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庵:叛军旗及雕塑的前世今生

Share on Google+

——美国为什么有人要拆除“文物古迹”

历史不是从今天开始的,对于历史真相的回归也不是始于今天。拆除叛军标志不只是当今的口号,早在一百年前就开始有序实施了,至今业已拆除的80座,77座都是通过民意及合法程序授权拆除的。

电影《乱世佳人》结尾,烽火四起,满目疮痍,唯余老树昏鸦。郝思嘉历尽沧桑,离开了肇嘉州饿狼坨,回到她生于斯长于斯的塔拉庄园,眼见着她所熟稔的南方,及其“生活方式”随风飘散。这个让她魂牵梦萦的南方,就是西方最后一个合法化奴隶制度的国家。肇嘉州就是乔治亚州,饿狼坨如今译为亚特兰大,也就是举办1996年夏季奥运会的城市。

电影《乱世佳人》场景。(图片来自Gone with the Wind)

160年前,美国内战爆发前夜,乔治亚州宣布脱离美利坚合众国,加入了美利坚联盟国,一个主权独立,合法拥奴的国家。联盟国的十三个成员均为南方的拥奴州。正如联盟副总统亚历山大·史蒂芬斯的公开演讲所说:“我们的新政府是建立于一个伟大的真相上:黑人与白人是不平等的,奴隶对于高等种族的臣服是个正常的自然的状态。” 他们的分裂行径直接导致了此后历时五年的内战,最终以南方联盟,及其维护的奴隶制度土崩瓦解而告终。这,也就是《乱世佳人》片尾的历史背景。

战争终结了,但历史不曾终结。

近年来,不乏有人念念不忘那个随风飘散的南方,打出了当年的叛军旗,也就是蓝叉十三星的红旗。从南方山麓破败的农仓,到乡村小路上疾驶的皮卡后厢,从总统大选的造势现场,到州议会大厦的正立面广场,都可以看到这个蓝叉十三星叛军旗。若干南方州甚至修法,将叛军旗纳入州旗的设计,让叛军旗帜不倒,在南方永远飘扬下去。其中,最令人侧目的莫过于乔治亚州的州旗,成为抗拒历史变革的号令旗。

乔治亚州州旗的前世

嵌有叛军旗的乔治亚州前州旗。(图片来自Wikipedia)

“怀旧,回避,抗拒,不合作” 。

这是南方战败后一百多年地方政治的主轴。在很长一个历史阶段,这些地方政治是建立于种族隔离制度之上,是封闭而排他的。取代奴隶制度而兴起的种族隔离制度,基调就是白人至上,采取的基本策略就是:武力恫吓,剥夺投票权,乃至私刑肆虐。

就像支持将叛军旗嵌入州旗的乔治亚州议员丹麦·葛儒佛(Denmark Groover )在州议会上大声疾呼的:“(叛军旗)将提醒我们努力捍卫我们曾经所代表的一切,并将毫不懈怠,为之而战……”

乔治亚前州长签署法令,批准嵌有叛军旗的旗帜(背景)为第六款州旗。 (Photo Collection of Ed Jackson)

反对叛军旗沉渣泛起的声音也不甘示弱,正如约翰·马凯议员(John Mackay)所言:“将叛军旗放到州旗上,只有一个原因:它就像皮卡后面露出的来福枪架,是要向人们传达一个信息。”

皮卡后方的枪架。 (图片来自thefirearmblog.com)

葛儒佛的言论,是否像是内战中败北的将士?

而马凯的话,是不是让我们想起最近“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的呼声?

其实,葛马两位既非古人,也非今人。上面的辩论发生在民权运动前夜的1956年,这个辩论延续了半个世纪。葛马两位都活到了二十一世纪,亲眼看到1956年的州旗再度修改,叛军旗被撤下。

许多美国的新移民,出于对这个伟大国家发自内心的热爱,希望这个国家能永远保持她的美妙神奇,不要丢失了本色。这两个月来,南方叛军雕像所引起的争议中,尤其可以听到新移民“保护古迹”的心声。然而,我们必须要问,究竟什么是历史的来龙去脉?什么是原汁原味的古迹呢?

南方联盟叛军旗的前世

这个国家拥有丰富饱满的历史,并留下无数的遗迹。显然,历史不是从我们新移民登陆上岸那一天开始的,而是从印第安人跨越白令海峡那一天起就开始了,并不断开启新的篇章。如今,我们看到的许多遗迹,有的属于价值连城的原迹,有的则是涂改历史真相的赝品。

回归叛军旗话题,一部分南方人将它描述为南方文化,地方自治的象征,以及对牺牲将士的纪念;而更多的美国人则把它看作篡改历史的结果,代表了种族主义,奴隶制度,种族隔离,白人至上,恐吓少数族裔,以及对于国家的背叛。

历史真相究竟是什么,我们不妨去问“郝思嘉”!如果电影中的郝思嘉回到内战中的南方,看到这面叛军旗,真的会勾起对于南方的怀念?

早期的美利坚联盟国旗。 (图片来自Wikipedia)

事实上,肇嘉州的郝思嘉不可能见过这面旗帜,大多数南方将士也不曾见过这面蓝叉十三星红旗。南方的军队当时由各州民兵招募而来,为了便于识别与调度,各地募兵所熟稔的均为本联队的队旗。至于联盟国旗,在战云密布的动荡时局中,南方联盟先后有将近二十个不同版本的国旗或代国旗,其中找不到蓝叉十三星。甚至于南方参议院决议通过的国旗,先后也有六个版本。最初的设计与美国的星条旗非常类似,战场上远远看到,很容易造成敌我混淆,以至于后来一改再改。

历史上美利坚联盟国旗的诸多版本。(图片来自Wikipedia)

最后版本的左上角部分,的确出现了这个“蓝叉十三星”,它的出处来自哪里呢?蓝叉十三星是当时北弗吉尼亚军的战旗,而弗吉尼亚是南方首善之区,军旗被纳入国旗也顺理成章。然而,等到最后一稿“血染的红旗”出炉,南方政局已经风雨飘摇。苟延残喘不过两个月,南方政府便寿终正寝,“血染的红旗”成为历史,多数将士并不曾见过这个版本。

“血染的红旗”为最后一款短命的联盟国旗。(图片来自Jennifer Chappell: Southern Pride)

后来近百年,“蓝叉十三星”叛军旗几乎被世人遗忘。它重新登上历史舞台,并被误作南方联盟国旗,是1948年的事情。

叛军旗成为白人至上主义的号令旗

1948年,杜鲁门总统竞选连任。这是二战后的第一次大选,美国携战胜国之威登上全球霸主宝座,千头万绪的国内政策必须与时俱进。一来,二战中黑人士兵与白人并肩作战,成为美国首先冲破种族藩篱的组织,战胜回国的黑人士兵不可能再回到种族隔离的生活形态。二来,亟欲推进全球布局的杜鲁门已经决定说服西方老牌帝国放弃殖民地,一个继续种族隔离的美国南方会让美国失去一个应有的道德高地。就这样,1948年总统初选,南方的种族隔离政策成为众矢之的。

种族隔离政策是内战重建结束后,南方保守派在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之交,以法律形式稳固下来的,俗称吉姆·克劳法令( Jim Crow)。南方保守派不甘拱手让出他们内战惨败后失而复得的特权,集体跳槽,出走48年初选大会,自己组成一个南方党(Dixiecrats)。这个党的党纲中包含这样的宣言:“我们支持种族隔离以及各种族的完整性;支持宪法保障的自由结合的权利;支持私企雇主不受政府干涉……我们反对终止隔离,反对废除禁止跨族婚姻的法令,反对联邦官僚以民权为名控制私企雇佣。” 其中的某些措辞是否已改头换面,在二十一世纪依旧绕梁不绝?

新组的南方党当时急需拉一杆大旗,与百年前的内战叛乱一样的是,南方党的目标是保留南方种族现状,维护白人至上。南卡州的州长斯特罗姆·瑟蒙德(Strom Thurmand) 当时便找到了这面沾满历史灰尘的北弗军战旗,作为新党的党旗,从而蓝叉十三星正式走上全国政治舞台。与历史原貌不同的是,内战期间因为战略物资奇缺,战旗缩短为正方形以节省布料;南方党把它修改为长方形,也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模样,它诞生于种族隔离时代末期泛起的残渣中。

1948年大选的结果,是三分天下。南方党夺走了原本杜鲁门稳赢的南方各州,从此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永远失去南方的支持。未久,民权运动方兴未艾,南方党首领多投入共和党怀抱,作为一个党,南方党终止运行;然而,作为一个政治标志,叛军旗登堂入室,正式成为抗拒力量的大纛。只不过,它诞生在二十世纪中叶,而非十九世纪中叶;它代表了3K党,种族隔离与白人至上,与郝思嘉的南方没大关联。

乔治亚州旗的今生

郝思嘉所在的乔治亚州,在内战时期还没有州旗。乔治亚第一面州旗出现在内战结束后的1879年,几经改动,至今已经改过七回。到了1956年,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种族隔离的学校为违法,乔治亚州保守派强烈抗拒这项裁定,宁可伤人一百,自伤五十,一气通过六条法案,授权州长在必要时关闭一切公立学校。同时又通过了另外十一条法案,在新的时空条件下继续抗拒民权的增进。含有蓝叉十三星叛军标识的第六款州旗,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炉的。其实,1956年以前,第五款乔治亚州旗上的红白条便取自南方联盟的国旗图案。然而,到了民权开放前夕,叛乱国旗已经不过瘾,干脆换上了战旗。有人美其名曰纪念传统与先人,但先烈的遗属们却不领情,这面州旗遭到了“南方遗女联盟(United Daughters of the Confederacy)的集体反对。

乔治亚州旗的前世今生。(图片来自Wikipedia)

日转星移,半个世纪之后 ,到了二十一世纪,葛儒佛这位始作俑者,也幡然醒悟,站出来公开说,当年自己“为之而战”的煽动是“混乱时代的措辞而已。在那个时空条件下,我们不得不通过那个法案。”他承认,这个州旗伤害到很多人,并说出内心的话:“我不能说我自己内心不是出于逆反(联邦)心理”,转而动员其他议员们“联合起来,解决这个很久以来分化了乔治亚人民的议题”。

2001年,在旧州旗走入历史的那一刻,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老态龙钟的葛氏走回半个世纪前的议事大厅,不无动容地提到:“(叛军旗)已经成为跨政治图谱最具争议的话题,应该寿终正寝了。让我们息争止谤,给我们的子子孙孙带来安宁”。历史与我们开了一个玩笑,绕了一大圈,回归了原样。始作俑者都已经幡然悔悟,为什么有些新移民反而将种族隔离时代的扭曲历史奉为圭臬呢?

2001年,葛儒佛议员幡然易帜,亲身说法动员乔治亚议会废除含有叛军旗的州旗。(图片来自Georgia Encyclopedia)

叛军雕塑的前世今生

如今,在亚特兰大东郊的平野上,有一座巨岩突兀而起,方圆几十里都可以看到。这就是著名的石头山,是一块巨大的石英二长岩。巨岩的北崖上是一个当今世界最大的浮雕,刻有南方叛军的三巨头。这幅巨雕不是内战时期的古迹,而是坚持种族隔离的产物。1956年以后,美国民权运动紧锣密鼓进入高潮,乔治亚州保守派见势不妙,不顾分裂民意,通过立法动用公款来雕塑这叛国抵抗力量的象征,来表达一个政治理念,直到七十年代才完工。整个过程中,充满了政治色彩和争议,它本身从来就不是历史,也不是为了纪念历史,更不是所谓古迹,而是现代政治的闹剧。

亚特兰大东郊的石头山和巨雕。 (图片来自Cntraveller.com)

第一座叛军纪念碑,在吉姆·克劳法令初期的1890年代诞生于南方叛军首府里士满市。当时里士满的非裔居民义愤填膺,两位非裔市议员都投下了反对票。如今在美国各地,数以百计的南方联盟公共雕像,没有任何内战时期的产物。其中绝大多数诞生于两个时期,吉姆·克劳法案通过后3K党盛行的1920年代,和1950年代民权运动的前夜,与当时的反民权立法互为表里。原汁原味的古迹在美国其实也很多,包括南方将士的子孙纪念先人的历史性质纪念碑,在南方的墓园,在内战主题的博物馆,在国家公园的古战场随处可见。然而,到了二十世纪,南方政客让叛军登堂入室,进入法院与议会这些公共生活的殿堂时,业已将他们从历史的故纸堆与博物馆中请回现实世界,成为恫吓少数族裔,进行政斗的工具。

历史不是从今天开始的,对于历史真相的回归也不是始于今天。拆除叛军标志不只是当今的口号,早在一百年前就开始有序实施了,至今业已拆除的80座,77座都是通过民意及合法程序授权拆除的。

抗议叛军标志的声浪此起彼伏。 (图片截屏自abc7.com)

尾 声

今年6月30日,密西西比州议会通过法案,废除了含有叛军标志的州旗。这是美国最后一个保留了叛军标志的州旗,终于成为过去。

话说到此,希望历史书可以翻篇了。

然而,历史不会终止。就像这过去一个半世纪延续着的内战未了的争议。今天的争议同样孕育着明天的风云。

编辑:薄雾/Jing

来源:美国华人

阅读次数:2,1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