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窗

敞开,快
让阳光和风进来!
赶跑霉菌,
自由难得自在…..

遗像前

斗室宽容下大海,
微笑慰藉着生者的悲哀。
有人献上涛声的花卉,
还有那支撑雪峰的哈达……

我呈上东海之滨的珠贝,
在久久的沉默中挣扎。
湿透慢长的梦,
折射不敢忘却的珠华!

伞花

蝶醉蜂迷的花丛,不稀罕
独稀罕清醒赏花。
遮阳挡雨不算什么,
烟熏和辣椒水也不怕。
不拟雪梅胜雪梅,
敢于开,亦善于败

活与苟活

活着相克活着,
苟活相侮苟活。
苟活,也算活着?
活着就有盼头。
盼头支撑活着,
活着逆转苟活!
村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