或修复完好的古老建筑物。石油小镇成为废墟的时间并不长,它的存在是冷湖地区石油枯竭的产物。石油没有了,而这一地区又高寒、缺水,是古老的生命禁区,随着开釆石油的人们的撤离,这些建筑物也就被废弃了。这些建筑物被弃也不过才二三十年。至于为什么建筑物会全部没了屋顶,那是可以想象的。在高原的狂风摇撼之下,无人居住、无人维护的房屋其屋顶无疑是最脆弱的,年深日久,屋顶就没掀翻了,塌陷了。我无心仔细观望那一大片在金色晨光下闪闪烁烁的小镇遗址-那些并不可怖的房屋之尸,我的目的明确,我要直奔冷湖-它是我冷湖旅行计划的首站,至于石油小镇、外星小镇等等景点,是排在冷湖游之后的。

我的“赤兔马”驶过小镇,向更远的远方驶去。前方似乎出现雪山的身影,象是在平原上的地平线上,隐隐约约地出现群山的身影。有点海市蜃楼的感觉。我眨眨眼睛,全然不顾身边奇异的雅丹地貌,我得先去到冷湖,去一睹冷湖美人的风姿。或许,真有什么美人出现呢?二十五岁的我,自从前女友卸任之后,一直没遇到合适的女孩,于是不免有“二十五,没有女友可真苦”的感觉了。因此,总是想着会有奇迹、艳遇发生,你是笑话我了吧?可是,你笑吧,我可不在意你的笑。我要忠实于我的真实,我的真实是想着有一个可爱的女孩可以爱。奇迹、艳遇未必不会有,老实的农夫董永还遇上了七仙女呢。我难道还不如一个放牛作工的董郎?当然,请别误会,我可没有瞧不起农夫、牛郎的意思,人都是平等的,没有谁有资格瞧不起其他人。对他人的歧视往往彰显自己的无知。我的意思只是说我不比别人高贵,我也不比别人低贱,在享有生命的好运方面,我不具有优先权、特权,我所要求的是平等权。董永能遇到他的七仙女,我就不能遇到我的八仙女、九仙女吗?我一定会遇到的。尽管我知道,人不能仅靠运气而获得美好生活,人应靠自己的努力而获得美好生活,但是,不可忽视的一点真理是:人也需要一些好运道、好运气,人仍有某些不在自己掌控范围内的东西,正是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中的于人有益的成分,我们称之为好运、幸运,比如出身于富贵人家、比如摸彩票获大奖、比如遇上极好的、意料之外的良机等等。

经过一个多小时不紧不松的行驶,我的小红车稳稳地停在了冷湖湖边。我打开车门,走下车子。当我的双脚刚刚踩稳了地面,我正想立于湖边,好好观赏一下冷湖美景的时候。一个奇异的类似电影镜头的生活影像出现在我眼前:在我前面三十多米远的湖面上,一头黑发倏然闯进我的眼中,我吓了一跳。尽管我胆子并不小,最恐怖的恐怖片也没有真正吓着过我,但是,生活之中遇惊的情形并不多见。现在我是被吓着了,我的脑中闪过的第一个思想信息是:我遇上水怪了,我遇上尼斯水怪了。不要怕,不要怕,我鼓励着自己。大白天的,有什么可怕的?不就是一个水怪吗?它在水里,它也伤不着我。如果它水陆二栖,象是人类的海军陆战队,并且有攻击性,能伤害我并且有伤害我的企图,我上车溜走就是了。一个水怪大概也跑不过我的小红车,即使它跑得过我的小红车,难道它还能比狮虎更厉害?狮虎也奈何不了我的车子,它们攻不进钢铁的车门。但是,它们如果是大象那样大的巨型怪兽怎么办?就象是科幻电影里的大怪兽,一巴掌就把我的小红车拍扁了,再翻过来,用脚跺扁,我就成十分悲惨的铁夹馍了。或者我侥幸未被压死,它又拉开车门, 把我从车子里拖拉出来,半死不活的我不是成为它可口的早餐-假如它是一个喜欢吃人的怪兽,要不就是被它用各种残酷的方式蹂躏致死,那我就是天底下最凄惨、可怜的人了。想到这里,我赶紧回到车上,关紧车门,打开引擎,随时准备飞速开溜,但是,好奇心使我并没有立即松开离合器,加大油门离去。我紧张地透过车子左侧的车门玻璃,继续紧盯着湖面。我发现,刚才看见的一头黑发变成了一个黑发披垂下仰起的人脸。哇,是一个年轻的美女的脸呢。我相信我绝对没有看错,是一张美女的标致的脸面,面白,尽管五官还不能看得很清楚,但那脸形是那种好看的即令人欢喜的脸形是勿庸置疑的。这下我不害怕了,一个美貌的少女你怕她干什么?哪怕她是妲已,妲己也不会直接伤人,她作害人还得通过猛兽一样的暴君纣王。她是聊斋中的狐狸精也没有关,狐狸精大多是善良的,比人间很多恶人还要好得多呢。湖面上的美女在游泳,我看见她伸出水面划动的雪白的双臂了。我不想隐瞒自己此刻的感受:我是满心欢喜的,并且有点痴迷了。我松开了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轻松地靠在椅子上观赏湖中的那个泳女。看哪!她仰面蓝天,开始仰泳了,她的一双白臂似桨,划动着碧绿的湖水。这场景很美很美,但是,我有点纳闷:她怎么不冷呢?现在虽然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但早晨的气温还是不高,也就5、6摄氏度。我想她大概也是个冬泳爱好者,象那些在冰天雪地的严冬下河湖游泳的人一样。可是那些冬泳爱好者大多比较胖,身上的脂肪多可以助他们御寒,就象北极熊一样的,可是这湖中的少女显然不胖,她肯定不是贾玲而是身体单薄。我脑中的问号升起未降的时候,那个湖中游着的少女又改变了泳姿,她改用蛙式游了,她这次是游向岸边的。我赶紧又身体前倾,双手紧握方向盘,准备随时冲刺式逃出险境。如果她真是一个变成美女的水怪呢?或者她是一个狠毒的美女蛇式的杀手,她见到我会以她认为成立的理由杀死我,一切都有可能,我虽有些武功,精于一般擒拿格斗,可是,她如果有杀人利器、杀人秘诀、特殊武器,在她完全具有优势的攻击面前,我那些武艺完全不具备抵抗力,我除了溜走之外,还能有什么好办法?就在我以随时准备开溜的姿势呆在我的车子上时。那个少女上岸了。她一来到岸上,就走向我对面的方向,她好像没有看到我和我的车,她转身离开样子表明她对我及我的车子的存在完全采取无视态度。她不可能没有看到我,我与她之间的距离只有三四十米,我们之间也没有雾气,雾气在远处轻轻柔柔地舞蹈着呢。我还似乎看见她上岸的时候,即她跺着湖边的淤泥,揪着湖边的青草上岸的时候,向我这边瞅了一眼,然后,又掉过头走去。这真是一条有莫大诱惑力的美人鱼呵!我的好奇心、爱美心,或许还有爱心一下子被调动起来了。我竟松开离合器,让车子慢慢开动起来,向着少女离去的方向驶去。我的车开得很慢,这正与我好奇、谨慎的心理活动相吻合。她如是美好的、与我无害甚至有益的,我将接近她,她如是邪恶的、与我无益甚至有害的,那我就离开她,如果走不掉,就只好与她作生死一搏了。上天保佑,不要让我陷入我不想陷入的那种境地。我那可怜的小市民父母也不愿他们宝贝的儿子遭遇任何风险呢。可是,世事难料,人生风险无处不在,生活于看起来安全的大都市也是风险重重。比如出门不幸被车撞了,进电梯竟掉进去摔死了,坐火车火车翻了,甚至有好意请同学吃饭,竟被同学持刀捅死的。但是,人也不要怕,要勇敢,要乐观,也要谨慎。我这样子的想法与做法我想是对的。我的车子慢慢开着,与前面的少女保持着二三十米的距离。那少女穿着泳装,不知什么时候在身上披了一件轻薄的风衣,那袅袅步行的身姿与刚上岸时性感的泳装身子一样美翻了。我几乎更加痴迷了,因为对潜在危险的考量使我还保持着一丝理智。要不然,我会立刻加大油门,冲到她身边去,与她攀谈、结交,哪怕她真是一个妖精、怪兽、吸血鬼!

第三章:同游雅丹

那似梦非梦的跟踪持续了没有多久,象是在仙境中一样,那个女孩竟然来到了一辆雪白的越野车前,哇,那是一辆多么漂亮、潇洒的越野车呵,我的小红车与它相比,就要逊色多了。我的目光从我紧盯不舍的美人身上转移了片刻,在那通体雪白的车辆上瞄了一眼。我停下了车,出于种种原因,我不能冒险、冒昧地驶过去,我必须观察。我也没有必要逃跑了,即使她是个杀手,上她的车拿一把机枪向我扫射,我既逃无可逃,也就只好束手待毙。我看见那个女孩打开车后门,钻了进去,然后车门自动关上,车内向车外显示的是一片漆黑,这车是有内窗帘的。显然她在车内更衣。假如此时我是在她的车内而不是在我的车内,我该是多么-,哎,不说了。这些想法可能会被假正经的人们视为下流。其实这想法有什么?年轻人对美、对美的异性感兴趣,这是基本人性,只要人们行为端正,不逾越一般法律、公德要求,想想有什么?我还梦想着跟某大明星约会呢。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车门又打开了,走出车门的是一个穿着不俗的少女。红色风衣,墨绿羊绒内衣,牛仔裤,脚上一双不知什么牌子的高帮运动鞋,不是阿迪达斯,也不是耐克。那少女微笑着向我走来。我有点紧张,也有点害怕,还有点欢喜,总之是一堆复杂的情绪在翻滚着。

我正想着该怎么办?那个似在梦里才能见到的美女走到我的车这边来,举手轻敲我的窗户。我好象听到她嘴里发出的“喂”字的轻声。我犹豫了一下,就象宇航员在太空飞船里遇上了外星人。我不敢立即打开窗,我隔着窗户看着少女,我看了有二分钟时间,这二分钟象是有平常的二十分钟那样长。直到我看出少女确是人类并不是妖精或外星人并且没有丝毫恶意之后,我才轻轻摇下半面窗户,以免情况有变,好立刻摇上窗户,以挡危险,挡不住那就没办法,比如少女象电影中所表现的那样,后退一步,从风衣后面拎出小型轻机枪向我射击,肯定就会将我的脆弱的并不防弹的车窗玻璃击碎,而我肯定就会倒在车椅子上血流满面,一脸惨相。

“喂,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跟着我?”我终于听到窗外的少女在问我话了。

我想了想,然后说:“你先告诉我,你是谁?”我还想说;“你是人是鬼、是怪、是仙”之类的混帐糊涂话,但终于没有说出口。

“为什么要我先告诉你,我是谁?是我先问你话的,你应当先回答我的问题,这样才礼貌、才对。”我承认少女说的话有理,但是,我还是自我辩护道:“因为我疑惑,我不放心你,我还有点害怕,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我也不能说出我跟着你的原因。”

少女噗赫一声笑了,那笑声轻丽、悦耳,象是一种好鸟儿的鸣叫。

“你疑惑什么?你不放心什么?你还害怕什么?我靓祎长到这么大,好像没有什么人害怕我呀?你一个男子汉竟怕一个女孩?”

她又笑了。我有点尴尬。我也想笑,但担心那种尴尬的笑使我更窘迫,于是我没笑。

“我疑惑你不是人类,哦,对不起,我不是想侮辱你、贬损你。在此时此地,你的行为好象有些奇特。比如在这春天的清晨,你在冷湖中游泳,又独自在荒野中驾车。”我继续说道:“你美若天仙,却有些神秘,神秘之物总是令人担心。”我还想说下去,却被她打断了话流。

“你害怕我是妖怪,象《西游记》里的妖精,《聊斋志异》里的狐狸精,你害怕我是尼斯水怪,百慕大的妖灵,西方电影里的吸血鬼?”

“你怎么知道我是这样想的?我还想你是不是外星人呢?”我感到惊奇,因为她说出了心里所想,但嘴里没说的那些话。

“哈哈哈哈”,少女又是一阵大笑,我想这少女是武林侠客,因为带剑的女侠客会有那种爽朗的笑声。

“外星人?幻想,幻想,都是人类的幻想。在我们没有亲眼见到、亲自接触到它们之前,我们只能幻想它们的存在。我告诉你,我不是外星人,我是与你一样的人类,人类!”她把这她所说的这段话最后的二个字提高了一个音级,以强调她所说的话的意思,当然这免不了含点儿愤怒。

我赶忙说道:“你别生气,我想请你理解我们说话的语境,你看我们是在这荒无人烟的郊外,在这冷湖边,如果我们彼此生疑,彼此不信任,那是难免的。你说是不是呢?”

她低头想了想,回答我:“也对。我们要相互信任。”她接着说道:“是我惹你生出疑问的,我应该解除你这个疑问。我叫周靓祎,是地球人,地球人中的中国人,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二年级学生,来这里旅游。很高兴可以认识你。”

泳装、美胴、豪车、未来的大明星,我是不是在梦中?我眨眨我那双不算很大的眼睛,再一次看看眼前的她。

“你是北影的?你是那个明星摇篮里的婴儿?哦,不不,你是成长中的明星?”我虽然自视甚高,有时对众人推崇的大明星也不以为然,认为他们并不符合我关于明星的标准,但对于那些有希望、成长中的人们倒是乐见他们前程远大。

她又一次笑了,这次的笑声有些收敛,象是轻风拂过水面那样的无声无息。

“成为明星是我们许多人的梦想,但要真正成为明星尤其是成为世界级的明星,那是需要一些前提的。”

“什么前提?”

“理想、努力与幸运。”

她的回答简洁、不俗,深得我心。

她的话语又传进我耳里。

“先生,你是否可以下来聊聊?”

她发出了邀请,我脑中又闪过一个可怕的图像,那就是我打开了车门,她立马变成了邪恶的恶魔,一把把我拖下来,不容我作出任何反应,就把我打个半死。然而,我还是打开车门,下了车。

“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我再也不能拒绝回答她了。

“我叫钱灵,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的钱,灵是机灵、灵光灵魂的灵。对不起,我知道这名字很俗,但这是爹妈取的。我妈嫌我爹太老实,从来不会撒谎骗人,老是吃亏,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希望我机灵点儿。”

靓祎的反应与众不同,往常我的伙伴、同学都喜欢拿我的名字打趣,什么钱灵钱灵,有钱就灵啦,什么钱灵钱灵,没钱不灵啦!有人直接就给我取绰号,什么“钱袋子”、“钱罐子”、“储蓄罐”,还有人叫我“中国银行”呢。叫吧,叫吧,我不在乎,有钱不是坏事,没钱才是灾难,对不对?只要来路正常,钱多总是好事。

靓祎说:“是这样呀!钱灵,人机灵点儿有好处呵!创业、交际、应世,总得要机灵些才是。怪不得你那么谨慎呢。我们到湖边坐一会儿,怎样?”

“好呀!”我们走到湖边,一边看看湖上风景,一边说些闲话,最后我们决定一起去游玩。

第四章:温泉生情思

二辆越野车行驶在雅丹地貌包围着的公路上。一辆是她的奔驰gls,那是世界知名的顶级越野车,通体洁白,荒野上的灰尘多少对它光洁的外表有所影响,但是,今天天气睛好,风力不大,灰尘不多,因此,那种白瓷一样的白在阳光照射下格外耀眼。四周多是土堆,千姿百态,因为要赶赴一处有名的高绷区温泉游玩,我们也就无心去细看那些有趣的土堆-大自然的杰作了。要不,我们肯定会到那些土堆之上摆摆姿势留下影像的,尤其是我的同伴周靓袆这样的未来明星更是摄影师的宠儿。她还真有专门的摄影师,只不过这次没随她来此地罢了。以后为她摄影的重任就落在我肩上了。我虽不是专业摄影师,但对摄影也非一窍不通,而是有所研究。我想我若为她拍照,也应该象模象样,有得看的,虽成不了杰作,也不会太差。

一路上她那白色的奔驰越野一直驶在我的前面,象是白色的龙驹在飞弛,我的“赤免马”跑不过它,只好慢慢跟着,好在我们有约定,一般也就开一百码左右,遇到复杂地形还要减速,毕竟不是赛车,安全第一嘛。

二辆车在旷野中的公路上开着,一路基本上看不到人与车,只遇到几辆旅游大巴。大巴上的人与我们打着手势招呼,在这旷野上遇到他人,既然不容易,也就都笑脸相迎了。这倒是有别于我与靓祎的初遇。记得我与一辆旅游大巴上的游客打招呼时,那大巴上的一个老先生因为手忙脚乱,抬手招呼,竟碰掉了他的眼镜,又慌忙俯身去捡拾。这只是发生在二车之间慢慢会车时几秒钟的事情,竟令我记忆犹新。

我的“小红鸟车”跟着周小姐的稍大一些的“龙马”帅车来到了温泉边。我们停下了车。带着背包,来到售票处,买了票进去。一进围墙,里面豁然开朗,原来这是一个依山而建的温泉休闲中心,几个大池依次排开,池边长着花草。几个池子有围栏围着,池边有休息室、茶座、洗手间、更衣室等服务设施。

当靓祎从更衣室走出来时,那真是亮瞎了我的眼睛。说实话,这么近距离地与一个大美女走在一起,那是会让人心跳不已的。我们一同走向温泉池。只见池上面冒着热气,象是小人儿在浮挥动旗帜召呼我们过去。当然,我们肯定是要过去的,因为那儿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我们一先一后走下了水,池子里己有一对中年夫妇在里面泡着。男人很胖,女人也不瘦,二个胖人令人想到一座城市的名字。抱歉,我没有嘲笑任何胖人的意思,胖并没有什么不好,只是人身体的一种状态而已,我还希望我能够胖些呢,这与许多希望自己瘦一些的人们正相反。我们的身体泡在温泉水里了。很舒服,这里的温泉温度合适,不高也不低。我闭上眼睛,眼睛里出现的竟是靓袆的面容与身影,那绝世的美颜,那性感火辣的身材,我克制着自己不往深处去想,否则-不说了,所有知事的人都知道的。人有天生的本能本性,但人也应有理性。我睁开眼睛,我看见,靓依在温泉中整洗她的秀发,那秀发是垂及她的肩头的。那样子很可爱很可爱。这时候,池子就只剩下我与靓祎二个人了。那一对“合肥”的夫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这个池子?一定是我闭上眼睛的时候离开的。离开的原因不详,或许是他们泡好了要离开,或者是他们把池子让给我们,以“成人之美”?因为他们认为我们是情侣。可是我们并不是一对情侣,我们只是二个初次相识相约同游的男女。也许我已经喜欢上了她,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美,而是她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与韵味令我着迷。世界上美女很多,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美女都会令你产生爱,爱是一种特殊的情感,它与爱的对象的美有关,更与爱的对象特殊的气质与韵味有关。我想我是爱上靓祎了,这是一见钟情的爱情。我忘情地看着那仍然在温泉中整洗秀发的靓祎。这时候,靓祎抬起了头。

她见我呆呆地看着她,她脸有些红了。随即她开口道:“你为什么不洗洗头?你头上也有些灰尘呢。”

我看向水面,水中有我的倒影,温泉虽清,但也不能当镜子用。我用手抄些水去湿湿头发。她竟走了过来,命令我把头埋进水里。仿佛受某种不可抗拒的神力影响,我竟听了她的指令,我将头埋进水里。我刚将头埋进水里,我发觉一双温柔的手在轻按我的头发。不好了,她是魔鬼变化的魔女,她要害死我了。我一下子将头从水里挣冲出来,那个动作有如狮子摇头一样充满力量,充满冲击力。当我站在水里,睁开双眼时,我发现靓祎不见了。我再细看看,只见水面上有一篷黑发,那是靓祎的秀发。我走过去,将手伸进水中,我触碰到一双温软的小手,那一定是靓祎的手了。我拉着她的双手令她站起来。站稳了的她,用手抹抹她脸上的泉水。她说:“你劲儿真大,一下子把我冲倒了。”我定定地看着她,她可不是什么魔女,她仍是那个令人着迷的美女。这时我发现周围似有什么动静,我扭头一看,原来在围栏外面有一个温泉管理员看着我,那神情似在问我:怎么回事?我赶忙向那管理员打招呼:“没事,不小心,没站稳。”那个管理员再看我们一眼,他开口了:“请注意安全,不要弄出太大声响。”我连忙答应:好的,好的。

这时靓祎对我说:“刚才你为什么用那么大的劲儿冲出水面,象是扑食的鳄鱼似的。”

我说:“我憋不住气了。”我没说实话,我不能对她说:我怀疑你是魔女,你要害我。因为如果她并不是魔女,她并不想害你,那我说出那样的话,就是冤枉她了、伤害她了。

她说:“是这样的呀,你经不住水下考验。我们曾做过此类的训练,我们可以在水下憋气较长时间的。”

我说:“是吗?你们演员需要有多种才能,对不对?”

她说:“我们演员身体素质要好,也要培养一些特殊本领,以适应演艺生活中需要应对的环境与需求。”

我说:“理解。”

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对她刚才让我埋首水中的行为,我不再认为她意图害我,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一来她没有害我的理由,我们初次相见,从无瓜葛;二来我水性好,不怕水,温泉水也不深,没有危险,再说众目睽睽,她即使想害我也害不成。

只是另一个疑问又从我大脑里产生了:她看来是有些个性的,并且好像不太拘泥于男女区别。她有点野女孩的性格,这种性格来自哪里呢?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7,2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