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之旅程:从黑马到诺奖得主》将在美国正式发行

Share on Google+

03/30/20

一本纪念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文集即将在美发行,
来自各国的学者、民主人士、政治家以及刘晓波的妻子分别撰文。
美国学者黎安友认为刘晓波在这些亲密回忆和纪念中重生,
美国作家哈金也认为本书既是对刘晓波的个人见证亦是历史见证。
艺术家艾未未表示希望用记忆对抗专制政权的封杀和集体遗忘。
他亦认为刘晓波的思想和价值已远起狭义的「反抗力量」。

(吴亦桐报道)

据独立中文笔会消息,《刘晓波纪念文集》的英文版《刘晓波之旅程:从黑马到诺奖得主》(The Journey of Liu Xiaobo: From Dark Horse to Nobel Laureate)将由美国內布拉斯加大学的波托马克出版社于4月1日正式发行。

这本文集收录了数十篇对这位「中国曼德拉」的纪念文章,大多为刘晓波去世后的追思文章。作者名单中包括藏人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刘晓波的妻子刘霞、《零八宪章》主要起草人张祖桦、中国艺术家艾未未、旅美中国学者余英时、汉学家白夏(Jean-Philippe Beja)、林培瑞(Perry Link)、黎安友(Andrew Nathan)以及美国国会议员马鲁比奥(Marco Rubio))和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八九学运前学生领袖王丹,中国学者艾晓明等数十位来自全球各国的宗教领袖、学者、作家、知识分子和政治家等。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黎安友表示:这位已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通过这些由他朋友和仰慕者贡献的亲密回忆和深刻反思「活了下来」。其中许多人,正像刘晓波一样,是为中国民主进行长期艰苦奋斗的英雄。

法国汉学家白夏在文章中回顾他与刘晓波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友谊,见证他从锐利的批评者成为一个成熟、理性思考中国未来的知识分子。当天安门运动爆发时,他显示出真正把中国的未來放在心上,他決定回到北京并直接去了天安门场。大屠杀之后,虽然刘晓波有逃亡的机会,但他还是留在那里并被捕入狱近两年。他也被官方称为那场示威活动的「黑手」,从「黑马」到「黑手」,白厦说刘晓波是知行合一的人,「六四大屠杀」改变了他,他的使命变成了为民主而战,以便能够面对那夜的「亡灵」。

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等待》作者哈金评论道:这本无价之书展示了刘晓波的兴趣、关注和思考的范围和深度,帮助我们贴近了解这位杰出的人士。这本书作为一本文献,承担了另一种见证,既是个人的也是历史的。

刘晓波的友人、中国艺术家艾未未曾以颇为令人争议的方式在网络上引发公众对刘晓波的关切,但遭到很多网友的攻击。

艾未未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真实是对刘晓波最好的追忆,而不是以谄媚的态度赞美、或者赋予刘晓波光环、对他做宏大的政治解读以及最后在众声喧哗之后遗忘。

艾未未说:一个认识的人或是朋友去世以后如何真实的对他的记忆是很重要的,有什么说什么,而不是去歌功颂德,说一些很谄媚的话呀或是说用来表达个人和一种理想之间的关系。他去世后那个状态是很令人失望的。刘晓波的存在不是一天两天了,实际上在推上的谈论不多的。我有不少谈到晓波的,有调侃的、有讽刺,也有批评和争议的,但我的作用是希望引起人们的讨论,因为晓波是中国最重要的政治犯,但同时被遗忘的政治犯是非常多的。

艾未未在文章中写道:这样的政权唯一能够生存的理由,是杀去那些有情感的人,刘晓波是这些人当中最完整的一个。刘晓波是一个真正的、完整的「知识分子」,其思想和行为示范的价值远超狭隘意义上的反抗力量。

艾未未说:晓波是一个知识分子,他谈的价值观远远大过了只对中共的很浅显的抵抗,他谈的还是人的基本尊严和人道主义的一些问题,因为晓波所处的环境是在那片土壤中的,但我相信晓波是一个超过他所谈的范围的一个人。中国在意识形态上和知识界并不存在对现存体制的一个抵抗力量。大多数的反共是在一浅表层次下的一种恩怨类型的反共,而并不是理论上和哲学含义上对专制制度的一种批判。

艾未未在文章的结尾也写道:刘晓波给他的时代留下的最大的政治遗产是他什么都没有留下。也许又将引发公众争议。

艾未未说:很多人说他有政治遗产什么的,在中国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在中国没有一个思潮或一个抵抗性思潮存在,晓波他的特征是个人的纯粹性。他是完整的坚持了他的路线,然后死在了监狱的迫害里,这是一个句号,这是没有别人能够替代的。晓波的思想就是属于晓波的,一块钻石就是钻石,他跟旁边的矿物是一点关系没有的。

《刘晓波纪念文集》英文版作者之一艾未未(右)、林培瑞(左一)在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中)摄影作品展览展览的开幕式上,三人都为该文集的作者。(吴亦桐 摄 / 2019年5月)

该文集的作者之一、藏人作家唯色也向本台表示,民族问题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试金石,刘晓波多次撰写文章,提出西藏危机不仅是大一统与高度自治的矛盾,而是专制与自由的矛盾。

唯色说:08年的3月,藏地的抗议之后,晓波也写了一些文章,我们也讨论了西藏的情况,藏人的苦难的这种症结、解决方法等等,他都有自己的意见,如果他现在还在,他会有持续的关注和更深入的见地。华人知识分子里像他这样对民族问题思考的人还是很少的。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北京异议人士鲍彤与刘晓波是忘年好友,曾分属体制内外的两个人有着「天安门广场运动」中趋同的民主、价值理念作为紧密的联结,他们在2007年、08年成为好友,并最终把名字共同写在《零八宪章》的首批联署名单里。

鲍彤告诉本台记者,很多人将中国民主的期待和想像投射在刘晓波这个名字,但刘晓波所做的事情,就是他要做自己做的事情,要说自己想说的话,这是一种关于自由、关于公民表达的示范。而良性的制度就是要使每个人,在健康的公民社会里做每个人发挥自己的作用,扼杀个体公司的作用的制度一定是恶的制度。刘晓波的名字在现今的中国社会不被很多人知道,但他的价值会作用于未来的中国。

生于1955年的刘晓波是中国最具标志意义的民主人士,也是一位多产作家、评论家和无畏的诗人,被认为是中国最重要的异议思想家之一。早在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政治小阳春」时期,刘晓波以「文坛黑马」的姿态对中国知识分子、文化等展开了深刻的反思和批判;其「非暴力革命」理念也贯穿了他参与天安门广场运动到支持西藏及其它的民主运动中。

2008年刘晓波发起《零八宪章》联署行动,《零八宪章》是对中国的一个民主愿景,包括自由选举和结束共产党对权力的垄断,刘晓波也因此被捕并被判刑11年。2010年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被肝癌」去世。

这本纪念文集是由美国小说家兼记者,国际笔会荣休副会长乔安尼·利多姆—阿克曼(Joanne Leedom-Ackerman)主编。狱中作家委员会协调人张裕,华裔美国图书馆员、《民主中国》英文网页编辑李洁,以及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联合参与编辑;本书的译者为毛雪萍(Stacy Mosher)和吴玉婷(Andréa Worden)。

(压缩本及采访录音已载RFA)

阅读次数:35,77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