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歌:伞的故事

Share on Google+

前几天下雨。 冬天的雨可不是一般的雨。那雨冷冷地,细细的,落在头发上时间不长尚不觉得什么,时间长了,等到它将头发湿透的时侯就知道它的厉害了。冰冷冰冷,使人很不好受,而且弄不好,还会使你生病呢。落在脸上的冬雨使人有被冰的细鞭触碰的感觉,那滋味也决不会使人好受。前几天出门就碰上了这冬天的冷雨。自己的一把伞被老家里来的老乡拿走,至今没送回来,也许永远也没有送回来的可能了。因为那常来的老乡每次来的时候并没有要还伞的意思,更不见还伞的行动。为了一把价值20元的伞,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向人家要。没有伞,怎么办呢?再买一把就是了。因为自己常丢了伞,包括丢过价值几十元的好伞,因此,现在买伞就不能买价格贵的伞了,免得再丢了可惜。出门走不多远,被冷雨所苦,立即决定买一把伞。正好我每天经过的街道对面的有一家商店,这是一家不大不小的百货店,里面一定有伞买的。进了店,开口向营业员说买伞。那个胖胖的女营业员说:

“买哪一种?”

“你们有哪几种伞呢?”

“有长伞、短伞、折叠伞。”

“不要长伞。”“那就是短伞,折叠伞了。”

“对,很对,多少钱一把?”

“短伞也有几种,有40元一把的,30元一把的,20元一把的,还有15元一把的。”

“这儿好象有一支伞兵部队呵,这么多规格的伞,就买那价格最低的伞吧。”

“好,15元一把,给你,这颜色好不好?”

我接过伞一看,是一把红色的带一些紫的大花伞,十分亮丽,很好看,使人开心。

“好,就这把吧。很好看,就是太花哨了,不过不要紧,伞又不是衣服,花哨一点不要紧。”

“是呵,上午刚卖出去一把这样的伞,也是一个男人买的,没关系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男人打一把大花伞与穿一件大花衣裳是有区别的。拿着吧。”

“好,给你钱。”

付了款,也不要发票,就走出了店门。一出店门打开伞。哇,多漂亮的一把伞呵。伞面已被完全撑了起来,光彩夺目。那粉红带紫的伞面在眼前晃动带给人的感觉好比是一朵巨大的花儿似的。不过,伞一撑起来,就听见咯嘣一声轻响,一看,是一个伞角上的顶端断了。因此一角伞面就垂了下来。这带来了一点遗憾。算了吧,反正这也不影响使用,一角伞面垂下来,那大部分的伞面还都好好地张着呢。遮风挡雨它们就足够了。走吧。因此,拿伞往前走,往前走,在冬天的寒风冷雨之中走,多亏了这把伞,有了它的庇护,可以使人免于遭雨淋风吹之苦。再说这把特漂亮的大花伞多吸人注目呵。一路上引来不少观望的眼光,你瞧,一个年已四十的男人,西装革履,风衣飘飘,手撑一把大花雨伞走在大街上,那也是一种不错的风景吧?想到这里,自己的心里也是开心的。我真要感谢这把伞了,不为别的,只为这把伞带给我的这一刻的美好心情。走过几分钟的路,上了公交车,伞就只好收起来了。收起来的漂亮花伞就象未开屏的孔雀不那么引人与让人开心了。它倦缩起身子,蹲在车子的地板上,似乎有些委屈,它似乎想着一直张开着好让很多人看到它漂亮简直华贵的身影呢。但在人多拥挤的车厢里,这是不可能的。因此,只好让她在地板上蹲着,未开屏的孔雀,等着吧,等会儿,我就要让你开屏了,我就要让你开得如巨大的花朵一样如看而引人了。你会使看到你的人都说美的,尤其你会使你的主人开心的。我心里想着。公交车在二旁长满梧桐树的街道上开着。透过车窗的玻璃,可以见到冬日的树木,树上的叶片大多黄了,而且正持续不断地往下掉。那些金黄的大大的叶子掉在街道上,浸在雨水里,象成年人的一只只摊开的手掌。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难看,就是那样一种东西吧。车子驶过4、5个站台,我该下车了。拿起伞,随着人流走下打开的车门。一下车就迫不及待地撑起我的那把不甘寂寞的漂亮的花伞。一来是因为这伞确实好看,二来雨下得不少,不打伞就会雨打人。站在站台的水泥台面上。用力撑那把漂亮的伞,但怎么搞的,竟不容易撑起来。使劲撑,再使劲,最后总算撑起来了。漂亮的伞,美丽的伞,明快的伞,色彩绚烂的让人开心的伞。雨无情地下着。风无情地刮着,冬天的风雨不会是人们喜欢的对象。但我不怕,我有这宝贝的漂亮的又有用的花伞呢。我在雨中走着,我可以感觉到周围走过的人们的目光。那些目光是被我的漂亮的伞吸引了的。我可真是又高兴又骄傲的。高兴是感受,骄傲又是什么?也是感受吗?不,骄傲,是一种十分自信的心理状态,不管怎么说,我是又高兴又骄傲,这不会错的,完全符合我的实际情况。我下了车在风中走了大约有30、40米远的样子。忽然咔嗒一声,我发现那冰冷的雨向我打来,怎么回事?一看,那伞整个地萎缩下来,饱满的伞面成了一只泄了气的气球。怎么回事?一定是那伞的一个部位出了问题,一定是那个卡子没卡住,因此伞面就撑不住,撑不住就会掉下来,掉下来就会是那样窝囊。倒楣,这二个词一下子涌上我的脑子。我可以感觉旁边人的带点看笑话的脸色。似乎有人在旁边说:

“这伞很漂亮,就是质量太差了。”

这话大概是说对了。我还感到那风那雨在嘲笑着我。你不是很高兴、很骄傲的吗?你不是试图用你的伞来抵挡我们的吗?瞧瞧你的伞,瞧瞧你的狼狈的样子,哈哈。我没理睬风雨的嘲笑,不就是伞不好吗?可是这伞质量虽然不好,但它确实很漂亮,很好看,很让人开心呢。我开始再次用力撑那只伞,撑起来了。仍然是那么漂亮、亮丽、光华照人。我的刚才有点不愉快的心情也跟着愉快亮丽起来了。瞧,它还是很好的嘛,不过是有一些小毛病罢了,可是还没等我的高兴持续半分钟,啪嗒,那开屏的孔雀又落下了翅膀,这伞是有些任性的孔雀呢。高兴就开屏,不高兴就不开屏。开屏的时候很好看,不开屏的时候就不怎么样,非但不怎么样,而且还使人开始产生烦恼了呢。因为天上飘下的雨并没有止息,而是一刻不停地下着,不到它想停的时候不会停下来。人的意愿它决不会听的。不信,你叫它停住不要再下来吧,它决不会听你的。冰冷的雨水从天而降下,它们降落的部位就是我的头部,颈下部与身子。当然它们一定也降临到了其他人的身体的这些部位,假如这些人与我一样未带伞或虽带了伞却因伞坏了而不能用一样。落在身上裸露的部位的雨水使人产生很不愉快的感觉,落在身上未裸露的部位的雨水使那些衣物变得潮湿沉重。怎么搞的?这该死的伞,这美丽的该死的伞。怎么这么快就出现毛病就撑不起来了呢?再撑撑,试试看。再一撑,撑起来了,但很快又落了下来。那伞似乎成为顽固的不招人喜欢的不开屏的孔雀。一撑起就又掉下,这怎么办呢?到达目的地还有一段路程呢?这周围又没有商店可以再买一把伞代替这美丽而无用的伞,而且修伞似乎已成了一种消失了的行业。在这里是不可能有人给你修伞的。这撑不住的伞,该死的无用的伞。我的心情随着落在头上、脸上,包括颈子里的雨水的增多而坏起来了,那美丽的花朵带给我愉快的感觉消失了,代之以不愉快的多少有些懊恼的感觉。这无用的该死的伞。在这雨中不打伞是不行的。打吧,勉强撑着吧。我只好用力撑住那伞,用自己的手指来代替那伞的卡子,举着伞象举着旗帜那样往前走,以求多少挡一些风雨。可是走了大约有十来米远的时侯,一阵较大的风吹来,伞面一下子翻转过去,象海上翻船一样,立即这伞就断了二根龙骨。怎么搞的?这无用的伞,竟是这么脆弱,刚才来的这阵风不算大呵,只不过是比正常情况下的微风大一些罢了,怎么它就顶不住了呢?它这么脆弱的身子,真象是那个林妹妹了。我把翻过去的伞面再翻过来,再撑开伞,发现那伞面已经塌掉了几乎半壁江山,我用力撑住,就在这半壁江山下苟延残喘地向前走,那样子一定不再潇洒,非但不潇洒,而且很狼狈。就是这样,那用力撑住伞的顶端的代替伞的卡子的那手还被伞骨勒得生疼。这该死的无用的东西。我一边咀咒着这伞,一边勉力用残废的它抵挡着风雨,向前走着。听见旁边有人在说:

“这人的伞多漂亮呵,多耀眼呵,但却坏成这样。现在的伞的质量真太差了,太差了。”

我用力撑住伞,继续在风雨中走着。渐渐地,那撑住伞顶的手受不了,那伞骨架勒得手生疼,那手已经无法忍受了,只好败下阵来。手一松开,那仅开半面翅膀的孔雀完全收敛起翅膀,痿缩了。无可奈何,实在是无可奈何,只好光着脑袋敞开胸怀让那冬天的风雨考验自己。等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湿得不成样子,需要用干毛巾擦头、擦脸,并且脱去外衣烘晾一番了。我狠狠地把那曾经美丽耀眼、光彩夺目的大花伞丢在一边,同时狠狠地继续咀咒道:

“这该死的无用的伞”。

那伞被扔到地上,它的身子动了几下后就停下不动了,象一个做错了什么事的人一样绻缩着身子,一付可怜兮兮的模样,它的颜色却仍然是那样地美丽耀眼。唉,这又美丽的又无用的伞呵。

阅读次数:1,53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