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大外宣渗透全球 Nuts中国 狗屁中国

Share on Google+

2020.04.15

中国领事馆人员使用个人电邮要求美国威斯康辛州参议院议长罗斯(Roger Roth)公开赞美中国,罗斯1字回应nuts(疯子),内容还被曝光。 图:翻摄自Roger Roth脸书

中国做梦也没有想到,它花费数千亿美元的大外宣,居然在武汉肺炎的危机中烟消云散。世界看到了中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真相——这是一个无比恶劣、无比野蛮的国家。

据芬兰广播公司报导,二零二零年四月十日,因为从中国采购三十万个劣质口罩和六万个劣质消毒面具,芬兰国家应急物资储备中心主任洛内马(Tomi Lounema)被迫辞职。芬兰总理马琳说,她对洛内马管理该机构失去信心。此前一天,洛内马承认,这笔交易和两位商人达成,一个是有债务的商人萨玛斯特,另一位是电视实境秀艺人提娜·耶尔哈——由此可见,中国对西方渗透的绵密细致,从商界到媒体再到政府官员,无孔不入。中国钱比中国病毒更可怕,任何人一旦沾上中国钱,立即变成卖国贼和天良丧尽、草菅人命的蠹虫。

德国《世界报》报道,早在今年三月,德国外交部就致函其他联邦部委,要求各级官员警惕来自中方的“称赞中国抗疫”的游说企图。负责对内安全情报工作的德国联邦宪法保卫局表示,中国官员正就武汉肺炎疫情积极推行宣传政策,北京这样做的目的是企图动摇外界对中国是疫情起源地的认知,并且突出中国为西方国家提供援助的举动,“从而展现中华人民共和国作为可信赖的合作伙伴正在冷静地应对危机之形象”。《世界报》指出,德国政府和民间必须勇敢地对中国的这一企图说不。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国民族主义者就宣称,中国可以对西方说不了;然而,三十年后,中国却遭到全世界对它说不。

而一个更有趣的事实是:美国威斯康辛州参议院议长罗斯(Roger Roth)收到中国领事馆的一封电子邮件,希望他能称赞中国对抗武汉肺炎病毒的反应。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今年二月二十六日,罗斯收到一封自称为中国驻芝加哥总领事赵建的夫人吴婷的电子邮件。由于信件来自Hotmail,罗斯原以为是垃圾邮件不予理会。但三月十日,吴婷再次来信。罗斯办公室工作人员调查后,确认为中国领馆发出。中方向他解释,中国外交官通常使用私人邮件联系公务,因为这样速度更快。

吴婷在邮件中写道,希望威斯康辛州参议院通过一项“表达与中国人民团结抗疫”的决议文。信件中,吴婷还附上了中国使馆拟好的两页英文决议文草案,内容充满中共大外宣的语调。

罗斯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我非常愤怒。我认为他们这么做是因为以前这样做是成功的。我公开这些信件的原因之一,是希望揭露事实。美国人还必须知道,哪些组织、甚至美国政府里面的人,愿意帮助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宣传。”显然,中国外交官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他们都已经有了成熟的招数和套路了。他们甚至准备好草拟的文本,不必你费心来写——仿佛美国的民意代表是他们如臂使指的傀儡。中方草拟的决议案内容包含:夸赞中国封城、快速建方舱医院的防疫措施对“对全球抗疫至关重要”,“为世界争取了机会之窗”;中国一直“透明且迅速”的与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共用资讯”;疫情对美国公众的风险低,“没有必要过度反应”。如果你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做,他们下一步必定会赐予你诸多好处——就像中国人民的“老友季辛吉”那样,在中国发大财。

罗斯的愤怒是双重的愤怒:既是为中国外交官粗鲁无耻的做法感到愤怒,也为此前诸多美国各界人士与狼共舞、甘当中国大外宣的棋子而愤怒。所以,罗斯的回信只有一个英文单词:“Nuts!”

这个英文词汇有其特殊的典故。一九四四年,希特勒在比利时阿登山区发起“最后一场豪赌”,以精锐装甲部队向英美联军发动致命攻击,试图一举扭转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后西线的战况。战役之初,英美联军措手不及、损失惨重。十二月二十一日,德军包围了战略要地巴斯通。此地由美军第一零一空降师和第十装甲师B战斗群据守。镇内状况艰难,多数医疗用品和医疗人员皆已被俘掳,粮食不足,弹药存量极低。尽管如此,美军仍然顽强抵抗,德军多次猛攻还是无法攻下此地。

英国军事史家安东尼·毕佛(Antony Beevor)在《一九四四:解密突出部之役》一书中,生动地描绘了德军向美军劝降,而美军坚决拒绝的细节:二十二日早上,大雪纷飞中,当美军第三二七机降步兵团看见四名德国人挥舞着白旗朝他们走过来,他们以为这一行人打算投降。一名德国军官以英语宣布,根据日内瓦及海牙公约,他们有权下达最后通牒。他们戴上自己带来的眼罩,被引领到美军的师部。

熬了一整夜没有睡觉的师长麦克奥利菲准将(McAuliffe),当时正在地窖里补眠。代理参谋长摇醒他,告诉他德军派出使者要求巴斯通守军投降,否则将面临砲歼灭的命运。劝降信如此写道:

给被包围在巴斯通的美军指挥官:

战争的好运正在转向,这一次强大的德国装甲部队包围了美国在巴斯通和其附近的军队。只有一个可能使被包围的美国部队免于完全覆灭,那便是这个被包围镇值得尊敬的投降。若此提议被拒绝,一个德国砲兵军和六个重防空营已预备好消灭美国部队。这些火砲导致的惨重平民死伤将与美国著名的人道原则不合。

德国指挥官

麦克奥利菲的回答并非如后来传说中的那样,是被激怒之后深思熟虑的答复。当时,半梦半醒之间的麦克奥利菲喃喃说了一个词,“Nuts!”于是,一零一师的另一名参谋建议说,不妨将这个词原封不动地回应德军。短短的一个单词的回答,就这样传给了德国前线指挥官吕特维茨。据说,突出部战役的策划者和指挥者、德军装甲战名将曼陶菲尔德听说了这个最后通牒及美方的答复,震怒的对象不是美方而是吕特维茨。因为他认为这是一次愚蠢的恐吓,德军根本没有足够的火力履行将巴斯通夷为平地的威胁。然而在另一方面,麦克奥利菲并不确定德军是否只是虚张声势。

由于这个回答实在太传神了,当时很快就轰传四方。麦克奥利菲将军因为这个回答(当然更因为守住了巴斯通)而名留青史,后人称他为 General Anthony Nuts McAuliffe。就连最爱耍嘴炮的巴顿将军都对这个神来之词赞不绝口,马上率领第三军团北上,把被围困的友军拯救出来。

典故是有生命力的。如果说七十六年前麦克奥利菲使用“Nuts”只是随口一说、无心插柳、歪打正著;那么,七十六年后罗斯用“Nuts”回答中国官员的游说,则是箭在弦上、有备而发——他将中国看成是堪比纳粹德国的邪恶帝国,而中国跟美国之间正处于某种战争状态。

“Nuts”这个词显示了美国人心直口快、快刀斩乱麻的性情和气质。台湾《自由时报》在报道这则新闻时,对“Nuts”的中文翻译是“白痴”。台湾评论人林宜敬在脸书上评论说,“Nuts”这个字实在不是很好翻译,不是“白痴”的意思,更接近台湾人讲的“神经”。

在我看来,台湾人总是太过温柔敦厚,“白痴”和“神经”都不能将这个英文单词的神态和气息真切地传递出来。这个字在北美俚语有更为强烈和鄙视的意思,它不是新英格兰地区菁英人士咬文嚼字的雅言,而是中西部地区“红脖子”乡下人的粗话,但粗话有时候比雅言更有打击力量——它的意思,包括“该死”、“狗屁”、“去你的”和“睾丸”,它也表达了坚决拒绝的情绪,类似于“滚蛋”或者“呸”。

“该死”、“狗屁”、“去你的”、“睾丸”、“滚蛋”、“呸”——祸害世界的中国,只配得到这样的回答。

来源:新头壳

阅读次数:2,26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