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萨:城市与狗(赵德明译,6)

Share on Google+

第二章(3)

“狗咬狗。”那个声音说,“它们会互相狂叫、扑打、撕咬。”

“奴隶”不记得那个和他一起接受新生“洗礼”的少年的面庞。大概是八、九、十班中的某个新生,因为他身材矮小。由于恐惧,那张脸已经变了形。那个声音刚一 停,小伙子便朝他扑过来,一面狂叫着,一面喷吐着白沫。突然,“奴隶”感到肩膀上被疯狗咬了一口,这时,他的身体才有了反应。他在边叫边咬的同时,以为自 己真的长了一身皮毛,嘴巴也是既长又尖的,好像真的有条尾巴像皮鞭一样在背上甩来甩去。

“行了。”那个声音说道,“你赢了。可是那小个子骗了我们。他不是公的,是母的。你们知道,公狗和母狗在街上相遇会怎么样吗?”

“报告士官生,不知道。”“奴隶”答道。

“它们互相舔来舔去。一开始,它们亲热地闻一闻,然后就舔起来。”

后来,他被拉到室外,带到体育场上。他已经记不清那是白天,还是夜幕正在降临。在那里,他被脱光了衣服。那个声音命令他在跑道上围着足球场“仰泳”一圈。 接着,他又被弄回寝室,命令他铺好床,站在衣橱上唱歌、跳舞,模仿电影演员的动作,擦拭短靴,舔净地板,用力骑压在枕头上,喝尿……总之,是一连串狂热的 神经错乱。忽然,他回到了自己的班里,躺倒在自己的床上。他想:“我发誓,一定要逃走,明天就跑。”寝室里静悄悄的。小伙子们面面相觑,尽管他们个个被殴 打、唾骂、涂抹,甚至被尿浇过,却显得严肃与拘谨。就在那个夜晚,熄灯号吹过之后,“圈子”诞生了。

那时众人都已经上床,但是没有人能够入睡。号兵刚刚从院子走开,突然,一个黑影下了床,穿过寝室,跑进洗脸间,身后留下两扇门在继续扇动。不久,响起了哇 哇的作呕声,接着便是惊心动魄的呕吐传了进来。几乎在同一个时间里,所有的人都从床上跳下,赤着脚跑到洗脸间去。只见高大而消瘦的巴亚诺正站在灯光昏黄的 房子中央,双手揉着腹部。他们没有上前,只是注视着那黑人呕吐时涨红的面孔。终于,巴亚诺走到洗手池边,漱了一下口。只是在这时,众人方才万分激动地开口 讲起来,大家七嘴八舌,用最脏的话咒骂四年级。

“咱们不能这样下去,必须行动起来。”阿罗斯毕德说。他那白皙的面孔在这群有着古铜色方脸的小伙子们中间显得十分突出。他非常气愤,用力在空中挥动着拳头。

“我去把那个叫‘美洲豹’的喊来吧。”卡瓦建议说。

他们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有人问道:“谁?是咱们班上的人吗?”

“是的。”卡瓦说,“他在床上。挨着洗脸间的那张床就是。”

“干吗要喊‘美洲豹’来?”阿罗斯毕德问道,“难道咱们这些人还不够吗?”

卡瓦说:“不,不是因为这个。他有些与众不同。他就没有被‘洗礼’。我是亲眼看见的。他根本没让他们得手。

他们把他和我一起拉到寝室后面的操场上。他对着那些人放声大笑说:‘这么说,你们打算给我洗礼啰?试试看吧,试试看吧。’说着哈哈大笑。他们好像有十几个人。”

“后来呢?”阿罗斯毕德问道。

“那些人有点吃惊地望着他。”卡瓦说,“你们想想看,他们好像有十几个人呐。一到操场上,四年级的士官生更多了,差不多有二十几个人围上来,也许更多,总之是一大群。他仍然在笑,说道:‘看来你们想给我洗礼啰?好呀,好呀!’”

“后来呢?”这时阿尔贝托问道。

“那些人问他:‘狗东西,你是个好斗的家伙吗?’说着他们就扑了上去。嘿,你们猜怎么样,他呢,却哈哈大笑。我告诉你们,当时那里有一大群人,数不清有多 少,一二十人,也许更多吧。可就是抓不住他。有人解下皮带去抽他,可还是没法接近他,这我可以向你们发誓。我向圣母保证,他们真害怕了。我发誓,我是亲眼 看见的,有不少人摔倒在地上,有些人捂着裆部,有些人头破血流。你们猜他呢,却笑着,喊着:‘你们还想给我洗礼吗?好呀!’”

“你为什么管他叫‘美洲豹’?”阿罗斯毕德问。

卡瓦说:“不是我叫的。是他本人这么说的。那些人跑去包围他,把我给忘在一边了。他们挥舞皮带威胁他。他就破口大骂,骂所有在场的人。这时有人说:‘应该把甘巴里纳叫来对付这个畜生。’接着就把一个大个子士官生喊了来。那家伙满脸横肉,据说是搞举重的。”

“把那家伙叫去干什么?”阿尔贝托问。

“可是为什么要称呼他‘美洲豹’呢?”阿罗斯毕德固执地追问说。

“那是为了让他们俩打一架。”卡瓦说,“那些人喊道:‘喂,狗东西,你既然好斗,给你找来一个个子一样的对手。’

他回答说:‘我叫“美洲豹”。如果喊我狗东西的话,你们可要当心!’”

有个人问了一句:“他们笑了吗?”

卡瓦说:“没有。他们让出一块场地。他呢,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你们想想看,就是动手打起来也是在笑。”

“后来呢?”阿罗斯毕德问道。

“他们俩没有打多久,我就明白为什么人家称他是‘美洲豹’了。”卡瓦说,“因为他非常灵活,灵活得叫人惊讶。你们别以为他很强壮,不是的。他像一块弹性胶 皮。气得甘巴里纳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因为他抓不住‘美洲豹’。而那位呢,拳打脚踢,脑袋猛撞,揍呀,揍呀,那大个子只有招架的功夫,一拳也没有打着对 方。过了一会儿,甘巴里纳说:‘算了吧,不玩这种游戏了。我累了。’大家上去一看,果然大个子已经精疲力竭。”

“后来呢?”阿尔贝托问道。

“没有什么了。”卡瓦说,“那些人就放他回去了。接着就给我‘洗礼’了。”

“你去叫他!”阿罗斯毕德说。

大家蹲在地上,围成一圈。有几个人点燃香烟,一个传一个地吸起来。烟气渐渐充满了房间。“美洲豹”在卡瓦陪

同下走进洗脸间的时候,众人才明白卡瓦是言过其实的,因为“美洲豹”的颧骨和下颚显然都挨了打,扁平的鼻子也中了一拳。他站在圈子中央,透过金黄色的长睫 毛望着大家。他眼睛里有着惊人的湛蓝,流露出凶狠的神情;嘴角边的怪样十分做作,就像他那傲慢的姿势和看人时的怒色一样是强装的;他那突然爆发、震动房间 的强笑也是如此。但是没有谁制止他。大家纹丝不动地静静等着他审视完毕,收敛笑声。

卡瓦首先开口道:“听说这样的洗礼要进行一个月。总是发生今天这样的事可不行。”

“美洲豹”点点头,说:“对,我们一定要自卫。对四年级那帮家伙要报仇,要让他们为自己的那些恶作剧付出代价。重要的是要记住面孔;假如能够做到,也要尽 量记住班级和姓名。咱们大家进进出出要成群结队。晚上吹过熄灯号以后,咱们再集合。啊,对了,应当给咱们的组织起个名字。”

“‘猎鹰’怎么样?”有人胆怯地提议说。

“不好。”“美洲豹”说,“那像是小孩做游戏。咱们就叫‘圈子’吧。”

第二天开始上课了。课间休息的时候,四年级的人向狗崽子们扑过来。他们要组织“鸭子”竞走:让十个或十五个三年级同学站成一排,两手放在臀部,双腿弯曲, 然后听口令向前跑,一面模仿鸭子的动作,一面口中嘎嘎地叫个不停。跑输了的人要被罚“站直角”。此外,还要把狗崽子搜身,抢走全部钱财和香烟。不仅如此, 他们还准备了机油、豆油和肥皂水,打算给低年级的狗东西们当做“开胃剂”,强迫他们衔着杯子一饮而尽。两天以后,吃过早饭,“圈子”开始了行动。三年级的 学生闹闹嚷嚷地出了饭厅,像一块块黑斑似的散布在草地上。突然,一阵石雨劈头盖脸地落到他们的光头上。其中有个士官生惨叫一声瘫倒在地。集合的时候,大家 看到那个伤员由伙伴们抬着送往医务室。第二天夜里,四年级一个睡在草地上的哨兵受到一些蒙面黑影的袭击。黎明时分,号手发现那个哨兵被赤身裸体地捆着,皮 肤上有大块的擦伤,已经冻得奄奄一息。此外,连续有人被石头打伤,或被蒙住摔伤。

最大胆的行动是对厨房的袭击:把成包的粪便扔进四年级的汤锅里,致使许多学生由于腹泻而被送进医务室。面对这些匿名的报复行动,四年级极为恼火,他们变本 加厉地继续那残忍的“洗礼”。“圈子”每天晚上都开会,研究各式各样的行动计划。“美洲豹”从中选定一个,加以完善,最后下达指令。在非常激动的状态中, 被强迫关在校内的一个月飞快地过去了。除了“洗礼”和“圈子”的行动所造成的紧张气氛外,又增加了一个新的激动因素:第一次离校外出的日子临近了,在这之 前,早就给他们定做了靛蓝色的制服。每天,军官们就上街的行动规则给新生讲授一小时的课程。

巴亚诺带着殷切期望的神情,转动着眼珠说:“新制服会像蜜糖一样吸引小娘儿们。”

“事情并不像他们说的那么严重,也不像当时我觉得的那样。那天熄灯号响过以后,甘博亚来到洗脸间。如果不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也没有什么了不起。那一个月 不能和那几个不让外出的星期天相比,一点也不能比。”那几个星期天,三年级成了学校的主人。中午给他们放了一场电影,下午探视的家属来了,新生们在亲人的 包围中在检阅场、草地上、体育场和院落里漫步。外出前的一周里,他们已经试穿过呢子制服:靛蓝色的军裤,黑色的制服,上面缀着金黄的纽扣,还有雪白的帽 子。脑袋上的头发已经逐渐长起,如同上街的渴望一样,与日俱增。“圈子”开过会之后,士官生们交谈着首次外出的计划。“甘博亚是怎么知道的呢?纯粹出于偶 然?还是有人告密?假如那时值班的军官是瓦里纳或者科沃斯中尉,那又会怎么样呢?对,至少不会那么快解散。我想‘圈子’如果没有被发现,班上也不会乱得一 团糟;总还可以活动下去,不至于这么快解散。”当时,“美洲豹”正站在当中,介绍四年级一个班长的模样。别的人像往常那样蹲在地上,一手传一手地吸着香 烟。烟雾袅袅上升,撞到天花板上再折回地面,仿佛有个半透明的、变化多端的魔鬼在房间里游荡。巴亚诺听罢开口说:“‘美洲豹’,事情要干,可是不能背上个 杀死人的罪名。”乌里奥斯特说:“报仇是对的,但是不能太过分。”巴亚斯塔说:“这件事让人恶心的是,会把他弄成独眼龙。”“美洲豹”解释说:“有志者事 竟成嘛。如果把他打伤了,那更好。”甘博亚是怎么干的呢?是先推门,还是先叫喊?哪件事在前?中尉一定用双手推门来着,不然就是一脚踢开的。士官生们吓了 一大跳,那不是由于门响,也并非因为阿罗斯毕德的喊声,而是看到那停滞不动的烟气忽然顺着寝室的黑门洞溜走了。这个黑门洞被甘博亚中尉堵住了好大一块,只 见他双手撑着门站在那里。香烟纷纷落地,在那里继续冒烟。大家都打着赤脚,所以没人敢去踩灭。他们一个个呆望着前方,摆出一副好汉的架势。甘博亚用脚踏灭 烟头,清点了一遍人数。他说:

“一共三十二名,全班都在。谁是班长?”

阿罗斯毕德向前迈了一步。

甘博亚平静地说道:“把这场游戏给我详细说个明白。从头讲起,一点也不准漏掉。”

阿罗斯毕德斜视了一下同学们,甘博亚中尉像棵大树一样静静地等在那里。他心里想:“就对他哭一通怎么样?”“中尉,我们哭了,因为我们是您的部下。您不知 道他们是怎样给我们‘洗礼’的,那是怎样的耻辱哟!我们自卫不是理所当然的吗?中尉,那实在难堪哟!他们揍我们,打伤我们,咒骂我们的父母。中尉,您看看 蒙得西诺斯的屁股吧,他们踢了他多少个‘直角’呀!他哭得像个泪人,真难堪呀!他什么也没有对大家讲,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都是事实,根本用不着多说。” “一个一个地讲!不要吵吵嚷嚷影响别的班睡觉。真丢人现眼!刚刚宣读了校规,按理说,应当把你们都开除。可是军队是宽宏大量的,它知道你们这些新兵还不懂 得军人生活,还不懂得尊敬上级和士兵之间的友爱。这场游戏该结束了。”“是的,中尉。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今后我再也不参加了。中尉,我取消他们第 一次外出的假日。是的,中尉,请您看着,我们一定能成为真正的男子汉。”“你们记住,下不为例。这一次我不提到军官会议上去。”“是,中尉。”“好好熟读 校规,如果你们想下个周末外出的话,就要熟读校规。睡觉去吧!哨兵去站岗,五分钟后向我报告。”“是,中尉。”

虽然“美洲豹”后来继续给他成立的小组命名为“圈子”,但是实际上“圈子”却再也没有开会。六月的第一个星期六来到了。这个班的士官生站在发锈的铁栅栏后 面,望着别的班的新兵狗崽子神气活现地像股洪水一样倾泻到海岸街上。他们那崭新的制服、雪白的军帽和锃亮的靴子,使这条大街面目一新。他们看见一些新兵背 向大海,聚集在被海浪冲刷的大堤上,等待着往返于米拉芙洛尔与卡亚俄港之间的公共汽车;而另一些新兵则走在马路中央,向棕榈树大街走去。一直到这些新兵消 失不见,柏油路上已经空无一人,浓雾打湿了地面,他们仍然贴着栅栏站着。直到吃午饭的号声吹响,他们才慢吞吞、无声无息地向班里走去,离开了那个盲目眺望 着的英雄塑像。这位英雄既看不到离校者欢喜若狂的表情,也欣赏不到被罚留校者的烦恼。最后,连这一群人也走进铅灰色的大楼里面去了。

这一天下午,他们离开饭厅的时候,在那只小羊驼忧郁目光的注视下,班里发生了第一起打架事件。“我会让别人那样欺负吗?巴亚诺会吗?卡瓦会吗?阿罗斯毕德 会吗?那么谁会呢?没有任何人。只有他才会那样。可‘美洲豹’并不是上帝呀!如果开口回答,整个情况就不同了。动手以后,假如他抄起一根棍子,或捡起一块 砖头,情况也就不同了。要是他拔腿跑开,情况也就不同了。无论如何不该发抖呀,伙计,那当然不行了。”那时大家正走在台阶上,挤成一团。突然之间就乱了起 来,有两个人失足绊倒,摔到草地上。他们爬了起来,三十双眼睛好像站在看台上一样从台阶上注视着他俩。人们还没有来得及去劝架,也没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情,就只见“美洲豹”像只受到攻击的雄猫一样,猛然转身,朝对方脸上打去,接着便扑到那个人身上,一下又一下地打在对方的头部、脸部和脊背上。士官生们只 看得见两只铁拳不停地飞舞,连那人的叫声都听不到。“应该说,‘美洲豹’,我推你完全是无意的,我发誓,那完全是偶然的。”“无论如何不应当跪下,再说, 双手合十的样子,就像妈妈在九旬斋祷告一样,就像小孩子第一次在教堂里领圣餐那样,就好像‘美洲豹’是神父,而他是在忏悔一样。罗斯庇格里西说:‘好家 伙!我一想起这件事来,浑身就起鸡皮疙瘩。’”“美洲豹”站在那里,轻蔑地望着地下跪着的小伙子,一只拳头高举在空中,好像还要落到那紫红肿胀的脸上去一 样。别的人全都不动地站在旁边。“美洲豹”说:“真叫人恶心。一点人的尊严都没有,真是个奴隶。”

“八点三十分。还有十分钟。”甘博亚中尉说。

教室里传来一片嗡嗡声和书桌的撞击声。“我要去洗脸间抽支烟。”阿尔贝托想着,一面在考卷上写好姓名。就在这时,有个小纸团落到他的书桌上,他看见纸团滚 了几厘米,在他胳膊旁边停下来。在伸手去拿之前,他向周围扫了一眼。但是他刚一抬头,就发现甘博亚中尉正在冲他冷笑。“难道被他看见了?”阿尔贝托想着连 忙低下头去。中尉这时却开了口:

“士官生,可以把刚才落在您书桌上的那个小东西递给我吗?其他人,肃静!”

阿尔贝托站起来,甘博亚接过纸团。他打开来,向背着阳光的方向举起。他一面读着纸条,两只眼睛一面像蚱蜢一样从纸条上跳到书桌上。中尉问道:

“士官生,您知道这上面写着什么吗?”

“不知道,中尉。”

“恰恰就是试题。您觉得怎么样?您知道这份礼物是谁送给您的吗?”

“不知道,中尉。”

“您的守护天使。”甘博亚说,“您知道是谁吗?”

“不知道,中尉。”

“请坐吧,把考卷交给我。”甘博亚把那张纸条撕成碎片,把纸屑放在书桌上,说道,“三十秒之内,这位守护天使必须站出来。”

士官生们互相观望着。

“已经过去十五秒了。”甘博亚说道,“我刚才说的是三十秒。”

“是我,中尉。”一个低低的声音传过来。

阿尔贝托扭头一看,“奴隶”站在那里,脸色苍白,仿佛没有听见别人的笑声。

“姓名?”甘博亚问道。

“里卡多?阿拉纳。”

“您知道考试是个别进行的吗?”

“知道,中尉先生。”

甘博亚说:“好吧。那么您要知道,我必须处罚您:星期六和星期日不许外出。军队生活就是如此,不准和任何人攀亲,和天使也不行。”他看看手表,说道,“时间到了。交卷吧!”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3,27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