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仑玫瑰”和“谷中百合”在梦中摇曳,风中没有一滴雨露、空中没有一片雪花。

信仰之于一个民族比生命都重要,国家是短暂的民族更长久。信仰是民族生存的铁锚,信仰是生命成长的雨雪。

我在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我在祈祷劫后余生。

倘若节气只停留在深秋和初冬,人们会感觉舒适,却是对生命最大的杀戮,正如恒温环境下的动植物不再随斗转星移而进化前行,最容易夭折灭绝。

干枯的秋季如荷把心深埋在淤泥里,枯荷的黄叶有一种残缺的美,她在与干旱抗争,农人把藕打捞上餐桌,画家留下亭亭玉立的荷花,诗人总是丢失整个季节,将饱满的心事冬藏。

落叶纷纷飘落去远方安家,我期待一场甘霖如潮的秋雨,雨终究没有落下,一个季节都在饥饿中挨着。秋雨死了,雪是雨的魂魄,我在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

活在一个没有梦想的时代,诗被段子和视频取代,远方很远,几近没有诗和远方。追逐金钱、疯狂娱乐、纸醉金迷是时代的特征和标记。一个疯子在书房自言自语,自娱自乐,他怕被淹没在浮躁喧嚣的泡沫中。

泡沫终究是泡沫,不是生命的健康形态,似泡影的生活终将破碎。猪肉、鸡肉和房租如春笋,菜篮子的蝴蝶效应亦会卷起社会风暴……干枯的日子,我在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

江南的雨吝啬如小气的财主,江南的雪还深藏在天路上。花草嗷嗷待哺,树木萧索无语。人心疲惫如铅,季节风中落泪。

有期待就有希望,雪是四季中最合适做梦的素材和风景。北国南国都期待一场雪,北极南极冰川加速溶化,气象于恶劣的阴霾中徘徊,冰川霸主北极熊岌岌可危,冰川公主企鹅黯然迁徙……但却无路可走。生命物种赖以生存的环境不再,人类则不会有美好的明天。

我在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就像等待久别的恋人。我要和一块陨石恋爱,我要和一株小草起舞,我要和一只飞鸟歌唱。我等待了千年,只遇擦肩未见回眸,我期待我们在一场凌厉的雪中邂逅,不知归去,共同编织雪的纯净、雪的童话、雪的信仰。

生命经历过无数次气候冷暖变迁,物种由一而繁,又历经大灭绝。生物灭绝的速度风驰电掣,若干年后北极熊和企鹅或在博物馆才能看到,人类将肩负何种使命?

神说:“水要多多滋生有生命的物,要有雀鸟飞在地面以上,天空之中。”神就造出大鱼和水中所滋生各样有生命的动物……

神就照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乃是照着衪的形象造男造女。神就赐福给他们,又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满地面,治理这地;也要管理海里的鱼、空中的鸟、和地上各样行动的活物。”

人类辜负了神,没能侍奉好宇宙万物。多数国人心中没有神的殿宇,他们供奉的是权力和金钱。

“人定胜天”是个天大的笑话,它不过是自负与奴役的代名词。宇宙多大、物种多少人类迄今还没有搞清楚,却借助科技堕落成自大狂,技术的双刃剑能造福也可作孽。假如可以选择我宁愿生活在东晋或北宋,与陶渊明采菊东篱饮酒赋诗,与王安石一路凌寒独自开……

世人忘了神的嘱托,国人心中根本没有神,这就是灾难发生的根源。不能指望一个世俗的人能拯救这个世界!

我在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我在祈祷劫后余生。我要驱除心中的杂念,我要修心养性担当前行,为神在心中打造一座华丽的殿堂,神才是生命的根源、生命的所在。

没有信仰的个人注定白活一世,没有信仰的民族注定不能承担伟业,世界等待神的道再次拯救。我在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我在洗刷污浊的灵魂,不再玷污神的嘱托。

当神再次眷顾人间,春雨、夏雨、秋雨和冬雨如甘霖倾泻而来,人的心灵不再干枯颓废。当神再次回眸大地,小草欢歌、树木妖娆、鸟儿翻飞……人类得救了,荷叶娉婷,迷迭香含泪而歌,北极熊和企鹅永驻地球!

把信仰铸成生命的铁犁耕耘人生的华章,把信仰铸成精神的利剑直插黑暗的胸膛。我在濒临枯死的季节,祈祷一场冬雨;我在期待一场凌厉的冬雪,涤荡道貌岸然的罪恶。

来源:作者微信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