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海:远离和栖留:明信片三章

Share on Google+

浪子心情

浪子之所以为浪子,不在于山高路远,暮色秋意;负笈远游,关山万里,原是好男儿本色。远离故土之后,襟怀中凭空增添了思乡之念,也阅历了他乡的好山好水、儿女情长。生活就是阅历,是串起美丽回忆的一条长长珠链,圆润的珍珠就是人生中经历的美好场景。走过高山,涉过大河,天涯处处是芳草。疲惫的时候,可以盘点行囊,盘点南方的贝壳和北方的红叶,东瀛的落日与西域的苍茫,也盘点心境,重读点滴在心的诗句。胸中块垒,也就霍然而消了。

浪子心情,就在天涯之路上生长,成为行囊上的一面鲜红旗帜。正是这面旗帜,驱使着浪子马不停蹄,不断踏上新的里程。浪子行,三分无奈,七分伤感,最是温暖熟稔处,又将匹马西行。浪子之心是命运之神盖下的印戳,鲜红而模糊,图案中显出离别的凌乱。浪子就是这样,前面是未经探索的广袤世界,后面是命运驱使的皮鞭。浪子并不因为背井离乡而成为浪子,浪迹天涯,早已是不变的使命。

继续阅读

阅读次数:7,732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