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第八巡视组向黑龙江省省委反馈的“突出问题”中,有一条叫做“吸取’田韩案’教训不够深刻”田韩案已过去十多年了,它的教训到底是什么?这个教训有多少“深刻吸取”的价值?

  田韩案是2003年至2004年间黑龙江爆发的两个具有关联性的贪腐大案,案件主角分别为曾任黑龙江省长的田凤山和曾任黑龙江省政协主席的韩桂芝,两人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死缓。其中,韩桂芝案引发黑省“大地震”,6名副省级干部落马,副省长付晓光、省人大副主任范广举、省法院院长徐衍东、省检察院检察长徐发在同一天“被辞职”,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孙启文,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张秋阳被免职。省委机关和省政府机关30多名厅局级别干部被牵连,其中10多名厅级干部被免职或撤职。13个地级市及森工总局的主要领导几乎全军覆没,其中10余人被免职、辞职、撤职或移交司法机关。2005年中央向黑龙江空投了24名干部。绥化市委书记马德被判处无期徒刑,鸡西市市委书记丁乃今被判处死缓,牡丹江市公安局长韩健被判处无期徒刑,省检察院检察长徐发跳楼身亡,鸡西市委副书记曹国辉服毒自杀未遂,黑龙江农垦总局党委书记吴杰凯神秘失踪……

  田韩案的教训到底是什么?2005年6月《瞭望东方周刊》以“黑龙江正走出腐败大案阴影”为题,发表了与黑龙江省委书记宋法棠的对话。宋法棠在谈到田韩案的教训时说:“近几年黑龙江省连续揭露出党员领导干部腐败案件,主要是少数领导干部世界观出了问题。从组织上总结出的经验教训:一是党风廉政建设教育不够有力,要求不严,没有做到警钟长鸣;二是发现问题没有及时严肃处理,积累起来,’小洞不补,大洞尺五’。还有一个客观的原因,就是人文环境,黑龙江人比较重感情,有些人开始是人情往来,后来发展到权钱交易。所以我们在总结教训中,也提出提倡健康的礼尚文化。群众包括官员之间不是不要礼尚往来,而是要健康的礼尚往来。我们正在全省进行这方面的教育。”

  宋法棠说的田韩案教训,是“从组织上总结出的经验教训”,即中共中央的统一口径,他是代表“组织上”谈教训的。但是,这哪里是什么教训?这分明是重复邪教的教条。

  “组织上”说田韩案的主要教训是“领导干部世界观出了问题”,世界观是一个哲学用语,是人们对世界和人生的根本看法。这种根本看法,是建立在对哲学基本问题“物质第一性,还是意识第一性”的回答之上的。我们一直以来接受马克思唯物观的教育:物质是第一性的,世界是物质的;意识是第二性的,意识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由此推导出,正确的世界观一定是建立在“物质第一性,世界是物质的”这一基础之上的。贪官利用权钱交易进行敛财,以夯实自己的物质基础,满足自己的物质需要,整天脑子里就装着“物质第一性”,他们树立的当然是正确的世界观,怎么会“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呢?

  追求物质利益最大化,是人性的表现,千百年来代代相传,改变这种人性何其难也。在人类的历史上,从来就没有靠改造世界观遏制腐败的先例。中国两千多年的历史记载,各朝代即使严刑峻法反腐,例如朱元璋使用了几十种残忍手段惩治贪官,也未能消除腐败。半个多世纪里中共也使用了包括死刑在内的严厉惩治手段,也是越反越腐。即使在今天”老虎苍蝇一起打“的高压态势下,王岐山也不得不感叹:“仍有一些党员干部不收敛不收手、甚至变本加厉。”面对一个无所不在的意识形态主宰,贪官们把自己犯事都和世界观扯上关系,无疑是为集体蒙羞的中共献上一块遮羞布。这正像《长江日报》评论员刘洪波所说的,贪官们即便丢掉了“共产主义世界观”,但无论是资本主义世界观,还是封建主义世界观,都没有公开鼓励贪污,都以贪污为耻。

  “组织上”说田韩案的教训是“党风廉政建设教育不够有力,要求不严,没有做到警钟长鸣”。改革开放30多年来,各级党政机关领导班子每周五利用半天时间进行廉政教育,各党支部每个月还要进行一次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民主生活会,还要加上贪官忏悔报告会,廉政先进典型事迹报告会、廉政宣传教育月等各种临时教育活动。夸年度的全国集中教育就搞了三次,江泽民搞了“三讲教育”,胡锦涛搞了“党的先进性教育”,习近平搞了“党的群众路线教育”。每次集中教育活动都“取得了重大成果”。“三讲教育”之后,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队员们成为富可敌国的“公仆”;“先进性教育”之后,掀起了社会主义建设性高潮,共产党变成了“通奸党”;“群众路线教育”之后,中共无可奈何地宣布“反腐败永远在路上”。

  在人类的历史上,同样没有靠教育能预防腐败的先例。朱元璋也曾坚持不懈地开展反腐倡廉警示教育,他先后发布了《铁榜文》、《资世通训》、《臣戒录》和《至戒录》,告诫文臣武将权为皇帝所赋、权为民所用。凡受贿数额在六十两以上的官吏,枭首后在地方衙门旁边专设的“皮场庙”剥皮,皮被填进稻草,摆在衙门的公座边上,起着杀一儆百的作用。明朝刑法中有一字叫“醢”,即是将贪官污吏剁成肉酱,然后分赐给各地官员叫他们吃下,吸取教训。但是,朱元璋到死也不明白为何“我欲除贪赃官吏,却奈何朝杀而暮犯”。朝杀而暮犯,就是早上刚刚杀了前任官员,接任者晚上就开始贪污受贿。你听说过西方国家搞过世界观教育吗?那里也有腐败,但在中国已是“无官不贪”,少则几百万元,多则几千万元、几亿元,这是人类历史上绝无而仅有的。

  “组织上”说田韩案发生“还有一个客观的原因,就是人文环境,黑龙江人比较重感情,有些人开始是人情往来,后来发展到权钱交易。所以我们在总结教训中,也提出提倡健康的礼尚文化。”黑龙江的人文环境和文化都成为田韩案的教训了,那么,黑龙江的“黑土文化”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呢?

  让我们看看当年的省委书记徐有芳与时任组织部长韩桂芝是怎样“重感情”的?是怎样“感情往来”的?在讨论省委副书记的人选时,徐有芳的意见是“此人不可重用”。韩桂芝得到信息后,曾四次带着礼品去哈尔滨和平邨宾馆徐有芳的宿舍“汇报思想”。头两次,老徐既没收礼也没丢原则;第三次,老徐收了礼但没丢原则;第四次,韩桂芝不仅又送了礼物,还把老徐按倒在床上。从此,老徐投降了!后来韩桂芝当够了省委副书记,要当政协主席,老徐赶紧活动,把任期未满的原政协主席马国良调到全国政协任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给韩桂芝腾位子。(据《东方剑》2007年第5期《巨贪韩桂芝的权欲之旅》)田韩案发后,徐有芳被调回北京任中共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正部级),一直到退休,实现安全着陆。

  为什么给韩桂芝行贿的6名副省级干部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因为他们的行贿只是“感情往来”,副省级领导享受着20万元的“腐败底线”。省检察院院长徐发“被辞职”后,在家里跳楼自杀了。他只给韩桂芝送了20万元的“见面礼”,就“被辞职”了。徐韩两人经常见面,何谈“见面礼”?黑省官场上有个约定成俗的礼节,上级领导高升以新的职务面孔出现时,下级都要送“见面礼”,起点是20万元,就像老百姓谁家儿子结婚随礼拿200元一样,但20万元是公款。所以,徐发怎能不感到冤枉?在这种“健康的礼尚文化”中,他不能“不懂礼”,但20万元从自己的工资里是拿不出来。

  以上“组织”所说的田韩案教训,都是一些指鹿为马的教训,毫无吸取价值。因此,“深刻吸取田韩案教训”是一个伪命题。在中共的媒体工作者、社会科学研究者和各级领导干部中,谁都知道田韩案的真正教训是什么,但谁都不敢说出来,只要你说了,你就违背了“政治纪律”,你就是“敌对势力”了,你就是“砸共产党的锅”,党就要收回你的饭碗。田韩案的真正教训已经成为国家机密和党的隐私。

  这是一块神奇的黑土地,这是一块生产先进经验的黑土地。田韩案成为烂尾工程后,它的教训很快变成先进经验,在全国得到学习推广,甚至有些地方组团到黑龙江取经。

  安徽省阜阳市委做到了“学先进、赶先进、找差距”。2008年3月31日《中国青年报》报道,曾震惊全国的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腐败窝案判决已一年有余,该法院三任院长尚军、刘家义、张自民均被判入狱。然而当初曾连续向刘家义、张自民两任院长行贿15次的何涛,却于窝案判决半月后得以连任界首市人民法院院长。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自原阜阳市市长肖作新受贿案开始,到原阜阳市委书记王怀忠(后高升安徽省副省长)受贿案,再到法院腐败窝案,阜阳市受牵连的干部达八九百人。其中,副处级以上干部200多人。但这些受牵连的人都没有受到处分,其中有些人还得到了提拔。当记者问为什么没有处理这些行贿买官的干部,一位市委领导介绍:“阜阳市为了处理买官干部,专门派工作组到黑龙江绥化市对马德腐败案考察取经”,阜阳市委认为黑龙江的经验值得学习,因为“党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如果把这些干部都处分了,阜阳市的干部队伍就会发生断层”。

  如今,黑龙江的先进经验已在华夏大地根深叶茂、开花结果。广东茂名,在十年间三任市委书记落马,前两任书记罗荫国与周镇宏已被判死缓,继任市委书记梁毅民刚被调查。其中,2009年查处的罗荫国案牵涉省管干部24人、县处级干部218人,波及党政部门105个,市辖6个县(区)的主要领导全部涉案。其中立案查处61人,属省管干部19人、县处级以下干部42人,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人。2014年3月,中纪委巡视组发现,只有61人被立案查处,“当年放过了160余人”。

  2014年4月21日,《新京报》以“广东茂名窝案重启调查”为题发表新闻调查,披露2011年3月19日,广东省纪委副书记、省监察厅厅长林浩坤在茂名主持召开了全体干部大会。这次大会作了反腐总动员,“有问题”的官员被限令在4月10日之前向驻在茂名的专案组主动交代,以争取宽大处理。除了限期交代外,当时还划定了一条线:50万元以下的不追究。从此,50万元成了一道“腐败底线”。这几年物价飞速上涨,估计到梁毅民案结案时,“防腐底线”可能突破百万元。

  从田韩时代到后田韩时代,“组织上”总结的田韩案教训一直是一个“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教训。《南方周末》曾经力图通过“宪政梦”说出田韩案及所有贪腐案件的真正教训,但那篇新年献词胎死腹中。人们纷纷到南方周末大楼门前献上黄色的鲜花,悼念死去的新年献词,其中郭飞雄、刘远东、孙德胜等人被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关进牢房。因为田韩案的真正教训不能被说出和被吸取,贪腐只能蔓延,抢劫只能继续,悲剧只能重演,一切社会矛盾的解决都成为“一项长期任务”,都“永远在路上”。谁都明白:没有宪政这个制度笼子,政治权力必然会肆意妄为,到处泛滥。

来源:北京之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