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志城死了,2012年12月21日,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里。

他的老婆文小丫坚决认为,这是谋杀。

向警方报案时,文小丫说出了重重疑点,首先,半个月前,贝志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把贴身保镖从一个增加到了三个;其次,三天前,贝志城把所有的银行密码、财产清单都交给了文小丫,甚至说出了“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得好好照顾儿子,儿子十八岁前,你不准改嫁”,他还说自己已经修改好了遗嘱,把这条加了进去,如果文小丫在贝乐言十八岁生日之前嫁人,则会被剥夺所有继承权。

贝乐言才四岁零六个月。

贝志城是本城商业联合会主席、志城集团董事长兼总裁,但谁都知道,这只是他的官方身份,他的实际身份还有两个,一是本市黑社会老大,二是常务副市长的拜把兄弟。

法医的报告出人意料,贝志城死于心脏病突发,排除他杀。

新闻中说,医生已经得出结论,是一次普通的自然死亡,没有迹象表明是谋杀。当然,没人相信什么心脏病突发,在案情通报会上,常务副市长对公安局发出指示,务必找出凶手,所有和贝志城有过节的人要一一排查。副市长指出,本市是省里的安全模范代表,多次受到省里、部里,甚至国务院的表彰,因为平安,才使经济发展有了保障,现在商业联合会主席被人谋杀,安全模范市的称号保不住了,谁还敢来投资?

有句心里话他没说出来,兔死狐悲,谁跟我的兄弟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另外,杀死了贝志城,下一个是不是我?

常务副市长上一个职务是公安局长,有他的指示,公安局自然不会怠慢,只用了64个小时,就将嫌疑人员锁定到了四个,分别是贝志城的前保镖张进、财务总管艾国宝、私人秘书王凌米和干儿子董啸。

以下是四人接受讯问时的交代:

1、张进自述

我是张进,从前是贝志城的保镖。贝志城从小习武,死的时候才46岁,身体还是特别好,说实话,一对一,我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所以,平时他就带一个保镖,应付应付局面,他不是个讲排场的人。

我半年前逃走的,确实是逃,不是辞职,给贝志城干活,哪有辞职这一说?只能跑,你提辞职,他觉得你不忠诚,他最恨不忠诚的人,能打死你,志城集团能接触到他的员工,没人敢辞职,能辞职的都是小孩子,底层那些。有个销售副总监,想攀高枝,要去北京发展,后来不是失踪了吗?你们也就装样子查查……不说这个,好,不说。

为什么逃?我是乡下孩子,运气本来挺好,先做保安,后来报名参加保镖学校,可能天份吧,教官就说我特别适合做这行,学得也快,自己也喜欢。后来就被派到志城集团了,后来,贝志城就把我买断了,说白了,就跟李甲给杜十娘赎身差不多。

对,哦,你问我为什么逃,受不了啊,他总让我干那些事,志城集团,有一项房地产生意,去拆别人的房子,城里的拆,乡下的也拆,碰到“钉子户”,就折腾人家。其实啥钉子户啊,逼人搬家,还不给人钱,人家搬哪去呢?有一阵,我专门对付钉子户了,那些面上的人不方便做的事,他都交给我,纠集几个兄弟,带着警察,警察啊,警察都听他的,你们警察……哦,不说这些?好,那这么说吧,那天我陪他出门,门口有个老太太,卖瓜子的,就是那种,一块钱一包的瓜子,可怜人,挡了他的路,他居然一脚把老太太给踢飞了。

这不是作死吗?你要做生意,拆别人房子,坏,但总还有理,要赚钱嘛,钱哪有那么干净?你杀人,也算生意,或者别的,我也不觉得怎么样,我是粗人——可是你不能欺负老太太啊,那老太太也没得罪你,反正我看不过去。

我不敢反抗他啊,谁敢啊,反正不想给他干了,就逃。他知道我跑了,还“通缉”我,他发出的不是“江湖追杀令”,是“江湖奸杀令”,我是男人,当然受不了,乡下人也要面子啊。

藏起来当然行啊,我就藏起来了,也是道上的朋友帮忙,藏了半年,半年啊,好在没家没口,朋友随便给口饭吃。都是在保镖学校认识的朋友,现在黑的白的都有……怎么杀的贝志城,我想过好多办法,最好的就是直接给他几刀。

没,后来我没亲自动手,是艾国宝,对,那个管账的,他一直对我挺好的,他找到我了,让我买了药,对,我朋友专门干这个的,药,好像是叫什么青什么甲的,我也不懂,挺贵的。我知道艾国宝要对贝志城下手,当然高兴啊。

就算我杀死他的吧,行,我认了,死了当然好,不然我得躲一辈子,江湖奸杀令,哼哼。

2、艾国宝自述

我是艾国宝,志城集团的财务总监。小伙子,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好吧,不是小伙子,是警察同志。警察同志,嗯,咱们确实是同志,一伙的,我是志城集团的,你们归副市长管,一伙的。我叫你小伙子也是开玩笑,我才32岁,咱们差不多吧。无所谓了,反正这次难逃一死,怕你呀?

警察同志,我先给你讲个故事,从前……别打断我,你得听了这个故事,我才能说动机,你再打断我就不说了。

OK,从前,其实也没多前,那会,我和老婆在财经大学读书,当时还是女朋友。现在是老婆,还有个10岁的女儿,生孩子够早?当然,没毕业就怀上了。我们俩一见钟情,越见越爱,天生的那种,可能前辈子都在一起。我们大学三年级那年,我做学生会主席,她是文艺部长,都品学兼优,整个学校,我们的成绩前无古人,日后必将成为传说。就是那年,学校来了个很大的官,副市长?你们眼里只有副市长,比他大,比省长都大,大到天上去了的官。我和老婆是学生代表,跟大官不但握了手,还单独合影留念,明白吗?你们搜查过我家了吧,我们三个的合影就挂客厅墙上,想起来了?对,那是我们一辈子的骄傲。

现在明白为什么要给你们讲这个故事了吧?炫耀有背景?屁,这算什么背景啊,人家不过是来视察,例行公事,跟学生合影也是工作,哪还记得我们啊。听不懂我接着告诉你,当时我们校长铺了宣纸,掂了毛笔,递给大官,说,给题个校训吧,我们学校还没有校训。大官不假思索,一气呵成,四个大字,你们知道是什么吗?我就知道你们不知道,你们当然不知道我知道你们不知道了,哈哈,我告诉你,我当然知道,是我跟我老婆在边上帮忙铺的宣纸啊,那四个大字就是:不做假账。

故事讲完了,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要杀死贝志城了吧?还不明白?

痛苦,太痛苦了,每天都在做假账,给集团做,给贝志城做,甚至给你们公安局和副市长做……好,不说就不说。

这还不够杀人?对我来说,理由足够了,氰化钾是我买的,我找的张进,这小伙子不错,我信得过他,我没什么好隐瞒的,既然做了,被抓,就认,我是为了理想……我大学毕业就到了志城集团,开始还很高兴,毕竟是上市公司,我工作非常努力,十年就当了总监。直到那天跟老婆聊天,忽然想起我们的校训来。

十年啊,我做了多少假账啊,开始还抗拒,慢慢就同流合污,这就是体制的力量。现在,我爆发了,明知必死,但总算轰轰烈烈一次。我没想过为民除害,理想,就是理想。

氰化钾?给了董啸,整个计划都是我们俩做的,杀死贝志城的计划,代号就是“无尾狗”,你们要能查到电话录音,我们每次提到“无尾狗”三个字,就是这事。董啸是贝志城干儿子,当然他下手方便。

其余的,你问他吧。

3、董啸自述

我是董啸,从前是志城集团第八分公司的总裁,现在自己做了个小公司。对,两年前脱离了志城集团,我可能是志城集团高层里唯一脱离后还没被追杀——不用这个词,没被问责,还能继续做自己生意的人。

我是贝志城的干儿子,是,我爹是他的兄弟,当时他们三个一起创业,三个,贝志城,还有我爹,还有副市长,哦,打住,好,副市长的事儿不说。当时他们三个被人追杀,是我爹挡了刀子,救了他们俩的命,贝志城一直对我挺好,是他把我养大的,我妈也承蒙他照顾,这么多年,每个月固定给生活费,不少,挺多。

我亲爹还活着的时候,就让我认贝志城做了干爹。

我有阴影,我爹死后,贝志城经常来我们家,看我们,好吃的,好玩的,都带。小伙伴们开始还羡慕,后来就乱说了,不瞒你们,难听,我一说“干爹”,他们叫笑,说“啥干爹啊,明明是亲爹”。小时候不懂什么意思,大了当然明白了,怀疑?当然怀疑啊。

后来我妈死了,乳腺癌,怀疑归怀疑,也没法问人了。

反正越来越怀疑,贝志城对我一直好啊,怀疑也没办法。我还悄悄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容易啊,我跟他那么近,想取点他的头发还不容易嘛。我去做了亲子鉴定,结果我和他没有血缘关系。其实,就算他是我亲爹也能接受,我亲爹死的早,我没什么印象,也没什么感情,心里有点别扭,但是真的也能接受。他对我好,就够了。

贝志城,你们都知道,打杀了好多年,后来逐渐洗白,又打拼了好多年,狠,绝对狠。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对我说,“除了我生的,除了生我的,都不当命”,血,手上当然都是血。其实,知道他不是我亲爹后,我心里还哆嗦了一下,我不是他生的,他拿我的命还当命吗?

全市的人都知道他的口头禅,就是“干你娘”,生气的时候说,高兴的时候也说,别人可能没什么,但我很别扭,每次都觉得他在说我,他和我妈到底什么关系,说不清。

我为什么离开志城集团自立门户?你们当然不知道,副市长知道,好不提他了。很简单,因为他看上了我的女朋友。

本来,我都要结婚了,千不该万不该,带女朋友去见他。但是,你们说说,他是我干爹,我怎么可能不让他见我的女朋友。

你们也该猜到了,我女朋友就是王凌米,对。他一见到凌米,那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当时心说,完了,完了,完蛋了。

贝志城看上的女人,谁能逃得过,天下女人,除了生他的、他生的,哪个他不想要?但干嘛他一定要看上我的女朋友呢?

后来的事,你们有些知道,有些就不知道了,副市……嗯,总之呢,王凌米成了贝志城的私人秘书。

你们说,他不但干我娘,还干我老婆,谁受得了?

必须杀了他。

是我干的,整个事情,就是我和艾国宝策划的,行动代号“无尾狗”。我让艾国宝买了氰化钾,让王凌米放进他的水杯里,一切顺理成章,我杀了他,杀了贝志城,死了也值,就这么多。

我等着,等你们的狗屁审判。

4、王凌米自述

我是王凌米,贝志城的私人秘书。其实什么私人秘书,你们都懂的,基本上就是公开情人,就是小蜜,就是玩物。

我不喜欢他,也不爱他。你说什么?为什么不爱还跟他在一起?你第一天生活在这个城市啊,装什么外宾?谁敢拒绝贝志城?我问你,在这个城市里,谁敢拒绝贝志城?就算敢,谁有本事拒绝他?

我爱董啸,也许这爱本身就错了,不然不会有后面的事。告诉你们,现在,我没事了,我解脱了。

两年了,整整两年,就像噩梦。你们知道给大人物做情人的痛苦吗?不但要躲着他老婆,作出真正秘书的样子,还有应付那些临时客串的,你以为他老婆不知道?当然知道,但是要面子啊。你要假装是老板的秘书,他老婆要假装真把你当作老板的秘书,谁都知道真相,还都不能说。可怕的是,假如贝志城说,今晚你俩一起陪我吧,还不能拒绝。

当然,贝志城从来没让我跟他老婆一起陪他,做这种事的时候,从来没他老婆,但有时有别的女人,明白吗?明白我过的什么日子了吗?

我为什么要杀死贝志城,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你们满意了吗?

现在,我要告诉你们,没人杀死贝志城,他自己死的,你们信吗?

本来,是要杀死他的,董啸给了我氰化钾,我定的日子是12月22号。这个日子很好啊,头一天是世界末日,他躲得过世界末日,但躲不过我。

但他没躲过,传说中世界末日那天,他自己死了,心脏病突发,我还没来得及动手,他就被天收了。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真想亲手杀了他。

这就是全部真相。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剩下的,你们说了算。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