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关于“丑陋”的某国人

Share on Google+

昨天我的新作「我的中国人啊」发出后先后有张裕和另位先生指出我有关「丑陋的美国人」和「丑陋的日本人」及「丑陋的中国人」三本书的评述与史实有误,对此本人欣然接受并对二位表示感谢。

我的原文:“据说美国人写了本「丑陋的美国人」,作者后来当了议员,日本人写了本「丑陋的日本人」,日本民众把作者当作民族英雄,中国人也写了本「丑陋的中国人」,作者柏杨被判刑坐牢,这还是在台湾。”

张裕:“柏杨坐牢与他写「丑陋的中国人」不沾边,这本书出在他坐牢获释的九年之后的1985年,他在那十八年之前坐牢虽也是文字狱,但是因他主编的杂志刊登的漫画《大力水手》一一讽刺蒋家父子。杨出此书后名气倍增,只是在台湾及海外华人民间引起争议,官方并未打压,后来还被陈水扁聘为总统府国策顾问!”

另位先生:“您大作中的观点,我是非常赞同的。之所以斗胆提了一点愚见,是觉得咱们不能和那些人一样。除了以理服人,摆出来的事实也要经得起考验。《丑陋的美国人》是两个人合著的,他俩后来都没有去做议员。柏杨确实是因为政治讽刺漫画坐了牢,但《丑陋的中国人》是他入狱后所写。”

首先我写这段的确未经考证,只是觉得这个民族这么多年不长记性,怎么批也不为过。而且她的确丑陋,鲁迅柏杨对民族性的那些文字解剖句句切肤,再说我的这支笔生就了恨铁不成钢,于是便成就了我的借题发挥的批丑文字。

但有点可以肯定,美国人民有了「丑陋的美国人」,美国人更加强大,我指精神文化层面。日本人有了「丑陋的日本人」,于是日本人改掉了那些陋习并且让自己更好了。中国人一百年前有了鲁迅,阿Q精神延续至今,三十年前有了柏杨,我们丑陋的病根非旦不见好转,而且,愈发沉重。

不知我这样的文字是不是又得罪了哪门子政治还是非政治达人,还是都得罪了,哪天我写篇「我的中国玻璃心」,准备一下子得罪所有人。

2020-04-20

阅读次数:4,334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