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天琪谈全球联网“六四”31周年纪念论坛

Share on Google+

后疫情时代,中国走向何方?

02/06/2020

这是一张流传最广的一名青年在六四之夜在北京长安街阻挡解放军坦克的照片。 © 网络图片

八九-六四天安门事件今年迎来31周年。与往年有所不同的是,今年中国国内及国际形势均发生了较大变化:新冠疫情改变了世界格局,国际社会各种质疑中国之声此起彼伏、中美紧张关系局势不断升级、蔡英文连选连任总统,台湾地位似有所加强、北京收紧对国内及香港的管控……在这样的背景下,纪念六四似乎面临着新的难度和挑战。

考虑到全球尚未彻底摆脱新冠疫情的困扰,活跃在世界各国、关注中国民主运动的各方志士,决定选择在6月3日这一天,举行全球联网会议,纪念“六四”31周年。在此会议前夕,我们连线到定居德国的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女士。

法广:首先请您简要地向我们介绍一下今年纪念“六四”活动的全球联网会议。

廖天琪:从今年年初到现在,新冠病毒蔓延全球,世界各地进入紧急的封关闭户的状态,至今都还没有完全解禁,当下人们走向街头举办大型的纪念会,是不可能的,因此朋友圈内发起在网上举行纪念活动的建议,立刻得到各方赞同的响应。随着电子科技的发展,这类网上会议早就已经是一种行之已久的模式。由于参加会议的友朋们散在五湖四海,南北半球,各地时差很大,所以我们的会议将于6月3日举行,事实上也已经跨入6月4日了。届时亚洲的台湾、香港、日本,美东地区、欧洲各国、澳洲、新西兰大约有几十人参加。开会时间两小时,所以仅有二十余位能安排发言,其它人仅是在场的听/观众,会后视频录像会送上YouTube,让海内外朋友共同分享,不忘初心,共同坚持中国的民主事业。

我们这次的2020年全球联网“六四”31周年纪念论坛,用了一个切入现下世界局势的主题:“后疫情时代,中国走向何方?”,由于近几十年的全球化,人类世界快速科技的发展、商品、资本、信息、服务之间的流通,交通、交流的网状发展,世界已经是一个紧紧密织的大网,到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状态。这次武汉爆发的新冠病毒就是一个明证。然而世界各国所受到的冲击不等,反应和防御不同,有些国家和地区受到的经济、医疗、教育等方方面面的打击和伤亡人数,不亚于一场战争。而爆发原点的中国,表面上将疫情控制住了,但是因疫情衍生出来的危机,从国际外交、金融、商贸到国内的人心动荡、经济衰退、政局不稳,都是对北京政权的巨大挑战。

本次论坛一开始是德国的人权牧师罗兰•库纳(Roland Kühne)为六四亡灵的追思祈祷,接下来是六四学运领袖王丹的主题讲话,之后是台湾驻柏林代表处的谢志伟大使以及民运理论家胡平发言,还有港台和欧美纽澳的政界、学界人士及各地的民主人权斗士,我们听听他们在追思六四之外,对当下局势的分析和看法,是极具启发性的。

法广:六四天安门事件又送走了一个年头,为六四平反的期盼一年接一年的破碎,作为一名人权卫士,您对中国民运未来发展方向及应采取的策略有何见解?

廖天琪:多年以来,许多知识界的人士都把“六四”的正名,看成是中国向前发展所绕不过的一道坎,这种预期就像西方预测,通过改善提升中国的经济民生,社会产生中产阶级,整个体制就能从威权逐渐步入民主自由的道路,这两种预测结果都落空,北京政权利用华夏民族勤奋的本性,和那种“打掉牙齿和血吞”,祖祖辈辈要出人头地的民心民情,一方面将权力紧握在共产党手中,一方面也“让利”给老百姓,加上将教育和媒体及宣传机制全都控制在党手上,隐瞒历史、扭曲事实、强化洗脑都非常见效。如今别说当年“反右”、大饥荒的残酷历史被淹没,连“文革”都有点模糊了,至于“八九民运”,“六四惨案”,在年轻一代的中国人脑海中,都已经淡化甚至被抹去了。

正因为如此,我们每年纪念“六四”显得格外重要,民主运动可以把“六四”作为一个切入点,来揭露中共政权的残暴、虚伪和说谎成性,跟这个蔑视历史和真相的独裁体制争夺话语权是第一步。民运的未来,却要将眼光和格局放得更大,一个否定、拒绝自己过往历史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只有厘清、检讨、认识本身的错误,并且从中汲取教训,才能稳步的向前发展。中国今天表面上正在步入小康,国家有钱,人民生活改善,但是这是建立在枯骨和冤魂上的虚幻繁荣。我们看看经过第三帝国纳粹的罪恶,德国战后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忏悔,不断挖掘罪恶的根源,至今不绝,所以现在建立的民主是坚实的。这给当代的中国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法广:新冠疫情期间,北京没有放松对言论、媒体等全方位的管控。5月下旬举行的中共两会上,政府当局更宣布了打算在香港实施新的国家安全法律制度的决定。您如何看待北京针对香港的此一措施?这将引发怎样的后果?

廖天琪:中国人大通过港版“国安法”,是北京一以贯之的逻辑行事。我们看去年香港的“反送中”群众护法运动,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采用先进科技、发展出来的新型群众运动,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人民上街抗议,却没有领袖,甚至没有突出的组织来策画布局,“幕后黑手”主要就是因特网。“反送中”有思想、有策略、有新格局、新手段,波涛壮阔,历久不衰,在人类史上独树一帜。面临这种情况,中共政权如鲠在喉,蠢蠢欲动,却又不敢使出六四天安门再版的血腥招数,只有拿出“拖”字诀来应对。结果武汉病毒从天而降,突然爆发,倒是为极权政府解了围。疫情期间,世界各国人仰马翻,无暇他顾,而香港人也都宅在家中,示威抗议暂时消声匿迹。经过几个月的“闭关”,中南海悟出了绝招,让推迟的“两会”掏出锦囊妙计——港版《国安法》,来终极解决“香港问题”。

这是个试探性的做法,中共想知道被新冠纠缠的西方民主国家如何反应,台湾又是个什么态度。现在美国反应强烈,欧盟和英国都非常警觉,原先武汉病毒已经把全球陪绑拖下水了,现在又要对香港痛下毒手,借此恶法来打击一切异议异音,抓捕异议人士,连外籍人士也都不放过。那么北京难道不考虑香港作为自由港的金融和商贸地位了吗,让东方之珠蒙尘,难道对它本国没有损失吗?想来北京早就构想并且已经部署了上海和深圳来作为香港的替身,但是这步棋错了,香港的繁荣可贵,吸引国际资本成为一个信息资源中心,不只是它是个免税的商业港口城市,而更在于它的自由、生机和朝气,一旦被“国安法”套住了,就成为一个“死穴”,这是自毁长城的做法。何况国际、台湾和亚洲邻邦,从此更加对北京的独裁专横有了新的认识,北京将四面树敌。

法广:新冠疫情改变了世界格局。您如何预测疫情后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 ?

廖天琪:经验告诉我们,契机往往藏在危机里。本来新冠瘟疫首发于武汉,危机冲击了中国。北京虽然以强力手腕控制了疫情,但是接下来的表现:一、拒不承认自己早期隐瞒疫情的事实;二、跟美国开打口水战,指出病源在美国;三、在国际上发动大外宣,往自己脸上涂金,说中国慷慨赠送口罩,大力援助外国抗疫,要从“始作俑者”华丽转身变成“救世主”。这些做法太让人反感,北京没有从危机中学乖,将之转变为契机,反而一步步陷入更深的危机。国际上知道中国使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控制疫情,同时也将中国百姓捏在手掌心,每个人都逃不过“老大哥”(大数据)的法眼,只要是按“中国标准”,对“国家安全”造成危险的个人和组织,都可以立即追踪“拿下”。由于中国标准是牛皮糖一样可以任意变形,任意解说,那么骂习大大、彭麻麻,对着国旗吐口痰,就可能被某些官员解释为“危害国家安全”,那么在社交媒体上,写点批评时政的文章,或在自家四壁上贴“反动标语”,如“天灭中共”之类的,那就一定可以定罪为“颠覆国家政权”了。这样的国家听上去是个笑话,但是它又同时是世界工厂,控制世界市场,控制世界金融、拥有美国大批国债,联合国里的喽囉兄弟国占有大半,自由世界怎么来面对这个庞然怪物?认识它,识破它的弱点,是第一步,在这点上,中国自己已经暴露了它体制和各种行事策略的弱点,接下来是各国的团结和共同的战略部署,能走多远,要看各国领袖的智慧和勇气。另外是促成中国内部人民的觉醒,唤醒人民对中国政权的小恩小慧,采取“不食嗟来食”的态度。中国今日取得的经济成就,不是中共的功劳,而是中国人自己努力的丰收。没有共产党,人民才能更有尊严,享有基本权利,生活更有保障。当大部分中国人有这样的认知时,中国真正转变的契机才成熟了。

来源:rfi

阅读次数:6,866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