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新冠时节些许观察和断想(下)

Share on Google+

爱心食品袋挂在路边,任有需要的人取。图/廖天琪提供

中国开动「大外宣」扭转始作俑者的形象

随着经济的发展,中国产品佔领了世界市场,此时北京政府的野心开始膨胀,从2009年开始,投入450亿人民币推出全球的宣传战略,一方面扩大中央媒体的海外业务,增设办事处,招纳外语人才,另一方面收买海外华文媒体甚至小型的外国媒体,藉此美化「中国=中共」的形象,创造国际亲中的舆论,争夺话语权。就如习近平在2013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点明的方向——「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这就是所谓「大外宣」的中心思想,可惜这些故事和声音都是事先被中共过滤消毒过的赝品,跟真实和真相有巨大鸿沟。

这次为了扭转病毒始作俑者的恶名,中国向全球数十个国家展开亲善活动,到处派送医疗卫生用品,从口罩、呼吸器到各种检测器材和药品飞往世界各地,还派出专家,提出「一省救一国」的口号,江苏-巴基斯坦、上海-伊朗、广东-伊拉克、四川-义大利,大外宣上一片锣鼓喧天,甚是热闹。中国网民好似打了鸡血一般兴奋,先是武汉零确诊,现在咱去救外国人啦,「厉害了,我的国!」

大家知道中国官方公布全国新冠病例是8.2万,死亡数为3300,由於信息封锁,外界不知道中国真实的病役数字。从美国情报界的一份送达白宫的机密报告中,彭博社指出,报告明指中国政府隐瞒病例总数和死亡人数。据一些被中国官方删除的社交媒体上的叙述,从武汉多家殡仪馆前家属排长龙领取骨灰盒的情景,就能推算出死亡人数不会只是政府公布的那么少。

现在中国飞机满世界飞,运送救援物资,俨然一付救世主的模样,我们也不知道那些在封城两个月之后,失业的人们和破产的企业刚从死神中捡回性命,又将如何挣扎在温饱线上。数周前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发起「感恩教育」感谢习大大到武汉探视疫情,感谢政府厉行隔离政策的「救命」之恩,结果引起反弹,如今「大内宣」稍有收敛,不过还是在大力报导西方国家抗疫受挫甚至失败的情况,宣扬对比之下具有中国特色的治理危机的方式是有优越性的。长期接受洗脑的中国人民是否有判断消息的真伪那就很难说了。何况现在世界病魔缠身,实际情况确实非常糟糕。

採用高科技监控疫情是把双刃剑

亚洲国家如新加坡、韩国、台湾的政府都在抗疫之时,採用了电子监控,用智能手机甚至信用卡消费纪录来协助溯源到新冠患者的行踪,他/她有怎样的社交网路,跟何人有接触,这被证明是十分有效的方法,能快速找到病毒扩散的区域,甚至源头。至於中国,则使用范围则更为扩大,手机用户必须装置一种定位软件,以便防疫人员随时跟踪定位,政府还要求民众在支付宝「健康码」的栏目里填写个人健康资料,从而被分成红黄绿三色, 由此来定出个人的行动允许范围,谁可以出入公共场合,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等等。红黄二色的人需要自我隔离,(自我隔离者自然是插翅难飞,日夜受到监控的),有绿码的人也非有恃无恐,数据根据此人所处位置,活动范围和健康状况而浮动,由绿转黄不是不可能的。

据说,以色列对台湾的监控科技十分讚赏,该国自从911以来,对恐怖份子的防范已经使用科技追踪和局部封锁个人经济活动的措施,现在为对付更为凶险的病毒,总理尼坦雅胡表示将採取类似台湾的作法,如获内阁同意,会启用网路监控来定位确证病患的接触者。其实,更让以色列政府伤脑筋的是犹太教和东正教那些基本教义的顽固教徒,直到今日依然坚持聚众於教堂中,信徒一个接一个走到神坛前,亲吻耶苏的图像和教主的手。这种习俗即便是再进步的电子科技都对付不了的。

西方国家 现在也在考虑採用数据化抗疫的方法,但是这涉及到个人隐私问题,像中国或新加坡那样,把个人健康的情况和行动公开化,是大部分人不能接受的。欧盟於2018年通过了数据保护条例,强调个人信息是公民的人权和人格的一部分,隐私保护十分神圣,呼籲民众不要轻易将个人信息透露给商家甚至政府机构,个人隐私中健康状况和社交范围尤其属於自身秘密, 任何公权力不可侵犯。如果疫情发展更为凶猛而有失控的趋势,那么西方有些国家在个人自愿加入的条件下,有可能採取韩国模式,即每人有个代号,只显示性别年龄,没有名字,这样多少可以保护部分隐私。据调查,德国甚至有半数的人愿意在疫情期间接受这类数据监控。

疫病扩张了政府的权力

本来世界公民都享有基本人权,其中个人的私生活、家庭、住宅和通信不得任意被干涉。现在为了防止疫病的扩散夺命,各国都要求民众宅在家中,不要任意出行,有些城市和区域民众甚至被「禁足」,这自然是抵触了法律,但是多半国家的法律依据是:非常时期——如战争爆发,政府有权力做出相应的限制。到目前各国受到隔离、封城、锁国甚至禁足的民众绝大多数都能接受这些限制,少有抱怨的,不过各国因情况不同,执行方式各异。像武汉病毒初期那样把「嫌疑病患」硬生生拖死狗般拉出住所,或印度政府一夜之间锁国宵禁,警察当街痛打两人以上的载人摩托、罚跪、侮辱等行为,这在尊重人格(人格权也是基本人权)的西方社会是不可能出现的。

採用电子监控、人脸识别种种方式不仅可以围堵病役,也可以围堵异议人士,中国的「社会信用系统」早就被西方诟病,如今在中国,所有对政府不悦耳的异音、异声可以立即监测到,异见人士天罗地网,插翼难逃。现下有疫病的藉口,电子监控就更肆无忌惮了。上述提到被抓捕的公民记者和维权人士,平日就是极权政府的眼中钉,现在习政府乘全世界被新冠弄得焦头烂额,自顾不暇之际,抓捕了这些敢言的正义之士,想来「扰乱治安、寻衅滋事」甚或「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都可能当头罩下。

当然也有一些国家的政客借机揽权,匈牙利国会授权极右总理的奥班(Victor Orban)可以无限期地延长国家的紧急状态,并在此状态下拥有更多的权力。奥班本来就对匈牙利的言论和新闻自由很不友善,这样一来,他更能放手干预了。欧盟的十数个国家都对此提出批评,表示如果匈牙利政府滥权,违反欧盟的民主尺度,将要考虑进行抵制的措施。

独裁的土耳其总统,专权的俄国普京也都乘机利用民众的恐惧扩张个人权力,藉口打击假新闻和谣言,对媒体套上紧箍咒。

疫病冲击下德国如何面对经济危机

这次突发的瘟疫属於纯粹的黑天鹅事件,由於生产停顿、经济活动停摆,许多国家的行业面临倒闭、破产,失业人口爆增,在疫情还看不到尽头的时刻,各国都纷纷抛出救援纾困计画,大国拿出天文数字的国家财力来帮助各行各业渡过难关。川普发话要撒2兆美元来支撑经济,给每个成人发一千二,儿童五百美元来刺激消费,这笔钱他真有吗?这是个问题。川普倾巢抛出的巨额刺激经济法案,是由许多利益集团代表提出本行业的需求,经白宫总汇,两党协调最后达成一致通过。其中共和党力撑石油、航空、地产金融,民主党代表工会、新能源、人工智能等中小企业,综合来看是持平的。这套刺激法案有可能提升长期萎靡的制造业, 加大跟中国较为全面配套的制造业的竞争力。

笔者所在的德国,政府也及时订出相当细緻的纾困计画,拿出几千亿的欧元来帮助面临困境的大中小企业。就像圣经创世纪(41:30)里约瑟夫对法老说的:「埃及遍地必来七个大丰年,随后又要来七个大荒年…」德国近几年来经济发展健康而强势,许多年都没有财政赤字了,国库丰盈,现在碰上天灾疫病,正是政府大手笔地帮人民,帮企业渡过难关的时刻。劳工法上,德国政府多年来就施行一种很理性有效的保障就业率的措施,就是所谓的「短工补贴」(Kurzarbeitergeld),如果一个企业在周转不灵的困难时期需要裁减员工的话,不必辞退他/她,只是减少工时或暂时停工,由政府负责保证此人67%的净收入,有时候甚至比例更高。这样可以保留一些职场上有经验的人,不至因为公司工厂暂时的困难而失业,保障以后复工的机会。现在这个制度就真能救场子派上用场。此外,到今日为止,有一百万个大小企业已经向政府申请一次性不用偿还的救济款项, 以及长期的低息或无息贷款。虽然据经济专家预测,德国今年的年增长率可能跌至负数,但是在全球都面临经济危机时,这也就无可厚非了。

在这段疫情最严重的时刻,德国确诊人数虽然高,但死亡率却相对低,原因一是检测的人数高出其他邻国,其二,本身医疗系统比较健全。其三,德国在肺病的研究和治疗方面相当进步,设备也较齐全,其四,没有三代同堂的生活习惯,老年人多是独居或在养老院,交叉感染少。可惜,近日爆出有几所养老院内医护人员确诊人数多,因而导致许多老人因而死亡。不过,目前全国的医院还没有爆满,所以开始派专机或专门的列车去接收法国、义大利和西班牙等地的重病患者。在这生死关头,这无疑是彰显团结,温暖人心的举措。德国总理默克尔夫人在抗疫工作上的沈稳作法受到本国人民和国际的讚誉。

日前,法国、义大利等灾情惨重的国家,在财政频临瘫痪之际,提出一个「相互扶持、共度难关」的计画,也就是在欧盟设立一个「冠状疫病债券」(Corona Bonds),让经济实力强的国家,来帮助被疫病打趴下的国家。此建议被德国拒绝。其实欧洲已经於2012年在欧元区内建立了一个「欧洲维稳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 ESM),专门帮助欧盟内经济出现财政危机的国家,以往发挥了很大作用。德国原国防部长,现任欧盟委员会的新科主席,乌苏拉 ·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指出,将对这个「欧洲维稳机制」注入巨额欧元,同时将德国的「短工补贴」制,推及到欧盟其他国家,协助各国困难的企业和失业者。

另外, 喜欢旅行的德国人在疫情爆发期间,被困在国外高达20余万人,政府也派专机一趟趟地把这些人接回来,最后一批是滞留在新西兰的一万多名德国旅客,由於各国的机场都封闭,运输出关成了大问题,不过这几天这段燕归巢的插曲终将完美落幕。

疫病中真正的孤儿

看吧,政府大撒币救市,派专机救人,连沦落在土耳其境内的北非、中东及各地的难民也没有完全被遗忘。数周前,成千上万的难民不满土耳其难民收容站的髒乱拥挤的状况,群起徒步闯关希腊,想通过希腊来到德、奥和其他条件好的国家。希腊边警强力拦截,甚至用喷水车来驱散人潮,双方武力对阵。由於难民中有许多没有家庭的未成年孩子,德国和法国已经答应要接纳一两千名孤单的儿童和青少年过来,这件事最近也在进行中。

莱茵河边即便在和熙的春日也无人影。图/廖天琪提供

在这疫情严峻的德国社会,依然充满着温情, 人们也表现出善良美好的一面,主动帮助年老的邻居去购买食物;到停止店内营业,但是可以外卖的饭店和咖啡店订购外卖食品,以此来支持他们缩水的生意。更有许多退休的医生护士和医学院的学生,主动到医院去帮忙,为忙得团团转的医护人员舒压。

不过在这场悲喜交错,既紧凑又舒缓的社会大杂剧中,妓女也歇业,流氓亦返家,倒还真的有一个孤独的人被世界遗忘,那就是北朝鲜的「火箭男」金正恩,世界忙乱没人睬他。小金急忙这两天发射了一枚火箭,证明他还「健在」,可惜白忙活一场,他的如意算盘依然打了水瓢,不但习大大没反应,没召他进京,连「亲密战友」川普也不搭理,没有赶过来跟他拥抱握手,合演双簧,小金这齣独角戏好不悲凉啊!好在还有另外一小撮人跟他一样,完全失落,没人青睐、没人照顾、被政府和社会遗忘了,有道是:

瘟疫时节人畜稀
偷儿扒手欲断魂
借问何处可下手
笑答瘟神送走时

註:文中的疫病数字为本文落笔日期(4月3日)

民报
2020-04-05

阅读次数:3,88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