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征苏:生死五色中——激情的色彩

Share on Google+

叔本华说,真正艺术作品的优势,就是“被瞬间灵感、激情和天才冲动创造出来的伟大作品,不掺杂任何意图和反思思维,从而越发地令人感到愉悦和具有观赏性,没有表皮和内核的分野。”薛明德的绘画就是如此。

他的激情来自他创作时的直觉。他作为一个新表现主义的画家,特别强调直觉。还在六十年代,他还处于青少年时期,当时全国还处于画宣传性的写实画,到处都在提倡造型时,他就远远地走在时代前头,提倡直觉与表现主义。他无数次被嘲讽被排斥,说他画得不像,没有绘画功底。现在,当直觉等西方现代派绘画术语被无数绘画人挂在口头上时,他是直觉主义的资深倡导者与实践者了。他认为直觉是由看和想构成的。表现性画派是看的直觉,写实性是想的直觉。表现性绘画是画了再想,写实性绘画是想了再画。他情不自禁地赞美表现性绘画“看与印象有关系,印象是鲜明的,热烈的,是心理过程的情感流露、情感写照、情感图式。”

他的激情来自他创作时的气势。表现在他天才的进攻画布时的气势凌厉。他画画时就如一位冲锋陷阵的战士,不知前面是火还是坑,是大海还是深渊,他都勇往直前。他无法预知结果如何,他又如一位冒险家,把自己的身家性命赌上。他义愤填膺,剑拔弩张,全神贯注,物我两忘,时刻搜寻与把握住最短暂的情感以及须臾即逝的细微变化。他的武器就是他大块大块的厚涂颜料,及手中的画刀。他几乎不用调色板的,直接把颜料挤或涂在画布上。初看,不知他要画什么,旁观者会一头雾水,画面就像一堆乱七八糟的涂料,一大堆刺眼对立的色彩挤成一团,他如在荆棘中杀出一条路来,在无序中东奔西突寻找有序。乱中有序,乱,才丰富多彩灵活多样,才令人兴奋;序,是一种有意义的秩序,片刻之后,当你退几步再看,整幅作品立马生机蓬勃,色彩的对比糅合使得画面像音乐一样协调和谐。他的色彩是鲜艳的,这种鲜艳野性十足,摄人心魄。一种狂放不羁的势态,畅所欲言的决心和锲而不舍的精神,创造了一种力量,一种精神。

薛明德的色彩是叛逆的,革命的。他大胆泼辣的用色,血气方刚不向权力妥协的不屈不挠的精神,打破一切条条框框,无视一切学院教条与庸俗实用主义。他用色彩来把握瞬间的情感,来描绘内心的感觉,去实现某种情境。我们能从他的色彩中感受到一种纯净的美。我们从他的色彩中,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光。他用色彩的对比来形成冲突与不和谐的色调,而整个色调又是一种大的和谐,来表现感觉的丰富的杂多,整个画面又单纯又丰富,触动人的灵魂,每次看每次有不同的感触。他的色彩里充满了他的隐喻与象征意义,只有生命中有丰富的经历与感受者才可读懂与诠释。

薛明德曾谈到他的创作感受:“凡是画看得见,被称谓画匠,他们只会千百次地重复他们看得见的。艺术家则是画看不见。因为他是在发现,有感而发,是在创意,创新中寻求未知,是抒发感情的趣味,品味的形式。这些是美的,绘画艺术是为美而存在。”例如他的风景画就是他表达情感与意志的色彩图式。他是画他心灵发现的风景,而不是画他肉眼看到的风景。他对自然有他生气盎然,独辟蹊径的观看与解释。除了表达他强烈情感的事物外,所有其它的方面他均可忽略不计,这种情感产生于他当时的处境与心境,取决于他内心观念投射时所看到的事物。画面成了大自然的主观变形,感受力冲破了外在的羁勒,把一切转换成了美。这时技巧就如主题一样变得无足轻重。这种纯粹的色彩背后,蕴藏着他沉潜已久的苦痛与狂喜。那些能欣赏他作品的人,才能感受到他深邃与崇高的精神世界。他的表现主义绘画,是他的灵魂肖像,不管是他的风景画,还是抽象画,还是人物静物画,无不如此。

此画可出售,有意者私信联系微信hzs506306972

来源:作者微信

阅读次数:1,78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