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涛:庚子赔款重演 习近平最怕的事

Share on Google+

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肆虐全球,感染190多个国家,超过200万人确诊,死者已近20万。多个国家议员、律师和智库近期纷纷指控中国隐匿疫情,扭曲资讯,拒绝国际专家协助调查,误导全世界,要求中国巨额赔款。国际追责索赔呼声引起120年前的庚子年八国联军侵华联想,更让习近平惶惶不安,惧怕欧美多国联军声讨,甚至强力干预。

前不久,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协会(Henry Jackson Society)发布报告,指责中国“瞒报疫情信息”违反《国际卫生条例》,对新冠病毒扩散负责任,国际社会应介入调查,向中国索要赔偿。报告称,中国应赔英国3510亿英镑,七大工业国组织(G7)可控告中国政府,要求对G7造成约3.2万亿英镑经济损失。

土耳其大学生3月致函中国驻土耳其大使馆,要求中国政府“承担隐匿新冠肺炎疫情的责任”并赔款。此后,美国佛州一家律师事务所向法院提出针对中方的集体诉讼,美国参众两院议员也在推动相关决议。3月17日,美国律师Larry Klayman及他创办的右派法律团体自由观察(Freedom Watch)向德州联邦法院提诉,要求中国政府为“冷酷鲁莽的漠视与恶意行为”赔偿至少20兆美元。

近期,国际法学协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和印度律师协会,也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控诉中共秘密开发生物武器,伤害人类,要求中国政府赔偿,并对隐瞒疫情导致全球瘟疫大流行负责。一名埃及律师此前状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求中国就新冠肺炎对埃及造成伤害赔偿10兆美元。

针对国际追责索赔呼声高涨,北京极度担忧西方国家民意不断趋向反中抗华。据最近呈报中共最高层的一项报告说,目前美国和欧洲民意走向堪忧,正向不利于中方的方向演化;如果中国不采取重大补救措施,未来将有不测之灾,发生武装冲突并非杞人忧天。

北京时下最害怕的,除了经济难以恢复,就是西方及世界各国索赔,与中国经济脱钩,政治疏离,乃至军事干预。此前,中国100位学者致信美国,呼吁美中合作抗疫,而不是互相追究责任。同时,美国近百位亲中精英联名呼吁美国政府与中国合作抗疫。两者呼吁如出一辙,说明中方通过大外宣及甩锅等手段,要全力阻止川普政府引领世界各国向中国追责索赔,重现“庚子国变”。

北京圈内人士透露,武汉封城后,中国首席生化武器防御专家陈薇少将立刻率防化部队进驻,全面接管P4实验室,紧急拆除P4内一些建筑。这和中共高层惶恐,与外交和宣传部门四处乱甩锅,有着密切内在联系。据传,武汉P4多半有大问题。北京有圈内人问一位中共常委,是否属实?他既不否定,也不肯定,只顾左右而言他。北京很清楚,一旦真相败露,后果不堪设想,祖宗打下的基业,大有可能毁于欧美多国联军的直接干预,庚子国难再现。

对习近平来说,若二次庚子赔款果真发生,将意味城头变换大王旗和改朝换代。有中南海人士说,现在各位大老均观棋不语,在等时机、等藉口。如果香港特殊贸易关税地位被美国取消,香港经济崩溃;川普陈兵东海,提升对台关系;欧美大举索赔,查封中资公司。大老们与那些 “香港人的父亲”和“美国人的父亲们”,自然会站出来请某某走人,或请某些人进秦城休息。

知情人士指出,当年希特勒决定进兵莱茵河时,军方某些人曾打算只要英美反应强硬,就趁势发动兵变;中共在中南海内外能占地为王的人,都不是心慈手软的大善人,不会坐视自己子女和财产陷于灭顶之灾。可以肯定,无风不会起浪,来自欧美的风有多狂烈,北京的暴雨就会有多凶猛。从这个角度讲,习近平害怕欧美多国追责索赔甚至干预的理由,就显得足够充分了。(作者为德国明斯克大学政治学博士)

世界日报 2020年04月18日

阅读次数:1,487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