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晶:武汉封城日记(3月14日)

Share on Google+

3月14日

有个朋友把我拉进一个群,群里的人在分享最新的交通管制信息,交流“离开”的经验。湖北除武汉外的县市开始放松了一些管控,已经有人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有人为了复工,有人为了团聚,有人只是想离开。当然,也有人想回湖北的,但很多火车票不卖到湖北地区的票。

离开要有通行证和健康证明,可是各个县市乃至村子的开放程度和政策不一样,有的通行证只能在市里活动,有的地方开通了城际巴士,有的地方可以自己驾车走高速出省。

出了湖北,能不能进入别的省市又是一个问题,进入也需要工作单位或社区开的接收证明。有的省份不承认在支付宝上申请的绿码(健康码),有人开车上了高速,到了目的地却下不了高速,去江西、四川、重庆的群友都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他们被迫原路返回。

有的地方可以接受进入,却要求隔离14天。温州、台州、广州要求集中隔离,自己出钱,每人每天300元;东莞、杭州要求集中隔离14天,政府出钱。

没有统一而稳定的政策,人们的出行很难有保障,往往只能自己亲身试验,试验就会付出一些不必要的成本。

昨天的晚餐是包菜炒肉。

昨天12点多睡觉,楼道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搞得我半天才入睡。早上7点多,楼道里又时不时地传来开门声,我就被吵醒。我的小区旁边正在修建地铁,封城前,晚上工地上也会有轰隆隆的机器声,可我基本不受影响。现在我的感官似乎时刻在寻找信息,很难关停

有个上海的朋友说,自从她家附近有人确诊之后,她老是听到救护车的声音

今天阳光很暖,小区院子里晒太阳的人、取外卖的人多了起来。有人还推了个婴儿车到小区门口取外卖。

推着婴儿车取外卖的人

物业的主任在群里说:“办公室现有一些切好的小葱,业主们如需要请带上食品袋到办公室领取。”

有人领了后,拍照发到群里,说:“脱水干葱,非常好。感谢政府的人文关怀。再次感谢自治小组的领导们。”我下楼的时候忘了带袋子就没有领。

邻居领到的葱

彤彤一家人也照例下楼晒太阳,她家的狗小步在后面步履蹒跚地走着,彤彤的奶奶说它已经13岁了。

今天来消毒的环卫工穿了防护服,不过防护服上的裂口非常明显。封城近两个月,他们终于穿上了防护服,可却是破的。

穿着破防护服的环卫工

来源:Matters

阅读次数:5,2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