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让战狼消音,习近平是不想还是不敢?

Share on Google+

2020-05-15

习近平(AFP)

近日,最新出刊的《北京之春》杂志刊登了张杰先生的文章《烂尾的红色帝国 习近平和红二代的三大误判和四大分歧》。文章开篇即介绍说:2013年10月,李伟东先生发表了《走不通的红色帝国》一文,在海内外产生了强烈的反响。因为那时习近平刚刚上台,他到底想把中国带向何方,大家都不太明白。由于习近平的老爹习仲勋是个改革派人物,所以大家很自然将习仲勋的影子投射到习近平身上。但习近平的言行忽左忽右,漂浮不定,大家不知道这个老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2013年8月,高瑜女士将“七不讲”的中共9号文件(《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曝光,习的形象开始快速走向负面。

这里说的中共9号文件,具体下发的时间应该是2013年4月。按照维基百科事后记录,就是明镜出版社2013年4月从中共中央宣传系统的髙层人物处获得原文,之后2013年8月独家刊发在《明镜月刊》第43期上,标题是《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文前有中共中央办公厅的印发通知:“《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已经中央领导同志同意,现印发给你们,请结合实际认真贯彻执行。”并注明:“此件发至市地师级”。

维基百科另有记录说:这个9号文件在2013年8月20日,于《纽约时报》报道中被披露。该文件的主旨为,警告中国共产党若不能根除七大危险,权力将可能旁落。《纽约时报》在报道中称,“这个序号是中共中央办公厅今年4月印发该文件时定下的。”,“从四名接近中共高级官员的消息人士那里证实了它的真实性,其中包括党报的一名编辑。”文件中称,要“确保新闻媒体的领导权,始终掌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一致的人手中。”

维基百科介绍这个9号文件,也就是所谓《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词条中 还说:2014年4月下旬,独立记者高瑜从姚监复处获得该文件并发布到互联网,因此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被北京法院判刑。有媒体舆论认为,高瑜被捕可能与这份文件被泄露有关。

这里的2014年4月下旬的时间表述有误,这个时间应该是当时高瑜被逮捕的时间。

资深媒体人高瑜(法新社)

按照当时《人民日报》等都刊登报道过的中共北京司法当局对媒体公布的消息,2013年8月,某境外网站全文刊发了一份中央机密文件,随后多家网站进行转载,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北京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专案组在掌握大量证据的基础上,于2014年4月24日将其抓获,并在其居住地起获了重要证据。经审查, 2013年6月,高瑜通过他人获得了该机密文件的复印件后,将内容逐字录入成电子版保存,随后将该电子版通过互联网提供给某境外网站负责人。该网站将文件进行了全文刊登,引发多家网站转载。

事实上,早在高瑜“泄密”之前,中国大陆媒体早就公开介绍 过这个9号文件,也就是《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客观存在。比如,财新网就曾于2013年05月13日 刊登过标题为《中共中央:意识形态领域存七个突出问题》的报道文章。内容是:据重庆城乡建设委网站消息,2013年5月8日,重庆市城乡建委党组召开中心组学习扩大会议,专题学习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会议由委党组书记、主任程志毅同志主持。在建委领导、委直属单位和机关处室负责人参加的会议上,原原本本学习了《通知》全文,交流了认识体会,研究了贯彻措施。

当时的几家左派网站也都曾为这份文件的出台欢呼过。比如,“红色中国网”和“红歌会网”当时就刊登了《最新动向:中央下发最新通报整顿意识形态 或将回击反毛乱象》一文,说是“消息称,《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通知》(中办发【2013】9号),明确指出历史虚无主义等几种错误思潮,这是对于反对、诋毁毛泽东的人的有力回击。网传马上要传达到县团级,对于反毛的情况或立即处理。这个文件是辽宁出现茅于轼事件后,中央紧急召开会议后作出的决定的。据各地报道,吉林、重庆、洛阳、安阳等地党政机关正积极开会学习通报精神,积极贯彻落实中央部署。”

不过,维基百科关于“八一九讲话”的词条中又介绍说:“8·19”讲话是指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在2013年8月19日,出席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时所作的讲话…….。但后来中共中央保密委员会办公室、国家保密局发布了《关于“8.19讲话”网上泄密事件查处情况的通报》,民运人士高瑜亦因此被抓捕,是否讲话还有很多秘密内容不得而知。

根据公开资料,此前已经被中共政权以政治罪名关进监狱的高瑜女士是2014年4月24日被再次逮捕的,而习近平的“八一九讲话”虽然在发表次日即被新华社以通稿方式概括介绍了其中的非敏感内容,但其全文被海外媒体首次公开披露的时间是2013年11月4日。

从中共当局公开对外宣布的高瑜女士的所谓“犯罪事实”,仅从其中内容的时间判断 ,她的所谓“泄密”内容,应该不是指习近平的那份臭名昭著的“八一九讲话”。不过如果把这份“八一九讲话”的原文与9号文件,即《中共中央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的原文对照起来读,就发现前者是后者的主要组成部分之一。

前面的于2013年4月发出的这份9号文件,主旨是在肯定当前意识形态领域的主流态势之外,指出“当前意识形态领域值得注意的突出问题”,提出七大危险,要求警惕和根除。具体是:宣扬西方宪政民主,企图否定党的领导,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宣扬“普世价值”,企图动摇党执政的思想理论基础;宣扬公民社会,企图瓦解党执政的社会基础;宣扬新自由主义,企图改变中国基本经济制度;宣扬西方新闻观,挑战中国党管媒体原则和新闻出版管理制度;宣扬历史虚无主义,企图否定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新中国历史;质疑改革开放,质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社会主义性质。

而在9号文件出台四个月后出笼的习近平“八一九讲话”,很多都是对如上七条中的前六条的进一步发挥。比如就“宣扬历史虚无主义,企图否定中国共产党历史和新中国历史”一条,就被习近平在“八一九讲话”的第二部分“关于远大理解和现实目标”,以及第六部分“关于中国特色和国际比较”中详加注解。

中国外交部新任发言人赵立坚。(视频截图)

我们自由亚洲网站和电台昨天刚刚刊发的《中国学者批战狼外交:外交能力不强》一文中介绍说:新冠疫情下,中国外交官和党媒强硬好斗的战狼式作风大行其道,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甚嚣尘上。近日有中国学者和外交政策专家指出,战狼外交会让世界背离中国。

文中引述 中共体制内国际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在5月8日关于中国国际问题的一场论坛中的说法,目前中国外交政策有了两大优先考虑,即促进传播由战胜国内疫情而弘扬的“中国体制的某种优越性”,以及对外投射全球抗疫引领者的“新形象”。但是,“目前的突出问题是不够尊重世界在大流疫下骤然加剧了的复杂性,推进得未免太急、太快和声调太高,从而效果与期望之间的差距颇大。”

时殷弘还认为,中国在世界上的“软权势”吸引力有限,而内外障碍都相当巨大。中国因特朗普政府弃置美国原先的“全球领导人”的地位而填补真空的机会有限,一个没有“领导”的世界颇为可能。

时殷弘的这一说法其实远不如阎学通的说法更为直白。笔者在本专栏的前一篇文章中已经介绍过,对比过去几年中共宣传系统一直都在大力进行的习近平“引领世界” 宣传调门,作为“鹰派”代表人物的阎学通居然会公开唱反调,这令笔者非常吃惊。

因为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最近有所谓“中美两个大国的全球地位和领导力,都已在疫情期间遭到削弱…….”的说法,阎学通先生对此的评论是:“要说疫情弱化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力,这个说法成立,因为美国原先有世界领导地位,美国在抗疫中没能发挥领导作用而遭到盟友的批评。而中国原本就没有全球领导力,一个不存在的领导力就不存在削弱和没削弱的问题。”

但是,在中共体制内,这仅仅是阎学通,或者还包括少有的几位确实有学术建树的国际问题专家、美国专家们能够保持,而且居然也还敢在战狼当道的大环境里公开发出理性之言。具体到真正代表习近平中共官方媒体和外交部发言人的对内对外宣传,确都是在坚持贯彻习近平在“八一九讲话” 中的夜朗自大:“当今世界,要说哪个政党、哪个国家、哪个民族能够自信的话,那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族是最有理由自信的。这一点,我们要理直气壮。”

据说习近平自己在内部讲话中也自卖自夸地强调说,“我们在全世界范围内率先取得了疫情防控的初步胜利,取得了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的重大战略成果,更能证明我这些年来一直强调过的,我们的道路、理论、制度有着自己鲜明特色和显著优势“。

于是,习近平一声令下,中共各大官媒充斥了“伟大的抗疫斗争……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之类的自欺欺人滥调。

近日,中国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吴心伯教授也对外发表看法说:中国外交官的风格转变,“体现了中国外交队伍的代际变化”。中国目前的“战狼”外交,是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曲解和污名化中国的反击”。英国BBC报道说,这位吴心伯将此称为“民意”。他说,“外交首先要考虑国内的民意而做出姿态,让国内民众知道你在做出反应,而不是一味地低头挨骂。”

而笔者的看法恰恰相反,中共目前甚嚣尘上的战狼外交也好,外宣也好,恰恰不是在顺应民意,而是在诱导和欺骗的基础上引发“民意”,直面再绑架和利用民意。正如美国城市大学教授夏明先生在接受BBC记者采访时所分析那样:中共试图“通过挑起国际混战,来为国内民众,尤其是青年人的挫折感找到发泄对象。”他强调,“这本质上是在转移国内危机根源。”

夏明先生分析说:从长期来看,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有意识地利用民族主义激情强化他的执政合法性和权利”。他说,这套治理模式沿袭了中共50年代的战略观,比如参与朝鲜战争对抗美国、镇压帝国主义间谍和反革命等,都以“威胁国家和民族存亡”为叙事框架,“用战争模式转移国内老百姓的注意力,从而加强民众凝聚力。”

谁都相信,在定于一尊的政治高压下,如果不是习近平的亲自指挥和亲自部署,中共的外交也好,内宣外宣也好,没有半点可能会发展到如今这种这歇斯底里,给外界以完全不顾后果的地步。

有外界分析人士奇怪习近平当局为何会如此“死要面子活受罪”,而事实上,他习近平之所以如此行事,恰恰是为了他和他的独裁专制政权的“里子”。道理就是,无话是对外政策还是对内政策,无论是对外强硬还是对内欺骗,都不过是以维护和巩固专制体制和个人独裁为唯一目的,所制定和部署的。现如今在对外政策和对外宣传上,他习近平除了强硬到底,事实上已经无路可退。面对习近平自己在内部讲话中故作轻描淡写的所谓“外部环境变化”,他习近平只要指示战狼们消音,就意味着对外认怂,而对外认怂的直接恶果就是他习近平在内部的威望扫地!

更进一步的分析内容,留待我们本专栏的下篇文章继续。

来源:RFA

阅读次数:1,65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