抟子:双神殿(11)

Share on Google+

第二章 所思(四)

摄政王示若休看到玄湟时,激动得从宝座上站了起来,一直迎到门口。——休将近五十岁,因为体弱与操劳分外衰老。清瘦的面庞上刻着愁苦的皱纹,头发稀疏轻软,几乎全白了。不过他的双眼仍是很清亮的,显得睿智,谨慎,并且透出一种亲切的目光。“是您制止了亚诺什同十玉的纷争。”他激动地说道,“我知道您从未遗弃示若氏的臣民。”

示若氏统治亚诺什已有两百余年;对于示若一族而言,谙神玄湟与其说是高高在上的神明,不如说是智慧的先知与世代的守护者。第一次见到湟的时候,示若休只有十岁。那时父亲尚且健在;他躲在树篱后偷眼看这位神秘的谙神,见其泰然端坐在辉煌的殿堂中,年轻而又俊美。举手投足间一种从容的气度,天蓝色的双眼,清如同秋季的深潭。……啊,谙神!还是这样年轻,这样美丽。仿佛离他们第一次见面只隔了几日。但自己的父亲早就不在了,弟弟也死于他的壮年。自己那时稚气未脱,现已垂垂老矣。几十年了!日夜忧虑,加上病痛的折磨——

“我带了一位客人。是我的弟弟。”攀谈一番后,玄湟忽然这样开口了。简明扼要并且轻描淡写,如同顺口提了一句外边的天气那样。

……谙神有一位兄弟?这可真是闻所未闻。示若休瞠目结舌,一下不知如何接话。玄湟同示若氏往来近三百年,从没哪个领主记载玄湟带了他的弟弟同来。

“啊——嗯,令弟……”

“他叫玄殁。也是谙神。”

原来谙神有两个?这……这怎么可能呢?不,也不是完全不可能,只是……示若休脑内隐隐作痛,好像有人言之凿凿地告诉他天上的太阳是有两个一样。

……不是不可能。仔细想来,玄湟并不会在莫叶停留过久,似乎总有人要见似的。而且他每次走都会准备一些小东西,像是……作为礼物。

不过这是湟第一次谈及玄殁,这一点毋庸置疑。随后,示若休亲眼见到了第二位谙神。——玄殁横穿大堂如同将军凯旋;举止得体,但脸上并没有笑意。身形比他的哥哥更为高挑武健,眉宇刚毅,像个战士。沉默寡言,常是蹙眉抿唇。示若休出神地盯着他。周围的一切似乎有些失真。举动缓慢下来,声色渐渐淡去。其它事物全都变得无关紧要。像无数石块缓缓没入海底。

“奇怪。”

“奇怪。”示若休清楚地听见自己这样在心底说,“我没见过他,但我总觉得他不是玄殁。我觉得他不是玄湟的弟弟。”

……为什么自己会这样想?这根本毫无根据。事实上,玄殁长得很像玄湟。相仿的年纪,相仿的音容。玄殁也有那张俊美的面孔,但很冰冷,神色毫无温度,像大理石的雕刻。玄殁也有那双天蓝的眼睛。只不过他的眼神是阴郁的,双眼眼角带有泪痣,显得薄命。筑起壁垒,不容接近。……他是玄湟黯淡的影子。

——大概是因为他的头发?那黑色的头发。固然乌黑的鬈发十分美丽;在他微微抬头时,那黑发松松软软,波浪般滑过项颈。然而发色与瞳色是诸神身份的重要象征。玄湟的头发是浅色的,带有铅那般银灰的光泽。那才是谙真正的发色。……不应是黑的。黑是邪神的颜色。

示若休这下明白了。玄殁的血统是不纯的,所以湟回避提及他。然而休并不愿细想其中缘由,只是高举酒杯,欢迎又一位神明的到来。

(未完待续)

阅读次数:2,48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