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8月3日-8月9日)

Share on Google+

中共当局面对外交上的四面楚歌,更加紧对香港和大陆的专制统治。港府继对香港“占中运动”和“反送中运动”实施秋后算帐后,本周再对六四烛光晚会的组织者和参与者提出检控,假以国家法之名对香港的社会运动及活动人士对行政治打压,旨在进一步剥夺港人自由集会及游行权利。

在中国大陆,本周人权活动人士朱承志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端点星案中的陈玫、蔡伟被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1226公民案中许志永、丁家喜仍遭受强迫失踪。中共对反抗者除了抓捕囚禁外,迫害无处不在。本周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被逼迁致家中停水停电长达20天;刘四仿的儿子因受其株连被迫失学,妻子和儿子屡次被逼迁,致其流离失所无法正常生活;本周杨斌律师被注销律师执业证,成为中国大陆众多因维护人权而失业的律师中的一员;

本周张玉环在蒙冤入狱27年后被无罪释放,其受到的酷刑逼供令人发指。他曾受到6天6夜刑讯逼供,起初关在进贤县看守所一直坚称自己没有杀人。警方为了取得口供,甚至牵来两条狼狗,威胁其如果不招就让狗把他吃了。狼狗冲上来狂撕乱咬,张玉环的大腿鲜血直流。极端恐惧下,张玉环承认杀害两名小孩。张玉环的遭遇只是中国法治黑暗的一个缩影,刑讯逼供和不公正审判在中国并非个案。

本周数千名湖南省邵阳市民众因不满政府禁电动车上路到政府门前抗议,其中多人被抓,邵阳民众大规模反抗的消息在大陆社交媒体遭遇封杀;本周另一起民间抗议来自河北民企“大午集团”,8月4日清晨,该公司因国营农场侵占土地而维权被暴力镇压,多名大午员工受伤,数十人一度被捕。警方还使用了催泪弹、辣椒水,并两度殴打维权的大午集团员工,导致多人受伤。

本周重点关注的人权个案包括:

著名人权活动人士朱承志被羁押逾两年后获刑三年六个月

著名人权活动人士朱承志被指控寻衅滋事罪一案8月7日上午在苏州市吴中区法院宣判,朱承志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刑期至2022年1月26日。朱承志本人当庭表示上诉。

朱承志于2018年4月29日在苏州被抓捕后,先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监视居住届满之时再被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随后罪名再变更为涉嫌寻衅滋事。在被关押的一年多时间朱承志都被禁止律师会见,遭受了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及强迫失踪。案件自2019年8月20日庭审后至今方宣判。

1226公民案:许志永、丁家喜亲属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获答复

人权活动人士许志永和丁家喜自被抓捕以来,从未获准律师会见,即使被执行逮捕关押在看守所,两人的名字也成为秘密不被录入看守所网络系统中。为了依法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同时为了维护亲属的知情权,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和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相继向临沂市政府及临沭县看守所提请信息公开,然而得到的答复却只有简单的一句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规定。

1226公民案发生后,律师、亲属及各界都做了大量的工作和努力,然而至今,许志永和丁家喜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仍未获准律师会见,种种迹象表明,丁家喜和许志永在被秘密羁押期间,均遭受了酷刑及不人道虐待。

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因翻墙受警告处罚

刚出狱不久的“非新闻”创办人卢昱宇被网警发现“自行建立信道进行国际联网”,于8月4日被遵义市警方处以警告的行政处罚。

2012年卢昱宇与李婷玉创办了“非新闻”, 2016年6月16日,卢昱宇和李婷玉被云南省大理市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抓捕,随后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2020年6月15日卢昱宇刑满出狱,即被强制送回遵义老家,并被禁止前往北京、新疆等地。他被关押期间曾遭受长期审讯、长时间被剥夺睡眠、长时间戴手铐脚镣、超负荷做奴工、吃不饱饭等酷刑及非人道虐待,致其身心受到极大伤害,并患上严重的抑郁症。即使如此卢昱宇从未“认罪”。

王炳章被单独囚禁逾18年 “他还活着”成为家人心愿

中国民运先驱王炳章被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及“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无期徒刑至今,已被单独囚禁逾18年,家人最近一次探视还是在2019年11月,此后数月以来外界没有他在监狱里有关身体健康状况等相关信息。

今年4月家人打电话到监狱询问炳章情况,得到的回答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希望这个的意思是:王炳章还活着!两年前,在探视中王炳章曾对家人坦言常感觉自己的生命有危险。

2002年6月,王炳章在越南边境被中共绑架回中国,2003年2月广东省深圳市中级法院以“为台湾从事间谍活动和组织领导恐怖组织罪”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目前关押在韶关北江监狱。王炳章获刑后一直被单独关押,狱方禁止任何人与他接触交流,看守人员每6个月换一次。关押期间王炳章中风多次。

端点星案:陈玫、蔡伟被移送检察院

端点星网站志愿者陈玫、蔡伟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羁押逾100天后,8月6日由官方指派的法律援助律师告知家属,称案件已于当日移交至朝阳区检察院。两人被抓捕以来从未获准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中共不顾家属的反对仍坚持指派律师。由于家属自主委托的辩护律师无法正常履行律师职责,不能依法会见当事人,目前为止有关陈玫和蔡伟的案情及被羁押期间两人的身体健康状况等信息无法获知。

“端点星404之声”在推特上指出,陈玫和蔡伟案移交至检察院后,将等候检察院起诉或是案件退回补充侦查。也是在今天(8月6日),张玉环冤案平反在网络上掀起讨论,“促成一个冤案只需要一个派出所就足够了,而平反一个冤案却需要全社会的关注。”请北京司法部门吸取经验教训,不要再制造冤案。

武汉肺炎死者家属告政府隐瞒疫情

湖北武汉再有一名患新冠肺炎离世的死者家属,本周二向武汉市中级法院立案厅邮寄起诉书,状告武汉市市长和湖北省省长,并要求赔偿人民币约200万元,以及被告人登报道歉。继张海、徐敏等人之后,赵蕾是武汉第四位向涉嫌隐瞒疫情的湖北省及武汉市政府等相关部门公开寻求法律赔偿的原告。

赵蕾说由于当时政府隐瞒新冠病毒可“人传人”,结果她和父亲都被传染,她的父亲在1月30日发病,赵蕾的母亲扶着父亲去急诊室,等候期间死亡。父亲去世不久,赵蕾接受核酸检测,显示“阳性”。现已康复的赵蕾说,武汉封城前,她及家人不知新冠病毒已经蔓延。赵蕾认为,湖北省和武汉市两级政府及其下属职能部门卫健委,故意向公众隐瞒疫情,释放假信息,麻痹公众,致使公众放松警惕,是导致新冠肺炎大范围传播的主要原因。

首本有关如何使用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人权侵犯者中文指南

2020年8月4日,保护卫士组织发布其中文版《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申请指南——公民组织如何向他国提交申请制裁人权侵犯者》。该指南以个人和公民组织为目标群体,全面逐步介绍如何针对严重人权侵犯者提交制裁呈件。

该指南还提供了内容详尽的“调查工具”,介绍了如何通过中国大陆和香港的登记资料和信息资源追踪人权侵犯者,包括车牌、电话号码、社交媒体、公司所有权等。该部分内容获得来自中国和香港的专业尽职调查人员意见,对调查人员来说,这是非常可贵的资源。

https://safeguarddefenders.com/zh-hans/node/293?s=09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2020年8月9日

阅读次数:1,781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