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丹:走康有为的路 流谭嗣同的血

Share on Google+

刘晓波去世的消息传出之后,我迅速在脸书上报告了这个消息,大批的网友留言表示哀悼。其中,有一位网友的留言我想在这里跟大家分享,他说,刘晓波是“走康有为的路,流谭嗣同的血”。

之所以分享这句话,是因为我认为非常精辟和值得我们深思。说刘晓波“走康有为的路”,当然不是说刘晓波是保皇党,主张君主立宪,而是说,刘晓波的政治主张和他的基本立场,其实是非常温和的,正如同当年的康有为一样。刘晓波从来没有主张革命,他甚至主张“我没有敌人”。但是结果,他的结局却如同当年的谭嗣同一样的惨烈:为了改革和进步,最终被当局迫害致死。历史,有的时候真的会重演。

但是,刘晓波之死也告诉了我们一个其实很清晰,但是大家都不愿承认的事实,那就是:对于中共来说,即使最温和的主张,只要是以宪政民主为基础的,都是不可接受的。不管这样的主张多么温和,不管提出主张的人如何地表达善意,对于中共来说,都是“国家的敌人”,都是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的。从体制内的前总书记赵紫阳,到体制外的异议人士刘晓波,从来都是如此,毫无例外。

这说明了什么呢?这说明了,所有那些寄希望于中共会主动引领政治改革的人,所有那些认为只要经济发展到了一定阶段中共就会走向民主的判断,所有那些对习近平或许会开明专制的期待,都是完全错误的,极端幼稚的,甚至可以说是无知的。刘晓波之死,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这一点非常重要,原因在于:中国作为一个大国,未来的转型过程是否平顺对全世界,对周边国家,都牵连甚大。作为执政党的中共,如果愿意接纳温和反对派的主张,未来的转型就有可能是平顺的和平转型;而中共如果连刘晓波这样温和的反对派都不能包容,都要迫害到死,那唯一的可能就是断绝了温和派之路,在社会上积累仇恨。断绝可能的改良之路,中国就只有国家和社会之间的对抗,就只有流血的革命。这样的前景固然不是我辈愿意看到的,但是一旦发生,中国内部必将陷入动荡,而内部的动荡必然引发针对外部的效应,直接波及到周围国家乃至全世界。这,才是刘晓波之死,带给我们更深层次的思考和担忧。

刘晓波的惨烈结局,固然是中共毫无人性的迫害所致,但是正如纽约大学法律系教授孔杰荣所指出的,西方国家对于中国的人权问题越来越淡漠,几乎到了放弃的地步,这样的纵容和绥靖政策,也难辞其咎。刘晓波之死,必将在国际社会激发起巨大波澜,要求检讨对华人权政策的呼声也将取得更大的话语权。

面对一个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惨死,再亲中的政党和政客恐怕也只有瞠目结舌,重新思考。换句话说,刘晓波的去世,很可能成为中国崛起的一个转折点:一向以经济高速发展的形像在全世界收买人心的中共,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会背负刘晓波之死的包袱,形像必将大受损伤,其气焰也会受到重挫。这当然是我们所乐见的事情,但是为此付出的代价是刘晓波的生命,确也是不可承受之重和时代的悲剧。
刘晓波用他的生命,用他最后的一口气,告诉我们的这个事实──中共,已经成为新纳粹集团──希望能够令全世界深思。

原载2017年7月15日《苹果日报》

王丹——旅美中国流亡学者、作家,历史学博士,《北京之春》社长,华人民主书院主席,独立中文笔会会员;1989年学运领袖之一,六四屠杀后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和“阴谋颠覆政府罪”两次共判十五年徒刑,实际受刑约七年。

阅读次数:3,72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