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的普选框架在持续的喧嚣声中尘埃落定。八月三十一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特首普选和二0一六年立法会产生的办法出台了一个重大决定(简称“八.三一决定”),为下一届的香港特首选举定下框架,除了给予香港合格选民一人一票选举权利外,候选人的资格和提名条件比现行的“小圈子选举”更加严苛。人大的这份决定使渴求民主的香港民众感到失望,香港立法会中的泛民主派议员已声言将会否决这份方案,泛民阵营和争取民主普选的各界人士声言将採取占中、罢课、不合作等公民抗命行动。如果情况没有改变,香港政改有可能会告吹,香港朝野对峙局面将会越来越趋向尖锐,香港管治困局更加难以纾解,香港政局将会动荡不安,社会秩序不得宁日,香港的现状和前途令人担忧.

极度保守的框架

人大的“八.三一决定”的普选框架可谓极度保守,由一个受到充分控制的所谓提名委员会,加上必须获得百分之五十的提名和限定候选人为二至三名(以往“小圈子选举”须八分一提名即可入闸),普选出来的特首须中央实质性任命,以数道关卡确保北京不属意的人士难以出闸成为候选人,安全系数可谓做到了百分之百。北京曾郑重许诺,表示政改方案要中央和港人“双认许”,可是这份人大出台的“政治筛选”决定只有中央认许,港人要求“无筛选、真普选”的愿望落空,北京的“双认许”承诺、以及“民主治港”的许诺未能兑现,无疑已经失信于港人,也贻笑于天下。

香港已经回归十七年个年头,可是在权力分配和政治文化这两方面,香港社会与北京中央的分歧、猜忌很多,没能建立起基本的互信。政制发展问题,成了困扰香港政治的核心问题之一,势必影响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有着相当民意基础的泛民主派政党、社团、人士每临到重要的政治形势关头,每一次都要冲击普选的议题,这让北京应接不暇,所以普选问题一天得不到圆满解决,一国两制就很难说是成功的。

港人追求普世价值争普选

自一九八零年代普选问题被提上香港政治议程至今,多年来一直争论不已。香港各党派、社会各界在这个问题上各执己见、长期分化,香港民众为了争取享有普选的政治权利,进行了长达三十多年的漫长艰难抗争。到了二00七年底,终于得到了北京的回应,当年十二月底,人大常委会正式就香港普选订出时间表,宣佈二0一七年香港可以普选行政长官,接下来最早可于二0二0年普选立法会全部议席。

这一来之不易的普选时间表,从宪制程式而言,的确是中央授予香港,但这并非属于北京恩赐,而是与香港民众常年经月坚持不懈地追求民主、表达普选愿望的努力分不开.这期间香港民众表现出来的和平、理性、务实态度和坚定、执着精神世所共睹,也让北京不敢怠慢而必须回应香港民意。

事实上,无论从社会、经济、法治条件各方面来看,香港在回归前就早已具备实行全面民主普选的条件,香港民众也一直要求还权于民,但是北京一次又一次採取阻扰、拖延策略。在二00四年,更通过人大常委会释法否决零七、零八年双普选,令香港民众在条件成熟状况下只能望普选落空喟然兴叹.后来,人大常委会又否决二0一二年双普选,再次令香港民众感到失望。不过,中国最高立法机关在否决二0一二年双普选之余也同时定下了一个普选时间表,当时大多数港人相信北京会让香港在二0一七年实现普选特首,只有少数人怀疑北京会愿意兑现《基本法》中的承诺,会愿意让香港政制真正朝全面民主的方向迈进.

真普选落空港人失望

到了近一两年,不断有京官放话,提出特首须“爱国爱港”、“对抗中央的人不能当特首”之类的说法,才让许多港人担忧北京让香港实行普选的诚意。于是,一场要求“真普选”、拒绝“假普选”、反对“政治筛选”的社会运动在香港展开,各方人士提出了种种普选方案,採取静坐、请愿、游行、座谈会、民间公投等各种形式要求在港落实“真普选”,北京也接连数次与包括泛民人士在内的香港各界进行交流、磋商。然而到最后,仍然抛出了一份极度保守、甚至比一些建制派的政改方案更加保守的普选决定,实在令人深感遗憾和失望。

现在看来,包括泛民主派人士在内的不少港人以前似乎太过于轻信北京的承诺了。毕竟港人面对的,是一个实行极权威权政治几十年的国家,二00七年订出的普选时间表,是在香港民众长期始终不渝的巨大压力之下无奈作些门面功夫,只是一种表面上的让步,届时绝不会轻易兑现.其实,民主、宪政、自由和人权是全人类的普遍价值,中国不应自外于这些普世价值,倘若中国能够允许已回归的由自己统辖的香港採取普选制,使得香港将成为中国境内首个有真正民选领袖的地区,而成为中国推行民主的试点,这对促进中国整体的民主化、树立正面的国际形象无疑将有正面作用。

而且,香港将来的普选经验至少可以让中国境内的其他地方借鉴,也可以让北京中央作为参考。中国的改革开放发展至今,政改停滞不前带来的问题世所共见也触目惊心,政治体制的实质改革可谓势在必行。如果香港能成功落实普选及保持社会繁荣稳定,北京在城市或地区管治上便有可能引入香港的经验,例如开放让某些地方政府长官职位由选举产生,以确保省、市发展符合民众的期望。如此看来,香港成功落实普选对中国的政治形势势必将有积极的影响,对于推动中国的政制开放及民主进程有着不难预料的正面作用。然而,这一切对香港乃至中国未来前景的良好期望,都随着今次人大“八.三一决定”的一纸文书落空了。

民主进程路漫漫

人类的浩荡坦途是民主自由。世界民主化的发展历程告诉我们,人类社会的民主进程像海浪般一浪接着一浪,不抵达民主的彼岸,是绝不会停下来的。回归后香港的民主运动,已经与中国整体的民主化命运休戚相关.如今,香港的民主改革再次梦碎,这显示了香港乃至中国的民主进程必定伴随着艰难和艰辛,前路还很长,香港与内地民众无疑还要继续努力与奋力抗争,未可松懈。值此香港民主路上的又一次挫折之际,且让我们怀揣信念,继续前行,期待终有一日双普选能在香港落实,香港民众终能迎接普选时代的到来,完成香港的民主化使命,而中国民主化的航船也终将有日扬帆启航。因为尽管黑夜如此漫长,然而终究会有终结的那一时刻,黎明的曙光必将到来。

写于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四日

文章来源:讯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