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穎芝:全球至少238位诗人、作家被关押!

Share on Google+

《全球写作自由度》报告:超过半数被中国、沙特阿拉伯跟土耳其政府抓走

2020年5月20

“文字狱”还是专制国家最爱手段!非营利组织“美国笔会”19日发布最新《全球写作自由度报告》,去年全球至少有238位作家、诗人与知识分子,因为在文字作品表达异议言论而遭政府逮捕、关押。其中以中国关押73人高挂“文字狱榜首”,沙特阿拉伯、土耳其则分排第二、第三。印度则以日趋嚣张的民族主义气焰,成为唯一因言论不自由而上榜的民主国家。

倡议言论自由与人权的作家组织“美国笔会”(PEN America)近日发布2019年《全球写作自由度报告》(Freedom to Write Index 2019),该组织统计,全球34个国家去年抓走了238名作家、诗人、写词人以及译者等等,罗织不公正的罪名关押表达异见的文字工作者。

根据报告,中国关押的文字工作者人数高挂首位,总数73人,几乎占去整份排行榜的1/3,包括香港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民海、法学家许志永、藏语推广者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与维吾尔语诗人古丽米拉·伊敏(Gulmira Imin)等等。其中32人都被关在新疆区域,少数民族处境尤其令人忧心。

香港运动人士黄国才以行动剧抗议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民海等人遭中国当局绑架囚禁。(图/Freedom to Write Index 2019)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指出,第二多的沙国去年拘押了38人,土耳其则以30人排序第三。其余上榜国家如伊朗、埃及、缅甸都达10人以上。

不过,这份名单并未包括新闻工作者,除非他们也拥有上述职业的身分。

保护记者委员会(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也提醒,中国、沙特阿拉伯与土耳其,同样也是2019年关押最多记者的三个国家之一。其中中国关押了48位记者、土耳其47位,沙国与埃及分别监禁26位。2019年全球至少有255名新闻工作者被关押,98%以上都是因为报导本国事务而被捕。

还有部分家属要求美国笔会,希望报告不要写出被拘押的家人姓名,担忧大众关注反而让处境更困难。

文化人士成专制政府箭靶

美国笔会言论自由部高级部长罗培兹(Summer Lopez)表示,该报告只选出因为言论或作品而遭罪的人,至少都在监狱里待过48小时以上。罗培兹说:“会被列入这份名单的被拘禁者,部分原因是本会与相关组织共同认定他们的罪名太过荒谬。”

该报告表示,文字工作者与其作品可以“提供社会新的观点,帮助受压制的人民保有空间,以便想像不同的未来”。但也因为如此,当国家转向更专制的统治方式,异见作家往往第一个被拿来开刀。近年除了俄罗斯、中国与中东等专制国家,东欧、拉丁美洲与亚洲民主国家都有趋向专制的倾向,意图利用紧缩的法规打压批评者,并夺取文化和历史的叙事权。

为了观察这些趋势,美国笔会成立“作家风险数据库”(Writers at Risk database),追踪全球各国受到政府打压的作家、诗人等人数与状况,并细致区分他们所受的迫害程度,例如“已获释”、“有条件释放”、“受持续骚扰”、“关押中”,还有“流亡中”、“拘禁中死亡”、“遭谋杀身亡”等等。

罗培兹说:“我们认为这类资料是作家倡议运动中缺失的一块,我想,掌握这些数据很有力。”

少数民族、女权运动易受打压

作家风险数据库的负责人卡勒卡(Karin Deutsch Karlekar)还指出,超过半数以上被关押的作者与知识分子,都是以违反国安法的相关罪名起诉;还有不少政府为打压少数民族,专挑少数族群的文化人士或艺术家下手。

例如土耳其政府关押的30人中,画家杜甘(Zehra Dogan)就是库德族人,她在2016年画下家乡努赛宾镇(Nusaybin)受土耳其军队摧残的景象,遭以支持恐怖组织等罪名被判入狱,2019年春天才获释。

在中国,维吾尔族和新疆地区所受的高压控制愈来愈极端,上百万人被以“再教育”之名关进宛如集中营的洗脑机构,73为被中国政府关押的人当中,竟有32位都被关在新疆地区,凸显少数民族受迫害之严重性。笔会报告还直言:“这个数字很可能被低估。”

“(各国政府)会特别打压以少数民族语言来创作的作家,尤其是在镇压手段严重的国家更容易被当成目标,”卡勒卡说。

女性主义倡议者也十分容易成为政府攻击目标,该报告指出,虽然女性只占238名被关押人士的16%,但很多被关押的女性运动者都是因为提倡性别平等意识而被捕入狱。例如沙国女权运动作家哈德卢尔(Loujain al-Hathloul),她在2014年曾尝试开车而被捕,当时沙国还禁止女性开车,直到去年才开放。

哈德卢尔在2018年又被当局拘禁起来,家人透露她曾遭受虐待,还曾被要求签署文件、并录影宣称自己没有受虐。她的哥哥说:“她马上把文件给撕了。”

沙特阿拉伯女权运动人士哈德卢尔。(图/Freedom to Write Index 2019)

“唯一民主国家”印度上榜

卡勒卡表示,印度的情况也值得特别注意,虽然印度去年“只”关押了5位文化人士,但印度是榜单上唯一的民主国家,而且根据笔会统计,许多印度艺文人士会被政府、甚至非政府人士持续骚扰。

报告指出,自从印度总理莫迪(Narendra Modi)在2014年上任以来,极力推动爱国主义和印度教民族主义,作家、记者、知识分子和社运人士只要胆敢提出反对,莫迪就会善用国营媒体和社群媒体的力量,将他们打为“反国家”、“反印度”等污名。卡勒卡指出,遭遇骚扰的文化人士即使没有被关押,“也很难重新回到毫无恐惧的生活。”

来源:风传媒

阅读次数:1,34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